火熱都市异能 定河山 起點-第五百零七章 鬱悶的黃瓊分享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听着黄琼的安排,段锦靠在黄琼的怀中,幽幽的道:“我不是心善,只是昨儿晚上见到那个宋之唤的那么对待她,实在是有些可怜她。女人这一生,真的不容易,喜欢错一个人,毁的就是一生。她这一赶出府,真不知道她又该走向何方?”
“你英王府打发出来的人,如今又有那个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动那个心思?放心吧,这事我和小瑶会安排好的。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不看别的,就看在她也服侍你大半年,也算是尽心竭力这一事上,也断然是不会难为她的。”
黄琼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看了看天色,又轻轻的抱了抱对他,同样有些依依不舍的段锦之后,出了府邸赶往礼部。眼下秋闱试卷,均已经弥封和眷录完成,就等着几位主考官的批阅。虽说按照祖制,会试结束后距离殿试还有一个月,时间上倒还充裕的很。
但上千张卷子,也不是那么简单便能全部批阅完成的。尤其是今年黄琼出的考题,比较生僻一些的情况之下,很多东西恐怕就是几位副主考,都未必真的能够参详得透。所以黄琼在这一事上抓的很紧。早一日放榜,也早一日安那些举子的心。
自有科举以来,历代皇帝无论是昏聩也好,还是清明也好,科举都是头等大事。而黄琼又是第一次做主考,所以也不敢有半分的怠慢。每张卷子,他都阅的很仔细。哪怕在会试结束后,黄琼每日都要先进宫,参加早朝与廷议。一个上午的时间,都要留在宫中。
即便是每日里,只有半天的时间在礼部阅卷,他也会将几位副主考批阅完毕的卷子,选中的卷子会仔细看一遍。落选的卷子,也会大致的看上一遍。虽说他也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公正,但他也尽可能的保证公正。所以,黄琼不仅在弥封与眷录上,做了相当大胆的改革。
所有眷录和效读的人,事先不在选定。弥封完毕后,由主考官从眷录院随机选定。被抽中的书吏,一律不得携带笔墨纸砚,统一由眷录院统一提供。考生的卷子,都是由墨写的。但眷录,一律该用朱砂抄写。眷录期间不得回家,不得出眷录场所一步。
科举期间封闭贡院,在眷录期间,眷录场所也一样封闭。即便是三位主考官,也不得进入其中一部,全部由御林军监守。参与眷录的书吏吃喝拉撒睡,都要睡在眷录场所。每一个书吏眷录的卷子上,都要进行同一的编号并留下自己,以及效读人的姓名,以便事后审核。
为了避免通过笔绩作弊,黄琼甚至还统一规定了眷录的笔体。所有的眷录,一律全部使用正楷。如若使用其他笔体,眷录人以及效读人全部治罪。此次担任主考官,黄琼可谓是将自己前世,已经所剩不多的,古代科举所有防作弊法子都拿了出来。
面对着因为多了不少工作要做,一脸幽怨的几位副主考,以及负责眷录、效读书吏,黄琼只是淡淡一笑。在黄琼主持之下,此次科举之严虽不能说后无来者,但前无古人却是肯定的。而阅卷时,黄琼便是连已经连副主考评判为落第的卷子,也要重新做审核,也是开了先例。
正因为多了不少的工作,所以原本半个月应该完成的阅卷,足足多出了五天。在三月二十日这一天,所有前来参加会试的举子,期盼已久的科举大榜,总算千唤万唤的出来了。此时在京城之中的一处客栈之中,得知发榜之后,住在这家客栈之内的举子,纷纷张罗去看榜。
足足上百名的举子之中,唯有一个举子却是没有动。在同来参加会试的好友,拽他去看榜的时候,多少有些情绪不高的道:“算了吧,你们去吧。前次在贡院之内,我为那些作弊的考生求情,得罪了主考官英王。听说此次会试,全部由此人负责。”
“会试之中,当场更改考题,皇上都没有给予任何的追究。此人眼下圣眷正隆,又是堂堂的一介亲王之尊,捏死我这个小小的举子太过于容易了。只需他一句话,我即便是被其他考官取中了,也会被拿下来?我这是去了也是白去,做这个陪绑作甚?”
熱門連載小說 定河山 txt-第五百零七章 鬱悶的黃瓊閲讀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已经有看榜回来的举子,听罢他的话后却是一脸古怪的看着他。而感受到周围人古怪目光,这个举子有些好奇的道:“你们都看着我作甚?难不成,那个英王会格外开恩,让我这个当着上千举子的面,顶撞他的人中举?行了,我可没有那么痴心妄想。”
他这番话刚说完,原本议论纷纷的诸位举子,几乎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更是将古怪的目光看向了这个举子,直接将这名举子看得直发毛,才有一个举子道:“仲平兄,我们若是说真的中举了,而且还是甲科。你也许不信。所以,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大榜再说吧。”
说罢,直接走上前来。一把抓起他连同其他几个考生,生拉硬拽的将其拽到了大榜之处。没有理会从最后一名看起来的他,而是指了指甲科前几位的一个名字道:“仲平兄,你可要看清楚了。这第六名的华州寇准,不是你又是谁?你老兄不仅高中了,还排在甲科第六名。”
看到大榜上真有自己的名字,而且还是被取在了甲科第六名,寇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只是无论他怎么揉眼睛,他的大名都始终在大红纸那个位置上。这个时候,他才确定自己真的中举了,而且还是在甲科上。只要殿试不发挥失常,一甲未必,但二甲却是板上钉钉了。
只是站在大榜之前,这个年轻的举子,转过头看了看皇宫的方向。脸上却是无半分的喜色,而是带着三分的苦涩,对着身边的三个至交好友道:“你们说,我之前是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没有想到这位英王年纪轻轻,却有如此的度量。我是不是该去英王府请罪才是?”
不过,还没有等周边举子开口,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举止有些吊儿郎当的人。听到他的这番话,却是走上前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英王府,你小子就不用去了。那个家伙一心为公,这个时候他不会冒着,被指责徇私舞弊的风险见你的。”
“你若是真的去了,恐怕连英王府大门都进不去。你小子,若是真有这份心,便回去好好的准备殿试。待将来做了官,好好的上为朝廷出力,下为百姓解忧便是报答他了。真不知道,你这个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入了他的眼中。”
“要知道,这天下的那些才子,能入他眼中的可没有几个。现在你成了他的门人,只要你小子殿试的名次别太差,今后平步青云便可谓是指日可待。好好努力吧,将来别辜负了他的期望便可。至于现在去登门谢罪,还是免了为好。”
此人这番听起来不伦不类,但仔细品味起来却极有道理的言论,让寇准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些乱了方寸。殿试还没有举行,自己去英王府,无私便也有私了。想到这里,他深鞠了一躬道:“受教了。先生如此提点无以为报,敢问先生大名。”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个正要转身离开的人,在听到他的这番话后,却是连身子也没有转回来。只是背对着他挥了挥手道:“等你过了殿试,进士及第后便知道我是谁了。至于现在,知道早了反倒是对你不好。走了,你我有缘自会相见。”
说罢,不给他任何的反应时间,便大摇大摆的离去。看着这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家伙,有些神秘莫测的背影,寇准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他当成了那个世家子罢了。只不过,他若是听到那个人离去时,嘀咕的那句这小子也不咋地,真不知道他怎么看上的话。
会不会对这位有些神秘的人物,印象大为转变就不得而知了。而此时,在英王府之中,寇准要拜会的英王,却是看着那张中举名单,也是同样哭笑不得的样子。无他,被他私下里面认为书呆子一个,恐怕此次科举注定会落地的司马宏那位二儿子,这次居然也中了举。
黄琼面前放着的可不单单是名单,还有那个家伙的几份考卷。前面的经义答的很不错,这一点即便是很挑剔的黄琼,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书读的的确很多。自己出了这么多生僻的考题,居然都被他答了上来。单凭这张经义卷子,至少进入甲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第三科论上,虽说看起来做的花团锦簇。可仔细一看,内容上却是生搬硬套四书五经,连一点变通都没有,其他的更是东鳞西爪的。只是最后抓住了题目的精华所在,所以考官才给了一个乙上的评定。
只是这个家伙的运气实在太好了。第二科问策上,虽说也有生搬硬套的嫌疑,但是答的还算是中规中矩,给一个甲下还不算为过。看着这几张试卷,黄琼也不由得有些想不明白,这个家伙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无巧不成书的在第二科上,居然让他蒙对了题目。
不过看着面前的试卷,黄琼忽然想起来。眼下朝中最关键的是,解决朝廷岁入日益不足的问题。而自己与司马宏每次闲谈的时候,因为这个家伙是明算科出身,所以很多东西往往都是绕不开这些话题。
自己此次在出题的时候,重点自然也是围绕着这些方面来的。虽说最后一科,自己变换了考题。可这个考题,同样是生僻了一些,卷子上的答题便可以看得出。只是结果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哪怕只明白了只言片语,却依旧能东拼西凑出这么一大张文章来。
这其中应该是司马宏在得知,自己被皇帝委任为主考官后,单独给这个家伙开的小灶。否则以自己知道的,这位司马二公子那种死读书,事事都要生搬硬套四书五经,就好像离开了四书五经就不会答题一样。第二科问策上,恐怕连一个乙下都未必能够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