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愛下-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囂張的澳洲人閲讀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不必回到你们的什么老家,因为我觉得澳洲比你们的老家更不错,那里更安全,环境更好,连苍蝇都能围着花儿酿蜜,关键的是我们随时可以动用飞机。将你们运输出去!”
就在陈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面前那个女人的问题时,观察哨外,一名高大的澳洲军官,朗声说了一句。
而后旁若无人的迈步走了进来,陈放见到此人,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来人是澳洲维和部队指挥官柯特上校,是个心眼儿不大,有极端保守的澳洲人。
他来这里绝对没啥好事。
果然,还没等陈放说话,柯特上校便再次开口:“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人,既然是难民那我们就有义务帮助他们脱困。
现在我们的飞机就在外面,澳洲将无条件承担联合国赋予我们的职责。”
陈放等人听了这话一句MMP差点脱口而出,柯特上校真是脸皮够厚,这个时候居然好意思说这话。
那前几天印度的难民跑过来,想要乘坐你们的飞机飞赴澳洲,是谁命令澳洲官兵将那些印度难民扔到了警戒线之外的?
还说什么澳洲的飞机是澳洲的人的飞机,不是联合国的飞机。你们印度人想要离开,去找你们印度的飞机!
那个时候你柯特上校怎么就不说你们是联合国的维和部队?有着天下大同的终极理想?
现在却来假仁假义的说什么要承担救助难民的义务,这里面要是没点猫腻傻子都不信。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这一次难民处置的应急行动,可是让澳洲在国际舆论的形象拔高了好几个层次。
要知道在欧美舆论当中,澳洲的形象只能说一般般,相较于所谓的绅士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然而,这一次东帝汶维和任务澳洲成为拯救难民的中坚力量,特别是优先将美国、英国这样法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民众撤到澳洲。
如此一来,得到了西方媒体格外的褒扬,以至于有些西方媒体胜赞澳洲是人道主义的标杆、人类文明之光、是东帝汶难民的拯救者……
一顶顶高帽扣下澳洲人就开始飘了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了,所以就更加珍惜这次机会。
准备靠着这次难民拯救行动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国际地位。以至于该如何提高,自然是难不倒澳洲人。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澳洲人做的这么好,总要找个做的差的对比一下,才能突出澳洲的光辉形象吧。
东帝汶维和一共就四个国家,刨去澳洲,新西兰是最差的,可问题是新西兰那是跟自己穿一条裤子的。
老大不说老二,都是自家兄弟,在如何也没法子拿来当垫脚石。
葡萄牙也不行,毕竟人家是欧洲国家,在当地还有影响力,且理念是一样,澳洲人得罪不起。
其他两个都不行,那只剩下国内了东方某大国了,二十人的准军事维和人员力量本来就弱得一匹,还没有额外的支援,而且在当地有没有多大的影响力。
更重要的是,它是个发展中的国家,妥妥的一个软柿子,不捏你捏谁呀?
所以澳洲人就把目标对准了东方某大国,想用这种对比的方式,让世界瞧瞧,即便你是世界五大流氓,但在这种,非传统安全领域上就像一个大笨牛。
只能憋屈的喘着粗气,所以你们东方某大国要原子弹有什么用?要远程洲际导弹又有什么用?你飞机飞不过来,还是军舰能跑过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连难民跪地的求助都满足不了,好意思做世界五大流氓之一。
别再在那儿自欺欺人了,赶紧把原子弹洲际导弹毁不毁吧,然后把五大流氓的桂冠交给我们澳洲吧!
基于这种无法言说的心里因素,澳洲维和部队的指挥官柯特上将澳洲籍的民众全部运走之后。
开始对东亚裔难民显示出格外的热情,管你是哪里的人,只要是东亚面孔的,柯特上校都会以及其人道主义的方式进行救助。
然后通过澳洲、英国以及美国的媒体宣称他们是出于人道主义帮助东方某大国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如此从另一个角度来印证东方某大国的力不从心。
从而从道义上讲东方某大国踩在脚下的同时还要使劲的摩擦再摩擦。
对于澳洲人的伎俩陈放等人是看的一清二楚,因为这些日子已经有不少东亚裔的难民,乘坐澳洲的军用飞机离开。
其中有不少人还接受了欧美媒体的采访,盛赞澳洲的同时,对东方某大国提出了极为严厉的批评。
与此同时,石军等人迅速跟进,在各大媒体上猛烈的抨击东方路大国的政策。甚至还把国内的抗洪抢险与这次难民救援何强行的联系在一起。
说什么每年的军费多少多少,却在关键时刻服务不了本国人民民众,更承担不了国际责任。
那还要这些军费干什么?不如裁剪军队,化剑为犁,还富于民,这样国内的一切问题都将解决。
陈放他们看得清楚,这些话里看似是提供意见,实则句句诛心。
化剑为犁?真若如此的话,那国内就跟清末一样,不成了任人宰割的肥肉?
所以,陈放只要有机会就会进行反驳,可问题是,反驳得有实力做后盾。
澳大利亚有六架C—130军用运输机摆在那随时起飞救助难民。
反观你陈放有什么?只有一张苍白无力的嘴而已。
“长官,求求你……只要能让我离开这里,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祖上曾经移民过澳洲……”就在这时,那个刚开始跪求存放的女人一下子转向了柯特上校,在地上猛然磕头,连胸口的血白露出一大片都顾不得了。
柯特上校见状,嘴角上勾出一抹高高在上,却不失鄙夷的笑:“女士放心,我们本着人道主义原则,不会放弃任何一位难民,并保护他们的安全!”
随即看向陈放;“不会像某些国家,只能用嘴,而不是行动!”
话音未落柯特就准备领着这几个营刚刚考过来的女子离开,便在这时,一位葡萄牙的军官匆匆赶来,随即用英语冲着陈放大叫:“陈指挥官你们国家派来了飞机,呼号已经传到了我我们这里,请您确认一下!”
柯特上校闻言,顿时惊的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