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nzz超棒的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起點-第423章 危機感-x6np4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宇宙之主?
柴安平精神一振,他终于明白了费德提克的意思——星灵借助龙王统治了符文之地!
原先他根本往这方面想过,巨神峰的神灵是许多国家的宗教信仰,在全大陆都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一瞬间,他想到了无数有关星灵的故事。
——比如天使和莫甘娜。
星灵的本性是什么?
公平、公正、正义,还是他们自身的理念准则?
柴安平终于知道自己潜意识的不适感在哪里了,星灵相比起这些恶魔来说当然算得上好人,但是祂们的本质……同样经不起推敲。
“看来我们对彼此的交易都非常满意。”
醬油修仙聯萌
乌鸦沙沙的笑了两声:“这次由我先回答,你还想知道什么?”
“有关另一位神明的情报我拒绝交易,但我可以告诉你另一件有关星灵的事情。”
“哦?……可以。”
乌鸦脸上露出人性化的表情,显得并不如何在意。
柴安平闻言不由松了口气,关于星灵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少,如果费德提克拒绝,他恐怕就要放弃这么珍贵的交换信息的机会了。
我的導演時代
作为一尊自有“恶魔”这个词汇之前就存在的古老怪物,费德提克所知道的秘密远超任何人的想象!
柴安平判断了一番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接着慎重的问道:“星灵为什么没有自己搜集世界符文?”
“哈哈哈!”
费德提克闻言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谁告诉你祂们没有搜集?”
鬼の左眼
“什么?!”
柴安平神情一紧。
“世界符文是只有初生之地才能诞生出来的‘规则’,天人怎么可能不垂涎这种力量?哼!不过是祂们搜集的符文早已到达了极限,如果再吞吃这个世界的符文,初生之地就有崩溃毁灭的风险!如果造成这样的后果,看祂们能不能承受宇宙之主的怒火!
祂们有独特的方法,夺取符文的力量,并将其同化进星灵的力量中去,想知道新生的星灵是怎么诞生的吗?哈……”
使用符文、封印符文并不会影响世界的运行,因为规则仍在,就算雷霆的世界符文破碎了,它实质仍是完整的,各司其职规则并没有半点的缺损。
——吞吃!
柴安平注意到稻草人使用的说法,他莫名的感到一丝凉意。
“好了,到你了。”
柴安平将心里的想法压下之后,便将战争星灵陨落的消息毫不保留的说了出来。
“暗裔?亚托克斯……”
费德提克很早就察觉到了战争星灵出现了问题,这种东西只是通过星象就能分辨出来。
但是谁能想到竟然是被魔剑一下子捅死了星灵的自主意识!
揚眉 無罪
星灵想要重新孕育可是非常困难的!
更不用说现在一部分权柄还被凡人窃取了。
大宋之罪州崛起
费德提克的心情一下子舒畅起来:“我很满意!愤怒!”
乌鸦腾飞而起,在这昏暗的宫殿里不断盘旋飞舞:“我准备继续沉睡了……否则……下次见面希望你还‘活’着,呱!”
“等等!”
柴安平急声道,他此行的目的还没解决呢!
“这里是我的国家,你下次苏醒不要再伤害凡人!”
“你可真是奇怪啊……”
乌鸦来到他面前,眼里有着浓重的倦意:“不过既然是你的食物,我自然不会强夺,反正我们的争抢毫无意义……我下次的苏醒会转移到南大陆,正好见证巨神峰的毁灭。”
柴安平顿时惊喜与费德提克的好说话。
“那么……代价是什么?”
“……”
听到乌鸦后面接上来的一句话,他顿时把自己的惊喜全部掐死。
龍族至尊 三杯不倒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三大校花寵上癮 魚尾翩翩
“哦?有意思……”
费德提克原本还以为这样的新生儿即使有秘密也绝对不值一提、而且并不珍贵,但听柴安平这么自信的语气,他倒是升起了期待。
“有人正在重建冥国!”
柴安平很确定,沉睡了数百年的稻草人绝对不知道这个秘密。
“……冥国,真是个久远的词汇。”
乌鸦化作一团黑雾融入到王座中,石质的王座浮现出一对微阖的眼睛。
“感谢你的慷慨,预言似乎又近了一步……我们要做的只有等待了。”
王座上的眼睛彻底合上,柴安平眼前一阵黑雾变幻,他便感觉自己回到了地面上。
“咦?寒鸦坏掉了?”
他的脚边躺着一把完全失去了光泽的腐朽断剑。
这个二五仔算起这次,已经是第三次叛变了,现在彻底坏了柴安平也没觉得有多可惜。
而且现在寒鸦的能力对于他来说已经完全是鸡肋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当然它能力中可能造成的失控现在对于柴安平而言已经是没有半点影响。
曾经的吃鸡两件套,月光剑和寒鸦都光荣退役了。
柴安平将寒鸦捡起放回包里,决定回去把它放在月光剑的身边,一起供起来。
最後一個通靈畫師
寒鸦损坏还只是小事,这次他意外平息了费德提克有可能降临德玛西亚才是重中之重,这样的一头恶魔如果搞破坏,德玛西亚这种凡俗国家几乎没有任何办法。
也就是现在法师之祸结束了,否则双管齐下,到时候诺克萨斯再来打打秋风,北面还有虎视眈眈的凛冬之爪,能不能撑住还在两说。
“还有稻草人一直在强调的预言,到底是什么?又是什么人做出的预言?”
这一趟任务收获远超柴安平想象,光是从费德提克嘴里得到的秘密就让他在重重迷雾里拼凑出了几块拼图。
尤其是让他把星灵的存在正式纳入了视野当中。
“星灵……天人……啧。”
说实在的,对他来说这个层次的存在仍然有些超出了认知。
包括这个不知为何态度温和的远古恶魔,同样还不是他能抗衡的存在。
“不管怎么样,形意的孕育还有魔力的晋升必须更上心!”
柴安平心里生出了浓重的危机感,稻草人的话揭示了这个世界的不同寻常,尤其是那些神隐的存在,恐怕都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计划,或者正在等待什么契机。
费德提克没有告诉他,也根本没有告诉他的打算。
官場梟雄 人往高處走
“早点晋升,才能在未来的危机里自保!”
愛你不過逢場作戲 野心魚
他现在身怀的宝物,任谁知道恐怕都要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