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ube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天行緣記笔趣-第兩千二十八章 樹妖 二推薦-t3a8y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随着血尸老魔一声嚎叫,三人再次联手出击手上祭起的法术朝着下方的树妖身上齐齐攻去。三面夹击之下那树妖张开嘴巴狂啸一声后身上长出了无数细枝瞬间就将自身包裹的严严实实。
‘哄’的声响大作三道法术击中了树枝防御后将其震得剧烈抖动了起来,眼看着这些树枝防御都被打得变形了,可三息过后待到法术余劲散去又恢复成原状了。
没想到这树妖的恢复能力如此之强,刚才那三道法术的威力较之前血尸老魔出手更是强了五分不止。可对于攻击在树妖身上好似泥牛入海完全没有什么效果。
在空中的血尸老魔脸上自然是挂不住了,转过头来叫道:“怎么小子你看出什么名堂么,如果没有设么发现那就出手一起来吧。”
易天则是取出太渊木剑来祭起后化作凝实的灵剑状后操控着朝着下方那树妖身上飞去。待飞至一半却突然转向朝其身后远处几棵玉胶树上砍去,那树妖见罢却是再次嚎叫一声,即可写下了身上的层层防御转身飞至那玉胶树前再次祭起防御挡在了前面。
见如此易天则是露出会心一笑操控着太渊木剑转了个向掠过玉胶树后径直飞回手中。在空中的三人确实有些不解,可看看情况似乎易天已经找到关键点了。
血尸老魔最先沉不住气道:“怎么回事?”
“之前你攻击过后那树妖的表现就让我有所怀疑,现如今不过是再次确认了下,”易天伸出手指了指那树妖身后玉胶树道:“他不是什么‘檠苓藤’精,他的本体应该是面前的这颗十丈高的玉胶树才对。”
血尸老魔听罢低头微微一想突然笑了起来:“我道是什么呢,玉胶树内所产的玉质胶有重塑身躯的功效,这树妖天生就是如此特性难怪可以硬抗我的招数。”
“玉质胶,”无瑕子嘴里也道了句:“这般宝材可是制作完美人形傀儡的必须之物,今日遇见可不能错过。”
“可那树妖是将我夫君肉身吸收入内,还请三位出手相助一番助我夫君脱困,”婉月妇人急忙说道。
強人
易天则是伸手一指道:“诸位请看,那树妖似乎已经将秋山道人的本体吸收了进去,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将泥丸宫中的元婴灵体直接灭杀。”
逍遙龍神 小木魚
“不知易道友的意思是?”无瑕子急忙问道。
“既然如此秋山道人必定是修炼了什么神通秘术将自身泥丸宫护住,可惜本体被毁即便是救他出来也要为其再寻本体才行,此外他的道途也就仅限于此,至多也只有两三百年的寿元留存,”易天说道。
“既然易前辈能够看出其中端倪还请出手相助一番,妾身感激不尽,”婉月妇人急忙说道。
“为今之计不如将树妖灭杀,然后利用其躯体的特性为秋山道人再筑身躯,如此一来得了天材地宝身躯炼化过后寿元自然可以延绵至千年之上,”易天说道。
在远处的无瑕子听罢也是轻抚胡须道:“易道友说的不错,既如此如何操作还请示下。”
易天伸手一指道:“对付树妖最直接的办法莫过于斩断其本体,而后重铸身躯之事婉月妇人自己动手便可操持了,如此我也不会多加干涉。”
後宮:勤妃傳
二人听罢互相对视了眼,刚才易天出手试探已经将玉胶树的本体找到,如今以众敌寡之下自然是驾轻就熟了。
远处的血尸老魔嘴里冷哼一声道:“你到是有些眼力,不过我说在前,玉胶树的驱赶我也要一份。”
“没问题,此事还需要血尸前辈大力支持,”婉月妇人急忙说道。
随后三人再次动手将手上的法术祭起后暗暗达成默契操控着不断的朝着树妖的本体树干上击去。至此易天也不准备动手只是静静站在空中坐观壁上。
有了解决办法针对了玉胶树精的弱点很快三人就将其打的频频防守起来。本尊树干上收到攻击后灵力四溢很快众人便发现树精左突右闪护卫着本体可愈合的速度却是逐渐放慢了起来。
围攻持续了两三个时辰后玉胶树精终于抵挡不住三人的联手合击最终树干被从中劈断整棵,十丈高的树木‘呀’的一声迎面倒下。
婉月妇人则是将树精连同着吸收秋月道人本体的部分直接砍了下来,随后贴上灵符将其灵力封住防止外泄。做完这些后婉月妇人转身同三人道了句:“妾身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稍后还有诸多琐事要办这就告辞了。”
知道她归心似箭易天也不多加阻拦,只是嘱咐了几句让其心安。稍后无瑕子也是开口辞别,他本意就只是为了解决前次‘凝神洞府’所留下的后遗症,今次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了。至于这接下来的‘檠苓藤’着实与其无太大缘分。
取过了大量的玉胶树精本体上残留的灵液也算是一桩大机缘,带回去后稍加炼制便可以拿来提升修为了。
等二人走后血尸老魔目光扫过下面的玉胶树本体道:“此树精虽然已经被灭,可本体制中还留有大量的天地灵精在。对于我这般修士自然还是颇为受用的,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易天没有直接表态反对,只是伸出手来祭出一缕离焰真火朝着下方树干根部划出道焰光。离焰所到之处将树干的根部泥土切开后整棵树埋入地底部分完全和上面的树干分离了开来。
伸手一甩将整副树干抛给了血尸老魔后易天才不容置否的说道:“这树根我有大用,上面的部分就留给血尸道友了。”
血尸老魔瞳孔一凝突然喝道:“你这是强买强卖,之前一份力都没出过现在凭什么拿树根。而且以你的眼力应该是发现这树根内蕴藏了什么东西吧?”
蜜寵逃妻
“血尸道友此言差矣,这树精的弱点是我找到的,”易天却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道:“如此又怎么能说是没出力呢。而且一路上我对道友可是隐忍再三,莫不要认为你这个灵修联盟通缉令上的人物可以在灵界为所欲为。”
狩魔手記
“你待我如何,天大地大谁人能管到我,”血尸老魔也是身上灵压波动剧烈的翻滚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