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m5h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七百五十八章 決戰道祖!【萬字章節】鑒賞-gs1ud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这?这啥情况?
卞庄站在天河旁眺望着凌霄宝殿,一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斯人獨憔悴
上天庭这么久,卞庄第一次看到凌霄殿的光芒黯淡下去,第一次感受到天庭中的天道之力变得散漫且无序。
天河数十万水军自发汇聚在岸边,卞庄心底也听到了女娲娘娘的号令,想起了自己原本的靠山。
他很想摔下战甲赶赴中神州,又想到天庭与人族伐天阵营可能会爆发冲突,想冲去凌霄殿中看看情形。
可不行。
自己现在是天河水军大统领,必须在此稳定军心;与天庭各部兵马的直接统领一样,仅能用仙识远远看几眼凌霄宝殿。
卞庄看着……
财神爷进去了,斗姆元君好漂亮,就是气势太吓人;
玉帝陛下出来了,白衣很帅,又突然自称贫道,加入了反天阵营。。
不是,天帝反天?
卞庄额头挂满问号,只感觉有点天昏地旋,心底泛起两个大字:
《离谱》。
“元帅!”
身后传来低喝声:“咱们还在等什么!陛下都开口了!”
卞庄眉头紧皱,一时间只是沉默。
众将纷纷开口:
“元帅,你我都是人族出身,圣母娘娘相召如何不去?”
“太白金星为护持生灵已去找天道对峙!
这天道就他娘的有问题!
我仙宗好端端的,第二天突然就没了!中神洲之前那么繁华,几十年直接被天道整败落了!”
“末将不知什么天地大事,也没确切感受到过天道的压迫,一直顺风顺水,但圣母相召、太白星君去了紫霄宫,事情定已是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匹夫不通家国事,却可血溅敌酋身!
我等若是在乎这天庭官位,岂不是丢了人族的血性!”
卞庄依旧是不肯言语,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
有天将骂道:“元帅您若是贪生怕死,兄弟们这就辞官去干!”
“我贪生怕死?!”
卞庄瞪眼跳了起来,吐沫星子乱飞:
“我要不是要稳着你们,我早去那边了!
老子是跟太白星君混起来的!我这九齿钉耙都是老君给的!
我不着急吗?我没心没肺吗?
你们回头看看这数十万弟兄!你们几个带头的往前凑了,他们能不往前凑?
一个个都是元仙真仙,天仙修为都没有,反天也不能用天道战阵,能去干什么!
送死吗?
啊!”
众将不由默然,一个个低头不语。
卞庄深吸了口气,叹道:
“本元帅情绪激动了,你们都、都别往心里去。
天仙金仙想去的我不拦着,其他的都在这里等着,没我命令谁都不准妄动。
那什么,我去找敖乙统领,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言罢ꓹ 卞庄刚要转身驾云,却听凌霄殿方向传来一声龙吟ꓹ 一条青龙腾空而来,急速落在卞庄面前。
正是敖乙!
敖乙一声大喝:“天河水军何在!”
卞庄立刻向前:“都在这!”
敖乙自袖中拿出一枚玉质虎符:
“王母娘娘有令,天庭开中天门ꓹ 为人族圣母放行!
天庭今日停运一日,各部正神暂无官职!
命天河水军自中天门至三十三重天一路把守ꓹ 护持人族圣母与伐天英灵!”
众将齐声答应,各转身寻自身部将ꓹ 卞庄也是略微松了口气。
卞庄刚想说话ꓹ 敖乙却对他眨了下眼,传声叮嘱几句。
很快,卞庄跃到空中,手持宝剑,朗声道:
“天道私欲已影响三界运转,天庭为护持三界而生,为护持弱小而生ꓹ 天若不公,天庭不尊其令!
虽天庭是天道立下ꓹ 用以掌管三界;
但天庭的仙神与兵将ꓹ 都是这三界生灵!
此次ꓹ 天河水军护送讨伐紫霄宫之大军ꓹ 若有想去协助的天仙金仙,可入尾阵!
本元帅去定了!”
天河数十万水军轰然应诺ꓹ 喊声震动三十三重天。
不只是天河水军ꓹ 八部正神、各部兵将齐齐动了起来。
王母于凌霄殿中端坐ꓹ 手持封神榜,镇压封神榜之力;
通明殿中ꓹ 本是维护天庭运转的众正神,此刻却出力去卡天道之力的流转,并将天道之力分散,紧盯天道变化。
神罚殿,万雷池中的雷霆已被层层仙力封禁;
其实,天道直接降下的天罚与万雷池没有任何关联,天庭众仙神也就求个心安。
‘反抗天道。’
这话说的容易,但对于天庭中的人族仙人而言,却又有些沉重。
天庭是道祖上古所立,是对天道的补充,负责维持三界运转;而今去否定天道,与天道为敌,总归不免会让天庭仙神感觉到几分不安。
这其实也算天庭的一波劫难。
只是劫难的走向,此刻很少有人能看见。
隆隆的战鼓声响起,中天门之下已汇聚起无数星光,朝中天门飞速涌来。
人族英灵——上古征战而亡的人族将士,自身信念不失,依托人族人皇香火功德,凝聚人族上下念力,守护洪荒人族。
但此刻数量最多的并非英灵大军,而是人族之仙。
女娲圣人将百丈高本体凝作常人大小,敛去蛇尾,身着战甲,率数万人族不屈英灵最先升空。
车轮滚滚,火云洞三皇五帝数十万人族英灵紧随其后。
这是火云洞全部的底蕴了。
而在这大批英灵之后,还有数不尽的仙人,数不尽的生灵。
苍龙盘旋,数百条远古龙族混杂在仙人之中,那霸烈的气息让不少仙人仙力运转不畅。
号角声突然响起,大批巫族自北方大地上疾驰而来,施起巫族战阵,踩在一朵朵黑云上,似是要抢占伐天先锋的位置。
天庭,大批人族仙神聚集在玉帝身周。
他们站在凌霄殿前,等待着女娲娘娘的身影。
此时天地间还有两位圣人,这两位圣人并没有直接现身;
但昆仑山的小院、灵山的草庐中,已没了元始天尊与接引圣人的身影。
圣踪渺渺,不知所往。
最先进入中天门的,是一道孤零零的身影。
地藏身着青衣,骑乘谛听而来。
待地藏与谛听入了中天门,凌霄殿中的王母娘娘打出一道仙光;三十三重天突然震动,以中天门至凌霄殿为中轴线,朝左右裂开。
天路自此大开,直通三十三天!
地藏闭目凝神,坐在谛听背上迅速上升,待飞到较高之处,又听到了玉帝的招呼声。
“地藏王愿否一同前往?”
地藏睁眼看向天路侧旁,对玉帝颔首点头,驾着谛听飞出天路,落在玉帝面前。
地藏道:“陛下高义。”
玉帝笑叹了声,并未多说什么。
別來無恙的重逢
在玉帝身后,赵公明解开大红喜袍,换上了自己的那身战甲,头顶升起一个木牌——弑圣者·赵公明。
那举着木牌的截教仙神气地看向左右,脸上颇为得意。
又片刻后,道道流光自下而上飞射,人族不屈英灵已至此地;
数十条苍龙飞到最前方,用他们强横的身躯去前方探路。
玉帝道:“你我当协人族圣母。”
言罢踏步向前,率众仙神冲入天路,跟在女娲娘娘身后。
那天路中闪烁的流光,一时更多了些。
太阴星,广寒宫,站在月桂树阴影中的姮娥静静思索一阵,对身后戴着兔耳饰品的女子低声说着什么。
兜率宫中,老君晃悠悠出了炼丹房,看着院内那老老实实吃草的青牛,露出满意的微笑。
瑶池中,数十名修为最高的仙子一同飞出,朝天路驰援而去。
天庭之外,中神州五庄观,那老道站在人参果树下轻轻叹了口气,将那幅地书之卷收入袖中,一步踏破乾坤……
紫霄宫。
李长寿面色复杂地看着面前的道祖鸿钧,后者却是面露微笑,对这般情形丝毫不以为意。
李长寿叹道:“道友,你着实……惹下了太多怨恨。”
“贫道自认无愧于心。”
鸿钧淡定地回应着,背后所显的画面中,那口大鼎中的人影只剩下了虚浅的轮廓。
鸿钧袖袍挥过,乾坤鼎轻轻震颤,那人影瞬间炸散。
这一瞬,天道与鸿钧链接无比紧密,再不分彼此。
于是,鸿钧的眼神更为淡定安然,开口问道:
“自天帝到仙人,还有那后土之七情化身,似乎都与道友你密切关联。
道友你一路走来,莫非都在算计着如何扳倒贫道?”
李长寿笑着摇摇头,并未多说,注视着那飞回道祖手中的造化玉碟。
好东西呀……
李长寿道:“有这宝物,掌控天地当真方便。”
鸿钧问:“你不去找他们商量商量对策?
此地你自可随意来去,贫道已无再需准备之事;
你们对天道不满,对贫道不满,贫道便给你们这个机会。
只要你们今日胜过贫道,贫道自无半分怨言。”
李长寿着实气乐了:“道友吞噬了天道才说这话,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呵呵呵,”鸿钧眯眼笑着,眼神却有些黯然,“大概,贫道的乐趣也只有这般。
长寿,你还未经历太过漫长的岁月……”
“我有道侣。”
李长寿截断了鸿钧的话语,又伸出自己的两个手指,“还是两个,朋友也挺多。”
鸿钧:……
“罢了,”鸿钧拍了拍膝盖,自坐姿站起身来,背负双手。
李长寿也在一旁起身,小心控制着这具本应是虚菩提的假身,让动作显得轻松随意些。
鸿钧问:“在他们赶来之前,你我先做法一场?”
“道友随意。”
李长寿身周出现浅浅道韵,自身化作虚淡,淡然道:
“我自虚无,此身虚假,唯道恒存。”
解空大道,空定之法。
鸿钧抬手点出一指,李长寿身躯骤然扭曲成一团,如被拽起的桌布般。
但李长寿只是随意抬手,身形于扭曲中一步迈出,安然无恙。
二者看似轻描淡写地一指、一抬手,却蕴含了颇为高深的大道之蕴。
鸿钧略微思索,笑道:
“你这菩提老祖的假身着实不错,你这份悟性让贫道都觉有些眼红。”
“道友此时已整合了天道,想要将我假身封禁于某处再简单不过,”李长寿淡然道,“但道友想抹杀我,除非有办法震碎解空大道。”
鸿钧反问:“你在试探贫道对天道的掌控?”
李长寿笑而不答,转身走向竹屋外。
鸿钧笑道:“你莫非是去劝他们回去?”
“有这般打算,可惜……”
李长寿背对道祖,叹道:“依照道友的肚量,他们已是站了出来,便没了回头路,我去与他们一同前行吧,稍后再打入紫霄宫。”
“不必打入,贫道自会去宫外静候。”
鸿钧正色道:“不管如何,这已是贫道最后的敌手,贫道也会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
李长寿抬手摆了摆,脚下迈出几步,身形几次‘柔顺’的闪烁,已是离了紫竹林。
鸿钧凝视着李长寿的背影,目中带着几分疑惑。
纳闷,就很纳闷。
鸿钧此刻着实想问问,李长寿到底凭什么这般嚣张,在他紫霄宫来去自如。
天道意志已被鸿钧吞噬,如今的鸿钧就是天,就是这洪荒的道!
这已非此前鸿钧与太清圣人交手时那般,只能凭借天地本源,让太清圣人无法下手;当时鸿钧这个合道者,也多多少少要受最强圣人对天道的牵扯。
可此时,他如何输?
鸿钧着实想不到。
美女入懷:超極品敗家子 望月流珠
莫非这李长寿在天道意志中做了手脚?
鸿钧盘坐下来,眉目间带着几分凝重,开始细细搜查自身,很快就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可能性排查了一遍。
找不到任何问题。
九成八在使诈?
鸿钧陷入沉思,注视着李长寿离开紫霄宫后,盘坐在紫霄宫之外的身形。
李长寿的那份气定神闲,那份胸有成竹,完全不似作假……
鸿钧微微眯眼。
倒也无妨。
时至今日,这天,谁都翻不得。
昊天被变数影响太深,也该给他些教训了。
……
其实李长寿现在多多少少有些郁闷。
来的太快了!
己方阵营的各方势力来的太快了!
整军不需要时间的吗?也不喊喊口号,做点战前演讲啥的吗?
闷头就往紫霄宫冲,拿头撞天道?
他很感动,也理解大家是想为这天地做出一份贡献,想为生灵的自由奉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当然也有可能是来给他打打支援,不过这点没啥凭据,不多想就是。
可……
自己本体还不能直接降临,需要自家玄都师兄打通最后一道壁垒。
若是大师兄延误少许时机,这边打起来了,自己单单依靠解空大道,根本无法护住己方所有人。
问题就在于,自己还不能去直接说让大家等等。
若被道祖识破了此刻的自己不过外强中干,抢先出手灭杀反天阵营生灵,后果更严重。
不过,也难得有这般机会,胜算到了十成。
鲲鹏秘境,本体处。
李长寿看向面前的混元金斗,此时秘境中的所有生灵,都被隔绝开、放入混元金斗之内,以防有人发难。
李长寿静静等待着,身周缠绕的阴阳二气,已有些迫不及待。
将金斗招到面前,放入怀中,其内探出了一只小脑袋,自是灵娥。
灵娥小声问:“师兄,你怎么不提前回去呀?”
“示敌以弱,声东击西,”李长寿道,“借此地眼线,让道祖知晓我一直在此地,从而掩护我在洪荒暗地里的重要活动。
稳妥起见,我只需要找到一个稳定瞬息回返洪荒的方法,就可用此法迷惑道祖。”
灵娥眨眨眼,对师兄竖了个大拇指,小声问:
“回去的方法,妥了吗?”
“三套方案,不必担心,”李长寿道,“我随时可降临,只是代价多寡,此时在等的就是不必付出代价之法。”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麽萌 月面
“那您加油!”
灵娥做了个鼓劲的手势,李长寿含笑抬手,一根手指摁了摁灵娥的脑袋。
随之,他眉头轻皱,心底低喃:“来这么快。”
将灵娥强行摁回混元金斗,又将金斗收入袖中。
要做准备了。
洪荒天地,紫霄宫外,已有数十道身影抵达此地,赶往李长寿的背影。
李长寿此刻并未转身,只是静静坐在那,心底思忖着该如何拖延时间。
最先来的,是一袭白衣的玉帝与赵公明,两人到了李长寿左右,刚要开口,李长寿就是一声轻笑:
“别来无恙?”
赵公明笑道:“老弟你真是能藏。”
玉帝看向紫霄宫,目光多少有些复杂,叹道:“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陛下,”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能为生灵发声,直面天道私欲,小神着实……”
“哎,”玉帝摆摆手,“这些话打完这一仗再说也不迟,看,谁来了?”
李长寿顺势转身,看向了身后那一片乌压压的身影。
圣母娘娘坐在战车之上,对李长寿温柔一笑,身上的金色战甲散发着浓郁的圣人道韵。
显然,人族薪火不只是让圣母娘娘在千年间恢复了实力,且还让娘娘更进了一步。
李长寿低头做了个道揖:
“人族子弟李长寿,拜见圣母!”
“长寿辛苦,”圣母道,“今日自当奋力一战,莫去管输赢如何,这已是最后的希望。”
“娘娘莫急,我自有办法……”
忽听一声满是惊喜的呼喊:“长安叔!”
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哪吒、杨戬并行而来,孙悟空正皱眉站在稍远处,身上被层层仙绳困缚。
李长寿打了个手势,让他们莫要靠前。
“星君!”
有天将大声呼喊,数百名脱下了战盔的天将低头抱拳行礼,高呼:
“拜见太白星君。”
天将身后,众人族散修各行道揖,那些追随玉帝而来的天庭正神同时行礼。
再之后,众英灵亦投来注视的目光。
“各位多礼!”
李长寿抬手虚扶,朗声道:
“诸位前辈!各位袍泽!
天道有恙,道祖私欲侵染天道,全凭一己之私,定生灵之命途,定天地之演变!
生灵如被囚于天地间,天意如刀,越发收束!
今,当行伐天之举,意在请道祖退位,放天地以自由,还众生以天地!”
众天将、众英灵,那从天路冲出、越聚越多的天地生灵,尽皆燃起斗志。
正此时!
十方天
怪道胡宗
那被七彩霞光笼罩,延伸出一根根锁链探入周遭混沌气息中的紫霄宫,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阴云。
白衣玉帝见状向前迈出数步,掌托日月乾坤、脚踏众星之影,双目之中绽出青蓝雷光。
大批大批阴云自白衣玉帝头顶凝成,径直朝紫霄宫中飘来的阴云撞去。
二者在半途融合,其内电闪雷鸣,互不相让!
天庭凌霄殿中,王母闭目凝神,借神通在心底注视着这一幕,素手一拍封神榜,天道之力运转近乎完全凝滞。
“道祖!”
白衣玉帝长发飘舞,纵声高呼:“弟子心不服!”
“敢问道祖,”地藏骑乘谛听向前,缓声道,“天地之疾可在生灵之患?”
赵公明与金灵圣母一并向前,赵公明喊道:“师祖,今日弟子斗胆,寻师祖报师尊被辱之仇。”
杨戬额头神眼光芒大作,似是要将紫霄宫看破,他定声喊道:“何为公,何为正,何为天。”
“鸿钧!”
几十道粗狂、苍老的嗓音汇成这一声怒吼,却是一众龙族高手冲到左前!
“远古之战的血仇,今日当有个结果。
我龙族被你坑害,困守海眼至今日!远古战魂不灭,定要讨个公道!”
“老师,”女娲圣母嗓音虽轻,却蕴含着某种动人心魄的力量,“生灵何错,为何自远古劫难不断。
洪荒何错,为何非要支离破碎?”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突然飘来。
远处混沌气息翻滚,乾坤破开一口大洞,道道金光自洞内照出,其内飞出一尊大佛,双目半垂、宝相尊严。
多宝佛祖缓声道:
“敢问道祖,为何佛门教义必须教人隐忍,教人顺天而为,教人信自身命途。
为何不可,是去奋力截取一线生机。”
“贫道也有些疑惑。”
有位身着玄袍的灰发老道自虚空踏步而来,宽袖垂垂、仙光缭绕,却是镇元大仙。
“当年道祖老师紫霄宫三次讲道,言说天地将自此稳固,生灵安居五部洲与三千世界。
可为何到了今日,紫霄宫越来越高,而三界越来越小,生灵越发败落,旧时道友越发难寻?”
“道祖!”
英灵大军之后,一名身形枯败的巫族老妪费力大喊:
“我巫族,是否被道祖亲手算计至败亡终途!
后土祖可是被你苦心算计,化身了那六道轮回盘,永世不得解脱!”
“唉,这还只是活下来的苦主哟。”
英灵大军角落传出一声叹息,却见那身着红袍的青年道者,站在那位面容、身形颇为朴素的道者身后,有些心虚地道了句:
“自古而今,那些开不了口的生灵,也不知有多少委屈。”
太乙,玉鼎。
嗡——
紫霞宫中出现剧烈的道韵震荡。
太乙真人缩了缩脖子,瞪眼躲在玉鼎真人身后。
他这话也没阴阳怪气,怎么就在他这,道祖出手了?
紫霞宫前有万千霞光闪耀,那魁梧老道的身影出现在霞光正中,身着灰白长袍,盘坐莲台之上;
老道只是双目半睁,那浓郁至极的天道之力,就盖过了此地众生灵的气息。
道祖,鸿钧。
不少生灵眼底燃起怒火,人族圣母目中也只剩决然。
李长寿此刻却主动向前迈出半步,身形出现在了众生之前,将背影留给了众生。
他必须掌控全场节奏,如此才能把控本体登场的时机。
李长寿轻叹了声:
“各位不知的是,道祖何止是安排了这些,自鸿蒙初辟、开天辟地,道祖就编织了一张大网,将天地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与魔祖曾有密谋,葬下了整个远古。
他故意挑唆、暗施手段,不惜让远古洪荒破碎,激发盘古神最后守护天地的意志,演化做天道意志,为的就是在此时被他吞噬,让他与天地相融。
上古妖族不过是他手中棋子,各方大能不过是他手中把柄。
所有事都在按照他的剧本,不允许有反抗,不允许有异样的声音。
而他美其名曰,这是在守护天地。”
鸿钧叹道:“贫道所做一切,俱是为了天地。”
“我为道友留最后的体面,不会多说其他。”
李长寿此时已走到了众生与道祖之间,故意将众生挡在身后,心底念头微转,继续道:
“此刻天道只剩道祖意志。
今后的天地,也只是在道祖掌心翻弄。
道祖,我再问最后一次。
可否将天地归还于生灵,可否放开对生灵的束缚,可否对洪荒天地道一声歉意。”
鸿钧面无表情地看着李长寿,抬起右手对侧旁乾坤轻点。
他背后现出层层宝轮,总共三十六环;
宝轮光芒略微闪耀,虚空各处出现一只只圆形门户,数不清多少灰袍老道自其内走出。
瞬息间,浓郁的威压自这些老道深深散出。
单单只是这些老道联手,此地众生之力就已完全被压制。
这,就是鸿钧的回答。
不少生灵面色发白,不少生灵目中燃起怒火。
鸿钧似乎不愿意再多说,抬起左手,就要发出绝灭此地生灵之令。
異界修神傳奇 拇指小子
哞~
一声牛叫,青牛驮着太上老君自虚空而来,让鸿钧的出手多了一份迟疑。
“老师。”
青牛背后传来一声呼唤,却见那中年文士负手而来,凝视着鸿钧的身形。
元始天尊!
“这么多生灵,老师直接灭杀,天地间的生灵之力怕是要跌到谷底。
老师既可修改众生记忆,为何不如此行事,也算给洪荒天地多留些念想。”
鸿钧淡然道:“你可是要出手?”
元始天尊看向李长寿,笑道:“长庚今日有几成胜算?”
“十成。”
李长寿目光坚定地吐出这个字眼,“十成把握完胜。”
“哦?”元始天尊略微皱眉。
“师叔今日不必出手,弟子来做就是。”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这具身体竟迅速溶解,化作一层迷雾升腾而起,为此地生灵包裹了一层道韵。
空之道,自实入虚。
李长寿的嗓音犹自在原地响起:
“开口说这么多,不过是为了拖些时间。
且听。”
鸿钧抬头看向东南方向。
那,是曾经玄都城所在的方位!
轰鸣声骤起!
紫霄宫霞光阵阵,不少灰袍老道身周仙光爆涌,整个虚空似乎都在震颤,那些链接在紫霄宫上的锁链在疯狂颤抖。
似是有什么巨物撞到了洪荒天地!
且看玄都城遗地!
一缕五色尾迹在被冲开的混沌海虚空中缓缓消散。
那头鲲鹏,身形无比巨大的鲲鹏,此刻已一头撞破天地壁垒,小半个身子栽入洪荒天地!
就在这鲲鹏头顶,玄都大法师傲然而立,身上宽袍与长发肆意飞扬,双手高举,竖直托起太极图!
“开!”
大法师一声大喝,太极图阴阳双鱼直接开裂!
在他身后,在他一路而来的尾迹中,一张张太极图的虚影张开大门!
流光自混沌海闪烁!
那是遁法,极致的遁法!
亂臣逆寵 安雪祁
催发遁法的这道身影,撞入一扇扇混沌海中打开的乾坤大门,被阴阳二气包裹,瞬息间完成数百次跳跃,出现在大法师身旁!
一身青色长袍,道簪贯起长发。
不是李长寿又是何人!
“交给你了,”玄都大法师轻笑了声,将太极图递给李长寿。
“多谢师兄,”李长寿托住太极图,目光看向前方,“师兄稍后赶来跟大家聚聚,我且去平了天道私欲。”
大法师还来不及吐槽,李长寿再次迈步。
他抬手划开阴阳,将前方天地浓缩在一步之内,仿佛是将洪荒天地的厚度化做了一个镜框,自镜框之外、入镜框之内!
李长寿的身形,竟自三千世界边缘,出现在紫霄宫之前!
平稳,自然,没有半分突兀之感。
李长寿抬头看向鸿钧,嘴角露出淡淡微笑。
“道友,吉时已到。”

紫霄宫前彻底安静了下来。
众生注视着李长寿的背影,也只能注视着李长寿的背影。
此刻李长寿浑身上下散发着的那股道韵,那股自信,让他们有些错愕,与道祖一般的错愕。
李长寿却并未再藏着掖着,他将混元金斗送回赵公明身侧,其内飞出道道身影。
没有回头,李长寿开始一步步向前,口中话语传遍各处:
“问题从来不是斗法。
在将天道二字写入我均衡大道时,早已有了这般觉悟;
道祖并非混元无极大道圣人,在这天地间如何胜得过老师与两位师叔联手?
问题在于,道祖抢先一步合道,借天道禁锢天地本源于自身,想毁灭道祖,就要拉着洪荒天地一起葬下。
问题就出在了道祖与天道的合道上。”
“哦?”鸿钧注视着李长寿,背后浮现出一口大鼎。
李长寿看都不看,只是继续说自己的:
“这天地是盘古神的心血,是生灵寄生之所,谁都无法决定这天地是否毁灭。
我不得不思考,有什么办法能将道祖与天地本源剥离。
开始我走错了路,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天道与道祖分离,但随着我开始接触天道的深层次,却发现这是无稽之谈。
天道是道祖在做主,已成了道祖的法器,但天道对洪荒并非必需品,它本质上只是一个反馈机制。”
鸿钧抬手点出一指,无边紫黑雷霆轰向李长寿。
他似乎只是试探,而李长寿应对更是简单。
玄黄宝塔悬于头顶,太极图随意一遮,已是将众雷霆扫落。
鸿钧淡然道:“所以,你寻到了方法?”
“不错,我寻到了。”
李长寿笑道:“我当时问了自己很多遍,天道是什么,天道到底是什么。
这个概念很模糊,也很抽象。
首先,天道起始于盘古神守护天地的信念,这份信念与构成洪荒道则之海的三千大道共鸣,才有了天道。
三千是虚指。
天道是大道交织出的网,是对大道的演绎,是大道认可的管理权限。
造化玉碟并不能掌控大道,造化玉碟只能记录大道、辅佐参悟大道,而因大道与大道相斥,道友对绝大多数的大道,都无法圆满。
这就是我的机会。”
言说中,李长寿抬手下压,身周出现少许雾气,自身后转出三道与他一模一样的身影。
【神通:一气化三清】
三道分身各执混沌钟、太极图、戮神枪,在李长寿身后站定,齐齐看向道祖,齐齐开口,嗓音完美糅合:
“天道,并非不可更改。”
鸿钧双眼之中划过几分笑意,淡然道:
“靠你的均衡道?”
“一部分,”李长寿道,“道友,此时还不出手阻拦我吗?”
鸿钧好整以暇地抬手轻推,背后大鼎转向前方。
突然间,侧旁有笛声响起,鸿钧眉头微皱,道心泛起了几分杂念,视线余光撇向了那吹笛的少女。
七情!
不止如此。
那六道轮回盘内,跪坐在河畔的温柔女子双手掐印,六道轮回盘毫无征兆地震荡了一次,天道之力出现明显的卡顿!
甚至,道祖的动作也略微缓慢了一丝。
李长寿背后众高手,几乎瞬间捕捉到了这个‘战机’!
机不可失!
李长寿那手持混沌钟的分身突然扭头,手掌对准远处女娲娘娘,均衡大道已然施展!
均衡:道境!
噹!
混沌钟骤然奏响,李长寿身周岁月突然加快,一连串的嗓音也成了一声‘哒’的轻响。
鸿钧身前大鼎,立刻就要对李长寿倒扣而去!
但此刻,借来圣人道境、催发混沌钟威能加速自身岁月流速的李长寿,动作快到超出极限!
本体施展均衡大道;
三具分身齐齐施展均衡大道!
一点金色于李长寿眉头绽放,几乎转眼席卷四面八方,将整个紫霄宫囊括其内。
在李长寿目中,道祖与那群要一同出手的灰袍老道,此刻动作慢如蜗速!
道祖自然也有加速岁月之法,李长寿打的就是一个时间差!
以混沌钟威能镇压自身,关键时刻还可直接倒退一瞬,道祖除非先打落混沌钟,才能阻止他行动。
而打落混沌钟这个过程,对李长寿要做的事而言,已完全足够。
他验证了无数次,确信可以做完自己所有的布置!
【我说,大道无上下,理应存均衡。】
【我说,生灵修大道,自存真灵性。】
【我说,生死分界限,道痕恒远存。】
均衡,道与道!
均衡,道与灵!
均衡,生与死!
“祭我均衡之道!永世不入圣境!”
疯狂加速的岁月中,李长寿一声大喝,本体与分身背后的四只秤杆化作道道金光,先是涌入李长寿背后,随之又在李长寿额头绽放!
这般过程,在混沌钟护持下,在外人看来连一瞬都未过!
那金光席卷各处,玄妙晦涩,不知具体为何。
李长寿一掌虚拍,面前凭空出现一张金色书案,而随着这书案现行,一座恢弘的金色大殿迅速凝成,将道祖、众生隔绝在外!
这就是他解决道祖的方案!
只有在这紫霄宫,在这汇聚了三千大道的紫霄宫,在这天道之力的起始点——紫霄宫,才可顺利实施的方案!
李长寿招来一把玉笔,凌空挥洒,写下一行行大字。
大殿各处,三千大道接连现行,如毫光、无定形;
近乎三分之二的大道投影,闪烁着三到五颗微弱的光点。
幻灵钉!
李长寿左手洒出漫天星光,将数千颗幻灵钉打入那些、此前没被他找到机会播种的大道!
大道无处不在,可大道之力在各地分布并不均匀。
只有紫霄宫,是唯一可寻尽三千大道之地!
三千大道被李长寿祭起的均衡大道引动,尽数在此地现踪!
李长寿写下的那些大字,此刻化作一声声钟响,让一条条毫无实质的大道不断震颤。
【第一:此地为均衡大道所化,只在混沌钟与太极图同时引动、且得此殿守护者准许方可现踪,均衡大道再无生灵归属。
第二:每条大道若曾有生灵圆满掌控,以此生灵为基准,凭大道之中残存道痕推演其投影,禁锢于此殿之中,为此地所属道灵。
第三:若一条大道无修行者,列为沉默之道;若无圆满掌控此大道的生灵,以曾在此道行走最远生灵之道痕为投影!
第四:此地不入三界五行,不入洪荒天地,不入实质之界,不入道则之海。
第五:此地生灵投影为生灵与大道共鸣之处,若生灵存活,以道性入内,不可存私欲,准许该生灵存此地有关记忆,以警生灵。

第三十二:诸道所显为生灵所留道痕,诸道不可存半分灵念。
第三十三:除此地守护者,生灵尽不可入。
第三十四:干扰此地运转之生灵,大道同弃。
第三十五:干扰此地运转之大道,大道同碎。
第三十六:道祖鸿钧与现有天道意志不可接触此地。
…】
李长寿铁笔挥洒,一篇早已准备好的‘规则’迅速凝成,每个字眼嵌入大殿各处,化作一只只玄妙的道纹。
终于!
李长寿吸了口气,放下铁笔定声呼喊:
“今以均衡大道立众道之庭!
三千大道,速速现身!”
嗡——
金光大殿内仙光乱闪,一道道虚影凭空所现,各自站在各自莲台之上,那莲台均不相同。
此地这些虚影,只有小半面容有各类表情,自是此时还活着的、可代表这条大道的生灵高手。
李长寿所说的,关键的零点二!
大半的虚影毫无表情,齐齐对着李长寿做道揖行礼。
看那只黑色火焰环绕的莲台上所站老者,不正是燧人氏?
再看那环绕着土黄光芒莲台上的无头尸身,不正是挥舞干戚的大巫刑天!
那一条条身形缩小不知多少倍的威武苍龙,正是祖龙与龙族众高手所留道痕化作的残影,在此地占据了颇多席位。
那被金色火焰包裹的中年文士,似是上古妖皇帝俊;
身着红袍的老者,恰是那远古老好人红云。
看那十二祖巫,各个身形奇异、面色狰狞,后土娘娘亦在其内。
看看妖庭十大元帅,一个个气势恢宏,但与祖巫一般,大多数只剩投影残留。
逝去的生灵只存残影;
还活着得高手表情也不算多丰富。
这里,自然少不了许多李长寿熟悉的面孔,大多是能看到此地情形、感受此地情形的洪荒高手。
大法师、自家的云、公明老哥、两位小姨、无当圣母、玉帝陛下、王母娘娘……还有靠着自身之道太奇怪的灵娥……
等等等等。
六圣身影亦在此地。
唯独已死绝了的准提道人是冷漠面容,其余五位圣人表情各异,当属接引圣人的表情最为复杂。
角落中,甚至还有鸿钧道祖的身影。
稳妥起见,鸿钧道祖直接被李长寿定下的规则阻隔在外,此地虚影不过是鸿钧当年修行时,曾在自身大道上留下的印痕所化。
幻灵钉,本来只是简单法器,作用便是让死物出现幻灵虚影。
均衡大道,本是均衡万物,却被李长寿凭借一气化三清同时施展四次,构建出了此地。
李长寿丝毫不含糊,此刻一拍书案。
“道祖无道,天道失衡。
吾以众道之庭第一任守护者之名义,提议重构天道!
以守护者之权,此事若无七成之上大道反对,即刻执行!
谁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