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做主角啊-868.猶豫分享

我真不想做主角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做主角啊我真不想做主角啊
虽然知道那个男人最近跟自己师妹有诸多交际,但秦风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对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过段时间后的武道大会里,一举拿到第一名,不仅可以彻底奠定自己华国第一天骄的身份,也能够真正意义上成为华国门面,成为未来华国的守护神、非常具有象征性的一个人物。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仅仅是回京的第一天,就遭遇到了这档子事,而且自己与施清海再次用这种诡异的角度扯上联系。
王心悦不着痕迹地打量秦风,收起一如既往地强势,缓缓开口:“昨晚施清海在晚宴上跟我产生了一些小小的摩擦,但因为那时候的场合不对,我就没有发火。”
“今天早上我想让人去抓回施清海,顺便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我也是不好惹的,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王叔不仅没能抓回施清海,反而不明不白地死在那边。”
身边魏生津的谈话态度明显不对,对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保持着充分的尊重,王心悦虽然骨子里是个心理畸形的泼妇,但最基本的形式她还是拎得清的。
于是,她也选择了说出实情。
“你们没什么要补充的了?”
目光淡淡扫过两人,秦风的语气波澜不惊,带着一股兵王气势。
王心悦与魏生津相视一眼,两人纷纷摇头。
“没有了,一切都是实话。”
“好,你们先走吧,京城可不是不法之地,做什么事情上面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可千万别认为手上有点权势就可以肆无忌惮了,你们觉得呢?”
嘴角突然向上扬,秦风锐利的眼光扫过两人,让王心悦终于是完全明白了所谓“笑面虎”究竟是形容什么样的人。
“好。”
魏生津脸色难看,他权势滔天,就算是在华国首都京城也算是一个重磅人物,如果出去外省更是一方霸主的地位,可如今竟然被一个年轻人威胁了,就算那年轻人的背景再神秘可怕,但习惯身居高位的他还是由衷地感受到了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嗯,你放心吧,我们下次会注意的。”
王心悦脸色僵硬,不过没像旁边的魏生津表露得如此明显,对她来说,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背景不明,但既然他可以轻而易举将两人关在这一间审讯室里,连魏家老二都不敢有任何意见,他的身份……绝对是非常强大的!
秦风挥了挥手,从口袋拿出五块一包的红河,自顾自吸烟。
魏生津冷哼一声,站起身,从容不迫地走出,脸上的怒意愈发明显。作为魏家的权重,他今天竟然被这样足足关了一个多小时,实在是奇耻大辱!
心中已经将那年轻人记恨下,魏生津脸色冰冷,一言不发地离开。
王心悦则是没有什么表示,依旧良好地将身上的情绪隐藏起来,看着烟雾下那模糊不清的脸庞,王心悦还抿嘴笑了笑,释放出自己善意。
秦风一愣,随即也玩味地笑了下,眼神颇为放肆地扫了王心悦一圈。
王心悦心里窃喜,但不再言语了,也默默走出去。
“嘶……呼……”
秦风用力吸着烟,浓厚粗劣的尼古丁进入喉咙完成一个内循环后再缓缓吐出,烟雾逐渐弥散在整座审讯室里。
对于刚才两人之间的谈话,秦风心如明镜。
什么只是过去给那施清海一个教训,或者说是调查施清海身世,这都是屁话!作为在京城从小到大的孩子,秦风见过这些所谓光鲜亮丽家族里阴暗卑劣的黑暗面,对于他们的话全部都不相信!
那两个死者,一个仙台七重,一个仙台六重,就算是在京城都可以算作是一等一的好手了,毁尸灭迹可以说是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去找施清海,目的真的如此单纯?
恐怕,所谓的教训,就是死的教训吧。
至于那两个人的意外死亡,虽然刚才检查之后没有发现任何外来真气,但秦风心中就有这样一种近乎变态般的直觉,那两个人的死亡,绝对是跟施清海有某种关系的!
随即,秦风的心里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心情莫名其妙地开始变坏。
施清海,为什么自己总能经常遇见这个人?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做主角啊 線上看-868.猶豫相伴
前段时间,完成任务的他曾经再度造访福市,去看战友妹妹,但那个女孩却对自己不冷不热,没有半点亲近感,反而一副排斥自己的样子,若不是当初自己曾经对她母亲有恩,恐怕连家门都进不去!
但就算是进了家门,自己也等于间接吃了个闭门羹,那女孩实在是太冷淡了,可当自己无意中提起施清海的时候,那女孩又像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脸上那种无法掩饰的担忧,迫不及待的关心,都在一点点地侵蚀自己的心……
坦白讲,秦风与施清海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两人之间的交际也属于正常,但秦风自己就是从这样非常正常的交际中感受到了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意味。他无法用语言来精确形容这样一种感觉,但它真实存在。
就好像,施清海现在过得生活轨迹,好像与另外一个自己逐渐重合,但不一样的是,施清海用的是另外一种方式去度过。
不,不应该是抢走自己的生活,生活是属于每个人的,不属于其它任何人的看法……秦风原本坚固的心脏此时又出现了一丝裂痕,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种裂痕究竟为何。
难道,施清海就是自己心魔?
可他又是这么成为自己的心魔?他又有什么资格成为自己心魔?
心魔?太过抬举!
只不过是武道之路上一块比较大的绊脚石罢了,他像是一只苍蝇一样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也不能对自己造成什么损失,但破坏心情产生的价值损失,却是什么东西都无法衡量……
脸庞渐渐阴郁,手中的红河也颓然丧失色彩,秦风将烟头掐灭,真气环绕周身,将原本泛起阵阵涟漪的心境再度归为平静。
他在犹豫,犹豫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