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蓋世 ptt-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奇特天地相伴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三头黑色麋鹿形态的异兽,被虞渊以擎天之剑的剑鞘,相继洞穿头颅而亡。
浩漭内,人族以外的生灵,称呼为妖,和妖兽。
对外,在各类赋有智慧的异族之外,则称呼为异兽,喻义为异域之兽。
三头异兽的等级很低,至多也就相当浩漭四级的妖兽,都不能被称呼为妖族。
觉醒出灵性和智慧的妖,才能被称呼为妖族,而血脉等级较低,出生卑微者,只能被视为妖兽。
浩漭大世界,如龙,麒麟,凤鸟般的神奇物种,虽为妖,却在出生那一刻起,就具备了智慧和灵性。
这类存在,从始至终都不在妖兽范畴,而是被视为妖族的王者。
但更多的,如黑水玄蛇,如天虎,还有金象般的族群,在最初的时候,还是从妖兽一步步进阶衍化,再慢慢诞生出灵智厚,才晋升为妖族行列。
浩漭天地的妖群,有一条玄奥的规则至理。
一个族群,但凡诞生出十级的妖神,族群的整个生命形态将会顺势发生蜕变。
这种蜕变就是,诞生过十级妖神的妖兽群,瞬间就被提升为妖族行列。
之后,此族群生下来的任何幼兽,初始就会具备高等智慧,无需再去一步步进阶才能拥有。
譬如天虎族。
在白色天虎没成为妖神前,新生的天虎只能被视为妖兽,只有血脉到五六级,方能骤然智慧大开,从而被视为妖族来看待。
然而,从白色天虎成为妖神那刻起,种族法则就相应改变,有了天翻地覆之变。
白色天虎成神,之后诞生的幼小天虎,无需血脉步步突破,天生就有着高等智慧,灵性非凡。
也因此,整个天虎族群,从妖兽行列,一跃而成妖族。
即便有一天,白色天虎跌境了,甚至是坠落了,天虎族群还是妖族,还是有如此明显的族群优势——幼虎生而有灵。
正是因为有着如此奇特规矩存在,浩漭的妖兽族群,才会拼了命进阶蜕变。
都期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入驻妖神殿,能够得一袭妖神席位,将自己所在的族群,带往一个全新的高度。
一个族群,只要出现一位有望在将来,去冲击妖神席位者,整个族群也会合力,会倾尽所有资源的帮助他成神。
“不知道虞蛛,还有虞依依怎样了。”
虞渊将黑色麋鹿般的异兽剥皮,串在木架,以火晶石烘烤着,暗暗沉吟。
他旁边名为“流焰”的丹炉,炉盖敞开,里面盛放着异兽的鲜血。
他不时以木勺,去舀一大勺,然后“咕隆”一番痛饮。
这种黑色麋鹿的鲜血,所含的血肉精能有限,对那座蜕变中的“生命祭坛”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可眼前的局面,已是他力所能及的极限了。
只能调用灵力作战的他,连“擎天九斩”的一道绯红剑芒都凝炼不出,因无法以气血和魂力揉炼,去呼应剑决,使得他虽然拿着剑鞘,可能够发挥出的威力,却很是稀松寻常。
要不是异兽太弱,他兴许还要多费一番周折。
之所以不动用妖刀“血狱”,一是担心妖刀会反噬,还有就是死于妖刀的血肉生灵,会被这柄妖刀吞没。
三头等级如此低微的异兽,妖刀能瞬息斩杀,然后在妖刀内,仅仅只化作三点血色光烁,而且还是最小最弱的那类。
被妖刀所杀,因异兽太弱,怕是都不会回馈一丝血肉精能给他。
那他的恢复之路,将会更加的遥遥无期。
不多时,被火焰烘烤的肉块,散逸出油脂丰厚的肉香味。
他放开来大快朵颐。
享受美食时,他却在苦笑,要不是那座“生命祭坛”处于蜕变状态,三头如此弱的异兽,他只需要丢入其中,一眨眼功夫,异兽就化作了纯净的血能,被祭坛消融炼化。
如果不是一滋生出血肉精能,便被祭坛无情剥夺,他还能动用“炼血术”。
“炼血术”可以让他不需要大口大口的,吞咽异兽的鲜血,能够令他效率提升数倍,直接就提炼出鲜血中所含的精能。
喝兽血,吞吃兽肉,是补充血肉精能最原始落后的方法。
因为太慢,因为还会流失一些血能,不能尽数敛取。
可这已是他目前唯一能动用的方法。
“咦!”
脏腑肠胃中的兽血、兽肉,一被消化掉,就继续放开吃放开喝的虞渊,无意间瞥了一眼旁边平躺在草地的青鸾女皇,惊奇地发现,原本一头乌黑长发的她,发丝变成奇异的深青色。
她的年龄,看着明显小了几岁,望着很是清美非凡。
抓着一大块兽肉撕扯的虞渊,来到她身旁,眯着眼暗暗查看。
昏迷不醒的青鸾女皇,体内灵气全部收敛,磅礴的气血也消失了,感觉就像是一个非常普通,却生的极美的少女。
“这样的她,稍加修饰一番,人族的特征能被掩盖。”
虞渊琢磨着,觉得既然这方世界大概率生活着异族,只要不暴露人族的身份,再谨慎一点,两人的安全能提升不少。
将自己和陈青凰,都装扮为异族,出没于附近,即便是被发现了,不被认为是人族,就能少却很多麻烦。
人族,是天外异族的公敌,一旦被发现,将会被围殴。
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兴许各路的异族强者,都在搜寻他俩的下落。
万一暴露出来,因陈青凰未醒,他自己又在阳神筑造的关键阶段,战力极为有限,煞魔鼎又不在,被围杀的可能太大了。
想到就做。
他就地取材,先在附近采摘一些树叶,捣碎为汁液,涂抹在陈青凰的脸颊和脖颈,令其肌肤的色泽和青色头发一致,再去修剪这位浩漭千古第一女帝的眉毛,还在她额头显眼部位,刻画出环形的符号。
那些符号,出自于暗灵族,一方面是和米娅、温露熟识后获知。
还有就是,他的天魂在“生命祭坛”中,参悟出各族奥妙得来。
一阵子后,以前他所熟悉的那个陈青凰,逐渐消失,硬是被他弄出一个,很陌生的暗灵族少女形象出来。
“根据此方世界的能量所含看,这儿不太可能有太强的异族驻守,等级较低的异族,无法一眼看透她体内状况。”
将陈青凰的容貌调整后,他四处张望着,心里想着,自己也要做些什么。
也要,变成和陈青凰相得益彰的暗灵族族人。
此念一起。
丝丝缕缕的血肉精能,悄然从那座蜕变中的“生命祭坛”飘逸而出,在他耳垂流动,在他发丝滑过,在他脏腑经脉闪过……
十几秒后,他头发变成深青色,耳朵被拉长,颧骨仿佛被刀削过,脏腑移位。
他就这么变成了一个男性暗灵族族人。
唤出一个银镜,看着里面陌生的自己,虞渊呆愣了很久,才意识到和“生命祭坛”融合的天魂,这阵子参悟了不少异族的精妙术法。
魂魄互通的他,也意识到等天魂和“生命祭坛”彻底交融,等“生命祭坛”化作他的阳神之身,他的阳神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幻为任何常见的异族!
甚至,能动用异族的血脉神通,让本族的九级血脉强者,都瞧不出端倪!
而不是现在的他,徒有其表,没有内核。
永恒白昼,黄色太阳永不垂落,且永不活动的异域。
虞渊背着陈青凰,像是两个迷途的暗灵族男女,活动在异兽出没,到处都是未知树木的森林。
他过着野人般的生活,捕杀异兽,吞食血肉。
不修边幅的他,邋里邋遢,满脸的胡须也懒得刮。
就这样,不知道又过了多久。
这天,他在一棵大树下面,发现了一个幽深到仿佛无底的地洞,他抛落一块大石头下去,好半天也没丁点声响传来。
心生好奇的他,就在那地洞旁修整,他取出一块灵玉炼化时,不由想着是不是有地穴族的族人,在下面生活。
地穴族,常年在地下打造岩洞,建造所谓的地下城,不太习惯在地表活动。
半个时辰后,他一脸愕然地,看着从那地洞里面爬出的,一行月夜族的男女。
十几个月夜族男女,老少皆有,似经过了漫长的跋涉,穿越了大半个世界般,一身疲累地出现在他面前。
一个老态龙钟拄拐的月夜族老叟,手中还握着一块大石头,瞪大眼,盯着他喝道:“暗灵族的小鬼,你缺德不缺德?连接两块大陆的地道,严禁乱扔东西,你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老叟说的是星族语言,虞渊的天魂,在参悟出“生命祭坛”的许多精妙后,不但听得懂,而且还能说。
“两块陆地?”虞渊嘀咕。
“你不会是,常年在山林活动,什么都不清楚吧?”一位稚嫩的月夜族少年,大声嘲笑起来,“我虽然和爷爷第一次来这块大陆,可我却知道,你们的世界永恒有黄色太阳高悬,和我们不一样的。”
他仰望着那轮太阳,显得有些不太适应,嘀咕道:“还是我们生活的陆地好,圆月皎洁,永恒地照耀着我们。”
虞渊听完就呆住了。
从少年的话,他瞬间醒悟出来,他如今所在的域界天地,该是静止不动的。
他脚下的这个大陆,对应着的星河,一轮黄色太阳永远存在。
在他的脚下,在地洞的尽头,该是有另外一个陆地,朝向着另外一片星河。
那个星河,有一轮明耀的月亮,也是永恒地存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