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局迴應人口普查”查房”是要收房產稅:系誤讀

統計局迴應人口普查”查房”是要收房產稅:系誤讀

(原標題:統計局迴應人口普查“查房”是要收房產稅:系誤讀)

國家統計局官方微信“統計微訊”近日發文稱,以房“查人”是世界各國進行人口普查普遍採用的方法,因爲人都居住在房子裏。人口普查中“查房”的目的是爲了查準人口,住房信息登記的重點是要了解人口的居住狀況、生活設施、房租水平等,是爲了更好地反映當前民生問題。網傳“第七次人口普查首次把查房信息納入普查範圍”,事實上並非“首次”納入。在以往的人口普查過程中,也多次涉及房屋情況登記。因此,“查房”只是做好人口普查的“常規動作”,並非新增項目,無需過度解讀。

【相關閱讀】

新一輪人口普查 查人也“查房”!房產稅真要來?

20款寶馬X5國六可售全國降價讓利售

說曹操,曹操到!

人口普查,查人又查房

昨天水皮還在節目中說,房屋空置率可能會引起管理層的關注,把它放到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中。那麼,今天我們就看到,消息面上已經確認了!

根據國務院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的公告,10月11日至12月10日期間,我國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正式開展入戶工作,主要內容涵蓋姓名、公民身份號碼、性別、年齡、民族、受教育程度、職業、遷移流動、婚姻生育等。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的人口普查,與以往不同,不僅查人口,還要查房!既要摸清全國人口的基本面,也要摸清全國住房的基本面。

也就是說,當人口普查出結果的時候,大家關注的房屋空置率大概也就出來了。

奧園譽湖灣 已開盤 最新均價30000元/㎡

爲什麼要查房?

無痛三分鐘,讓她們痛苦了半輩子

那麼,現在大家的問題是,好好的人口普查,查人口就好,爲什麼還要查房呢?

人口普查“查房”是要收房產稅?官方解讀來了!

根據官方給的說法,以房“查人”是世界各國進行人口普查採用的方法,因爲人都住在房子裏,“查房”的目的是爲了查準人口。

而且,早在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時,中國就已經將住房情況納入到了普查範圍內,但因爲過去查房的覆蓋範圍有限,沒有得到很好的落實。

那麼,這一次在不動產統一登記、全國住房信息聯網的大背景下,查房將會更加徹底。

換句話來講,經過這次全國人口普查,不僅各大城市的常住人口情況,會被摸查得一清二楚,每個居民家庭的住房持有情況,也將會一目瞭然。

是不是意在房地產稅?

由此,一個更加重要的問題就出來了:人口普查,“查人又查房”,是不是意在房地產稅?

嚴格來說,人口普查,主要意圖在摸清人口。因爲,經濟普查、農業普查、人口普查,堪稱關乎國情、國力的三大普查。尤其是,人口普查做爲宏觀政策的重要依據之一,爲生育、養老、教育、就業等政策的制定,提供基礎數據支持。

而現在的人口數據還是10年前的。因爲一般而言,經濟普查5年一次,農業普查和人口普查10年一次。

那麼,在過去的十年裏面,中國無論是人口基數、人口結構還是人口流動,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有必要弄清現在中國人口的基本面。

當然,水皮也不得不指出,雖然這次人口普查的主要意圖不是房地產稅,但它會摸清大家的住房家底,這無疑會爲樓市調控、房地產稅乃至住房長效機制提供參考。

孫勇:人口普查的精準度

昨天上午,有人敲我家門。來訪的是個陌生人,胸口掛個工作牌。一問,得知她是社區工作站派來的做人口普查的專職人員。這是新中國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按照國務院的部署,本次全國人口普查將從2020年11月1日起正式啓動。從10月11日起,人口普查的入戶摸底工作已經在全國各地逐漸鋪開。

我根據上門工作人員的提示,用手機掃了一個專用於本次全國人口普查的二維碼,打開相關電子頁面,輸入自己和家人的姓名、身份證、性別、學歷、住址、房產面積等信息,用了約2分鐘,就完成了自己作爲公民配合本次人口調查的應盡義務,方便快捷。

詹皇:幸虧奧巴馬及時勸阻 不然我就離開園區不打了

有了這番體驗,我就動了爲人口普查這個話題寫一篇文章的念頭。

說起來,我和全國人口普查這個事兒有過特殊的緣分。從某種意義上講,我還算是當過全國人口普查的“統計員”。

現任007悼念肖恩康納利:他定義了一個時代

1990年,第四次全國人口普查工作啓動。那時,我父親是一位鄉鎮幹部,因此,我隨他一起住在鄉政府大院的幹部宿舍裏。我雖然年少,但人緣不錯,和政府大院的一幫年輕的小幹部混得挺熟。某天,年輕的小幹部李哥主動找到我說,你的字寫得不錯,幫我乾點活兒吧,幹完了我請你吃飯。我一口答應。我跟着李哥走進他的小宿舍,看到一地堆積如山的文件袋。李哥告訴我,那是全國人口普查的統計資料,他想請我當幫手,填寫本鄉最新的人口統計數據。

聽說要參與到全國人口普查這件大事中,我立馬來了勁,幹!一連三天,我一有空,就窩在那間小宿舍裏用黑色圓珠筆幫助李哥填寫統計表格。其實,那些表格李哥已經填寫了一遍,但那是草稿,經覈實後,要重新正式謄寫一遍作爲定稿,呈交給上級政府。我乾的就是重新謄寫的事情。活兒接近尾聲時,我發現,草稿上有兩個村子的人口數據是空白,就問李哥咋辦。李哥說,你根據感覺填數字吧,差不多就行了。我吃了一驚,說,這怎麼行?!李哥笑了,說,不要緊,就這麼做。我追問原因,李哥回答說,負責這次全鄉人口統計的只有他一人,就靠他騎自行車挨家挨戶上門統計,折騰了1個多月,實在忙不過來,畢竟全鄉有8萬多人!這兩天就要上交統計結果了,還剩下幾個坐落偏僻深山的小村子的人口沒有去實地調查統計,只好編幾個數字應付一下。那幾個小山村人口稀少,編個數字也差不離,不會影響大局。說完,李哥把他手中剛填完的最後一份表格給我看,那數字是他憑着感覺杜撰的,掛靠着一個他沒有親自實地調查統計的偏僻小山村。我於是依葫蘆畫瓢,憑着感覺,在這個小組增加幾個人,在那個小組減少幾個人(每個村由若干個小組構成),拼湊着完成了最後兩張表格的“謄寫”。

極域新品發佈會圓滿落幕,你想看的都在這裏!

過了些日子,第四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正式公佈,同時公佈的,還有這次全國人口普查的先進工作者,李哥的名字也在其中。我看到這個表彰名單時,心情有點複雜。

這件發生在30年前的事情,給我帶來一個深刻的影響:從那以後,我對全國人口普查的精確度心存懷疑。李哥那樣的事(我也被裹挾其中),在全國人口普查中,是否只是個案呢?中國有幾千個縣,幾萬個鄉鎮,如果每個鄉鎮在統計人口時都有一點小小的失準,累加到全國範圍,那就是一個巨大的數字誤差。當然,這只是一種壞的推測。實際結果可能比這好。

人口是國家之本。然而,在中國古代幾千年裏,歷朝歷代到底有多少人,其實都是一筆糊塗賬。一則,古代缺乏精確的統計方法和統計工具,也缺乏科學高效的檢測手段;二則,爲了逃避歷代王朝苛重的人頭稅,老百姓向官府瞞報家庭人口是常有的事。到了清朝,雍正皇帝廢除人頭稅,推行“攤丁入畝”的新稅制,百姓向官府瞞報家庭人口的現象才消除,中國的人口統計也逐漸趨向精確。

新中國成立後,部分地區在某些年頭變相恢復了人頭稅,加上實施了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由此在人口問題上形成了國家(地方政府)利益和國民個體家庭利益的衝突,必然導致人口瞞報現象的出現。尤其是在“只生一個孩子”的計劃生育政策嚴格執行的年代裏,全國人口普查的精準度難免會受到影響。如今,各種變相的人頭稅在全國已徹底廢除,生育政策也逐步放開,信息技術管理手段也非常先進,這種局面下,全國人口普查的精準度無疑會大大提升。正在啓動的“大國點名——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工作”有望在統計的精準度上樹立一個全新的標杆,讓我們一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