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諸天最強大佬 愛下-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當衆打臉楚毅閲讀

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诸天最强大佬
玄都大法师得太清道人真传,一身修为绝对算得上是顶尖,直追那些上古大能,如今宣讲大道,可谓是异象纷呈,不知多少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楚毅同样也听着玄都大法师宣讲大道,或许是通天教主给其开小灶的次数太多的缘故,听多了圣人讲道,再听玄都大法师讲道,感受自然是大有不同。
虽然说每人讲道自有不同之处,玄都大法师宣讲大道同样也有其自身见解在其中,关键这点见解对于楚毅来说根本就没有太大的触动啊,所以说楚毅就如同多宝道人、赵公明等人一般保持着足够的清明。
将楚毅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多宝道人、无当圣母、赵公明等人皆是含笑点头不已。
如果说楚毅听着玄都大法师讲道都能够沉浸其中的话,那么岂不是说他们截教大道不如太清道义吗?
虽然这么说有些夸张了点,可是道理就是这个道理,他们同玄都大法师乃是同辈中人,道行就算是有所差距也不会太大,自然是不愿意看到楚毅因为听了玄都大法师讲道便沉浸其中,如今眼见楚毅不受玄都大法师讲道影响,自然是对楚毅的道行很是认可。
楚毅浑然不知道自己的反应竟然会在多宝道人几人那里加分不少。
坐在楚毅身边的奎牛则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别人视作千载难逢的机缘,对于奎牛来说,玄都大法师讲道就如同催眠曲一般。
他奎牛就连圣人讲道都不知道听过了多少次了,玄都大法师宣讲的这点大道,他奎牛也能够宣讲。
阐教一方,保持着清醒的同样也不在少数,毕竟广成子等十二金仙那也不是弱者,好歹一个个都是大罗级别的存在,自是不会受到玄都大法师的影响。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如惧留孙道人、文殊道人几人在观察那些听道之人的反应的同时,注意力自然是着重落在了楚毅身上。
他们很是清楚,玄都大法师所讲大道对于大罗之下的存在来说都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力,但凡是道行不足者,必然会忍不住沉浸其中,聆听讲道。
如果说是其他人的话,惧留孙等人自然不会在意,毕竟能够聆听玄都大法师讲道对于那些散修之人而言未尝不是一场机缘。
可是如果说是楚毅这截教核心弟子的话,那他们可就要抓住机会取笑赵公明、楚毅、多宝道人等人了。
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楚毅竟然神色清明的坐在那里,却是丝毫不受玄都大法师讲道的影响。
如果说是楚毅没有认真听道的话,这还有一个说法,关键他们能够看出,楚毅的确是在专注的听玄都大法师讲道,只是楚毅自身道行高深,并没有受到玄都大法师讲道的影响罢了。
毕竟只要自身道行足够高深,完全不用担心会沉浸于他人所讲大道当中,反倒是能够更好的从对方宣讲大道之中吸收于自身有利的道义。
“这小子怎么会有如此之高深的道行,竟然不受玄都大法师的影响!”
本来想要看楚毅出丑呢,结果让他们深感失望,楚毅的表现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玄都大法师讲道过后,接下来自然便是阐教。
不过等到阐教的时候,广成子站起身来的时候,就听得燃灯道人的声音传来道:“广成子师侄,不若就由我来宣讲大道吧!”
广成子闻言不由的眉头一皱,正常来说,人教由玄都大法师讲道,阐教由他来宣讲大道,而截教自是由多宝道人出面,这差不多是一直以来的惯例了。
只是在燃灯加入阐教,成为了阐教副教主之后,燃灯道人却是一直寻求扩大其在阐教之中的影响力,像这般同广成子争夺讲道机会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所以说这会儿广成子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太过惊讶,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广成子抬头看向燃灯道人道:“师叔乃我阐教副教主,身份尊贵,理当坐镇才是,这讲道就由师侄代劳吧!”
燃灯道人一脸的笑意道:“师侄此言差异,师叔我既然乃是阐教一份子,自当为阐教考虑,毕竟师叔我道行比之师侄要高深一些,由我来宣讲阐教道义的话,更为合适一些。”
广成子面色有些难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便劳烦燃灯师叔了。”
燃灯道人几次与其相争,好在两人心有顾忌,并没有闹僵,这次你退一步,下次我退一步,总算是保持着面上的和睦没有掀翻了桌椅。
眼见广成子退了一步,惧留孙、文殊、慈航道人几人皆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们可真的担心广成子不肯退步,若是不然的话,当真这么多人的面,他们阐教内部争斗明面化,真的闹大了,他们可是担心回返昆仑之后,老师那里无法交代。
太乙真人、玉鼎真人几人同样是面色难看的看着走上台去的燃灯道人。
太乙真人向着广成子道:“大师兄,燃灯实在是欺人太甚,也就是欺负大师兄以大局为重,若是换做是我的话,非和他闹翻不可。”
广成子轻叹一声,看着太乙真人几人缓缓摇了摇头道:“几位师弟切莫这般,我们总要以大局为重,燃灯师叔虽然强势了一些,但是老师既然任命其为阐教副教主,我等多少还是要对你保持几分尊重,否则的话,岂不是要老师难做吗?”
一声冷哼,玉鼎真人满是不屑的道:“此人真真是太过无耻,真不知老师怎么就允了此人入我阐教。”
显然在阐教之中,对燃灯道人看不上的大有人在,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一点哪怕是放眼仙神之列也是通用的。
看着走上台的燃灯道人,一些人先是一愣,紧接着露出讶异之色。
而一些不止一次参加过三教盛会的老人则是向身边的新人普及着关于阐教广成子同燃灯道人之间的明争暗斗的内幕。
这点内幕其实早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也就是广成子、燃灯道人两人勉强保持着几分克制,没有让阐教内部争斗明面化,即便是如此,关于阐教内部不和的流言那也是颇有市场,广为流传。
不管阐教内部如何争斗,对于这些散修而言,无论是广成子还是燃灯道人,那都是他们要仰视的高高在上的存在,能够聆听二人之中任何一人讲道都是莫大的机缘。
现在能够听到燃灯道人这般上古大能讲道,大家哪里还有心思去管阐教内部的事情啊。
就算是阐教内部再怎么的不和,那也是阐教的事情,他们这些散修也没有资格去管不是吗?
燃灯道人道行比之广成子来到底是高出几分,能够听燃灯道人讲道,众人还是非常的认真的,许多散修更是在燃灯道人讲道之间沉浸其中,听得那叫一个如痴如醉。
燃灯道人倒也颇为卖力,他在阐教之中,阐教法门对其而言自然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而他除了自身根本大道之外,同样也兼修阐教法门,再加上其道行高深,眼界极广,高屋建瓴之下,宣讲阐教大道,自然是有其独到之处。
哪怕是广成子、玉鼎真认、太乙真人他们对燃灯道人的人品很是瞧不上,可是对于其道行还是相当的认可的。
如今看着下面诸多散修听讲如痴如醉的场面,阐教众人倒也颇为满意。
燃灯道人讲道,楚毅倒是正了正心神,认真的去听,三人行必有我师,楚毅的心态很是端正,他既然前来参加三教盛会,自然不是过来走一个过场,而是真的想要听一听三教教义如何。
毕竟通天教主也不可能为他宣讲人教、阐教两教的教义,而他也不可能跑去请太清道人、元始天尊这两位圣人为其讲道,那么想要聆听两教教义,也就只能从玄都大法师、广成子这些人身上下手了。
而这三教盛会却是光明正大的论道之所在,尽管说玄都大法师他们只讲大道,不会涉及三教修行法门,对于一些修行之人来说,可能看重的是修行法门,但是对于道行高深之人而言,所谓的法门不过是旁支罢了,真正让他们看重的反倒是大道之本。
楚毅这会儿便是抛开对燃灯道人的成见,平静下来,用心的听着燃灯道人宣讲大道。
耳边燃灯道人的讲道之声渐渐淡去,楚毅也回神过来,似乎是见到楚毅回神过来,坐在楚毅一侧的赵公明低声道:“燃灯道人倒也不愧是上古大能,道行可谓高深,咱们截教之中,怕是也就只有大师兄一身道行能够与之相媲美。”
楚毅微微点了点头,赵公明所言不差,多宝道人也曾给楚毅讲过道,所以楚毅很是清楚多宝道人道行到底有多么高深,如今听了燃灯道人讲道,楚毅自然可以判断出两人道行的强弱。
低声叙话之间,多宝道人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高台之上,多宝道人一身玄门袍服,看上去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如果说只看多宝道人、无当圣母等人,很难想象截教弟子在外的形象。
毕竟截教弟子众多,大多数皆是披麟带甲之辈,也就是妖魔出身,也正是这些人在外行走,使得不少人对截教的印象停留在了鱼龙混杂这点上面。
其实截教真正核心的弟子,无论是赵公明、云霄三仙子、多宝道人、无当圣母、龟灵圣母这些人,哪一个出身根脚都是非同一般。
这些人可都是三清尚未分家之时,通天收归门下,有资格聆听三清教导的,以元始天尊看重出身的性子,这些人既然能够得到元始天尊的认可,风姿、仪容自然不俗。
就像多宝道人后来被太清道人拿了去,直接由道入佛,化作小乘佛教之主,能够被太清道人所看重,成为一方教主,多宝道人自身若是没有一点教主之资的话,怕是太清道人有通天之能,也无从点化。
由此可见截教弟子的形象完全是被那些外门弟子给影响了。
如今多宝道人登台,许多人看到多宝道人那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皆是一愣,这有些不符合他们对截教的印象啊。
不过不等这些散修多想,多宝道人开口宣讲大道,顿时让这些人沉浸其中。
听道之间,时间流逝速度极快,等到这些人回神过来的时候,多宝道人已经走下了高台。
三教讲道流程已过,接下来便是论道、斗法这一流程,这些年来,三教尤其是阐教、截教弟子明争暗斗,已然成为了主流,所以说接下来差不多便是截教、阐教弟子的主场,至于说人教只有玄都大法师一人,以其无为的性子,显然是没有什么兴趣上来斗法。
一道身影划过,一人便落在了高台之上,当看到高台之上那一道身影的时候,赵公明、多宝道人几人不禁面色微微一变。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阐教惧留孙,之所以赵公明他们为之色变,却是惧留孙出场太过突兀,毕竟按照惯例的话,应该是两教三代弟子登场较量斗法才是,可是现在惧留孙首先出场,尤其是看其目光投向他们所在,这让赵公明、多宝道人意识到了惧留孙的目的。
赵公明咧嘴,大手猛地握紧,嘴角露出几分冷笑道:“好个惧留孙,他这是盯上了小师弟啊!”
但凡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出惧留孙的目光落在了楚毅身上,赵公明正要起身上台的时候,惧留孙却是开口道:“贫道久仰楚毅师弟之名,楚师弟得通天师叔看重,必有不俗之处,今日借着机会,特向楚师弟讨教一番。”
赵公明没想到惧留孙动作这么快,直接点了楚毅的名,一下子阻住了他上台的路子。
楚毅冲着一脸担心的赵公明、多宝道人几人微微一笑,缓缓起身道:“几位师兄、师姐大可放心,区区惧留孙,我还真不惧,他想寻我难堪,可是等下难堪的不知会是谁!”
楚毅的话可是一点都没有压低,不单单是赵公明几人听见,就连玄都大法师、广成子、惧留孙乃至四周一些散修也都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众人的目光便落在了走向高台以及高台之上面色变得难看的惧留孙二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