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八卦爐-第七七九章 驚變展示

我有一座八卦爐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八卦爐我有一座八卦炉
王也现在有些怀疑,比干和姜子牙这是给自己下套!
借圣兵?
堂堂大商,要多少圣兵没有?
姜子牙用得着跟自己借?
况且就是探查一个轩辕坟而已,大商随便派一支大军过去,轩辕坟里那些小妖,还能反了天不成?
再者说了,轩辕皇帝,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大商皇室的老祖宗,虽然这轩辕坟只是一个衣冠冢,对大商来说,肯定也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
就算退一万步来讲,姜子牙真的需要借圣兵,那就这么巧?自己第一次来赴宴,比干就提到了这件事情?
不过王也毕竟是第一次来大商京城,也是第一次见到比干,对方毕竟是大商文相,自己也不能太不给他面子。
至少在自己立稳脚跟之前,自己还不适合和大商朝廷翻脸。
“不知姜兄想要借什么圣兵?”王也开口道,“不瞒各位,本侯原本只是乡野村夫一个,如今虽然受封为冀州侯,不过如今尚未到任,说实话,本侯身上,还真是没有几件拿得出手的圣兵。”
“我要借的圣兵,冀州侯身上肯定有。”姜子牙摇头说道,“我在冀州侯你身上感应到轩辕剑的气息,冀州侯,我没有说错吧?”
姜子牙此话一出,无论是比干,还是黄飞虎,目光都嗖地一声落在王也身上。
“冀州侯,轩辕剑,确实在你手上?”比干正色道。
大商的初代皇帝,就是轩辕皇帝,轩辕剑,说是大商的镇国之剑,也是一点不夸张。
只不过当年轩辕黄帝成就圣皇之位,白日飞升,轩辕剑,也就不知所宗。
便是大商皇室,也不知道轩辕剑去了哪里。
一般大家都认为轩辕黄帝带走了轩辕剑。
轩辕黄帝如今乃是三皇之一,谁还能打他手上圣兵的主意?
所以轩辕剑,如今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无论是比干,还是黄飞虎等人,都只闻其名,并不了解真正的轩辕剑。
王也直视姜子牙,他身上确实有一把轩辕剑,只不过这把轩辕剑,并非当年轩辕黄帝所用的轩辕剑,而是王也自己铸造的一件仿品。
说实话,真要是借给姜子牙,倒也无所谓。
反正只要有足够的铸兵材料,王也随时可以再铸造一把出来。
不过王也肯定不能这么容易把圣兵借出去。
“姜兄你这是在诈我吧。”王也似笑非笑,“我可不相信,你能感应到什么圣兵的气息。”
王也身上的圣兵,平时都是放在八卦炉内温养,王也可不相信,姜子牙能够隔着八卦炉感应到圣兵的气息。
虽然不知道姜子牙是如何确定自己身上有轩辕剑的,但是王也肯定,姜子牙,肯定是在诈自己!
“姜某平生,不说空话。”姜子牙笑着说道,“冀州侯,把轩辕剑借我,对你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哦?”
王也不置可否。
“冀州侯,此事乃是朝廷公务,按照规矩,自然也会有你的好处。”
比干忽然插嘴道,“这一点,冀州侯你大可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如果能够借出轩辕剑,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此外,如果你愿意把轩辕剑让给朝廷,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比干的口气很大,不过目前的情况下,他确实是有这个底气的。
在九尾狐狸精还没有祸乱朝政之前,商王对比干,还是十分信任的。
毕竟比干乃是商王的亲叔叔,是大商的皇叔。
他的权势,甚至还在闻仲之上,他说无论王也有什么要求都能够满足,这基本上是一个事实。
“文相客气了。”王也摇头道,“我既然是大商的冀州侯,朝廷有事,我能略尽绵薄之力,也是应该的。好处不好出的,无所谓。”
他手腕一翻,一把金光灿烂的长剑已经出现在手中。
“我手上,确实有一把轩辕剑。”王也继续说道,“不过这轩辕剑,并非当年轩辕圣皇手上的那把,而是后事的仿品。”
“姜兄如果真的需要,借给你,自然也是可以的。不过呢……”
“冀州侯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我一定答应你。”比干道。
“这点小事,就不需要文相你操心了。”王也笑着摇头道,“我和姜兄,一见如故,姜兄既然开口了,我肯定是要给他这个面子的。”
“不过我知道,姜兄是个有原则的人,我如果没什么要求就把圣兵借给姜兄,姜兄心中肯定会有些不舒服的,那我就提个小小的要求吧。”
姜子牙心中翻个白眼,我有个屁的原则,谁说我不愿意占人便宜?别说借圣兵,就算你把圣兵给我,我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要的!
不过这些话,他当然不会出口,只能笑而不语。
就听到王也继续说道。
“我观姜兄日后定然不是池中之物,我呢,想提前向姜兄讨个人情。”王也笑着说道,“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希望姜兄能帮我做一件事!当然了,这件事的前提,是不违反道德公义,也不会让姜兄你违背自己的利益,如何?”
“不违反道德公义?还不伤及我的利益?”姜子牙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王也会说出这种话来。
去掉这两条,那他让自己做的事情,岂不是举手之劳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倒也不是不行。
姜子牙心中很快权衡了一番利益。
姜子牙修行不成,此番下山,本就是为了建功立业。
建功立业,少不了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帮冀州侯做一件小事,倒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既然冀州侯如此说,那姜某再拒绝,可就有些不识抬举了。”姜子牙笑着说道,“那就请文相大人和黄将军作证,我姜子牙欠冀州侯你一个人情,日后定然帮你做一件不违背道德公义的事情。”
“好!”王也喝道,手腕一扬,轩辕剑化作一道金光,飞向了姜子牙。
姜子牙脸色不变,伸手一转,轩辕剑已经落在了手中。
“相爷,有轩辕剑相助,我此番去轩辕坟,不日便能查清异变的原因!”姜子牙收起轩辕剑,朝着比干拱拱手,说道。
“那就有劳子牙兄了。”比干笑着举起酒杯,又转向冀州侯,道,“还有冀州侯的鼎力相助!”
“不过,冀州侯,咱们大商向来讲究赏罚分明,此事既然你出了力,那该有的奖赏,自然一点都不能少。”
“这样吧。”比干沉吟道,“冀州侯你新近受封,手上可用之人,应该不多,我便再拨付你一千精兵,如何?”
比干毕竟是一国之相,他岂能不明白闻仲把王也放在冀州的打算?
冀州乃是苏护经营数百年之地,闻仲把王也放在那里,就是为了让他和苏护彼此牵制。
冀州军,肯定都是在苏护的控制之下的,王也这个冀州侯,就算不是光杆司令,也相差不多。
比干愿意拨付一千精兵给王也,这就是释放真正的善意了。
有一千精兵护卫,王也再返回冀州,就算斗不过苏护,自保也没有什么问题。
比干当然不知道,王也有足够的把握去收服冀州军,他现在这举动,纯粹是投桃报李,为了帮助王也。
王也自然也能感受到比干的善意,他倒是受之无愧,且不说这次借出轩辕剑,九尾狐狸精的事情,比干就欠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
要不是自己控制了九尾狐狸精,比干早晚会死在九尾狐狸精的手上。
算起来,比干还欠了自己的救命之恩呢。
只不过这救命之恩不好说罢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谢文相的好意了。”王也拱手道,王也心中也是想到,如果以后大商覆灭,比干还活着的话,自己倒是可以让人把他接到冀州城去。
以比干的为人,怕是不会投降大周的,如果不把他接到冀州城,他就算不死在九尾狐狸精手里,最后的结局,怕也是不会太好。
当然了,以后的情势如何发展,王也也说不准,现在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冀州侯,你这次入京,最晚明日,大王应该就会召见你,到时候公告天下,那就是真正的冀州侯了,再返回冀州之前,你不妨和京中官员多多来往,回头我把我的名册给你。”
比干继续释放着善意。
“文相你就是啰嗦。”一边的黄飞虎不耐烦地说道,“冀州侯也是领军之人,没事拜访那些家伙干什么?把兵练好,比什么都强!冀州侯,趁着在京城,你不如多到我营中走一走,咱们好好切磋切磋。”
“有机会一定去。”王也说道。
黄飞虎这个家伙也不是一般人,日后封神榜上,他可是东岳大帝!
东岳大帝总管天地人间吉凶祸福,并加敕一道,负责执掌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狱,凡一应生死转化人神仙鬼,俱从东岳勘对,方许施行。
和东岳大帝的封号比起来,他现在的武成王,根本就不值一提。
能和这么一尊大人物相识于微末之时,王也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他不会干扰封神之劫是真的,但是不代表他以后不需要和这些神仙打交道。
封神之劫之后,封神榜上这些人,可就是管理洪荒界的“公务员”。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朝中有人好办事,就算做个江湖散人,那也是人脉越广越好。
几人正交谈间,忽然有一个军士打扮的人匆匆进来,凑到黄飞虎耳边说了句什么。
黄飞虎脸色一变,起身匆忙而去,连声招呼都没有打。
王也等人都是一脸错愕。
比干深知黄飞虎的为人,开口道,“飞虎性格直爽,怕是有紧急军务要处理,咱们不要管他,继续喝酒。”
虽然这么说,比干还是招过一个随从,让他去打探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这一幕,王也忽然想起一件事。
如果按照自己前世传说中的情况,黄飞虎,是因为妻子被商王侮辱,这才反出了大商。
他如今匆匆离去,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吧?
话说商王还没有被九尾狐狸精迷惑,应该不至于做出这么色胆包天的事情吧。
王也摇摇头,不再多想,接着这个机会,和比干攀谈起来。
一番交谈下来,大商如今的情况,也渐渐在他心中成形。
如今的商王,还没有被九尾狐狸精迷惑,虽然也是有些昏庸,但是还到不了亡国之君的程度。
话说他这辈子,应该不会再被九尾狐狸精给迷惑了,毕竟九尾狐狸精,已经在王也的控制之中。
这样的话,会不会大商根本不会败给大周?
要是这样的话,姜子牙还能执掌封神榜吗?
以后的封神,又会怎么发展?
王也忽然觉得有些头大,因为自己的干涉,好像历史要朝着不可控的方向来发展了。
这要是大商中兴了,自己在冀州割地自立的打算,岂不是要落空了?
自己到底要不要把九尾狐狸精给弄出来呢?
还是让她就这么在宫里待着,维持历史的原样?
可是那样的话,就不知道九尾狐狸精要造多大的孽了。
王也摇摇头,还是顺其自然,静观其变吧。
首先得看一看,这大商,到底还有没有救吧。
“文相,我第一次入朝为官,不知道明日拜见大王,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没有?”王也看着比干,开口问道。
“到时候会有礼部的官员来给你讲解流程的。”比干笑着说道,“倒也是没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地方,无非是繁琐了一些罢了。”
比干话音未落,他刚刚派出去的随从,回到大厅里,快步走到比干身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
“什么?”
比干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大变。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比干失声道,“什么时候发生的?”
“便在一个多时辰之前。”那随从低声道,“我已经让人去打探具体的消息了,不过现在宫门已经封锁,一时间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备车,我要进宫!”比干沉声道,朝着姜子牙和王也拱拱手,“抱歉,宫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必须立马过去,失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