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l4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txt-第438章閲讀-fpxny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白诺此刻内心是轻松的,却又是纠结的,他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两个哥哥争得死去活来,可是他也做不到,对易深哥地行为熟视无睹。
“发什么呆呀?”纪北撞了一下落寒的胳膊,试了一个眼色,自己妹妹的手还伸着呢,那么多的人,多尴尬啊。
秋易遥尴尬的笑了笑,握上了白诺的手,两人相视一笑,“欢迎回国。”
“谢谢”,白诺拿起酒杯,碰了一下秋易遥的杯子。
秋易遥拿起酒,笑了笑,然后一饮而尽。
最好的年華遇見你
盛世萌婚:蘿莉小妻好威武 情迷日落
纪北凑近白诺的耳边,“白诺,你给我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出国几十年,他早就不记得你了。”
白诺的脑子里翁的响了一下,自己哥哥脑子里都是些啥,电视剧看多了吧。自己早就不喜欢落寒了,自己都出国十几年了,人家连他是谁都忘记了,自己有必要还喜欢他嘛,而且那些破事都是小的时候的玩闹话。
但看着纪北担心的表情,白诺笑了笑,对着自己的哥哥扮了一个鬼脸,“我就不。”
纪北将白诺的手一下按在背后,论她怎样挣脱都挣脱不了,“说,错了没,还敢不敢在挑衅你哥了”。
白诺赶忙求饶,“对不起,我错了,哥,轻点,疼。”
看着她们打闹,落寒的脑子里都是那个傻女人的一颦一笑,拿起桌上的酒,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来……
“人呢?”钟意深看着呼呼大睡的三个男子,大声吼道。
可三个男子却没有一点反应,钟意深抓起他们的衣领,给了他们几巴掌,“都给我醒醒,但你们看着的人呢?跑哪去了?”
一个男子清醒了过来,钟意深直接将他给提了起来,浑身撒发危险的气息,怒目直视,“你告诉我,林风暖跑哪去了?”
錦醫禦食 眉小新
男子看着暴跳如雷的钟意深,浑身瑟瑟发抖。想起先前因为自己贪恋林风暖的美貌,偷偷满了一点安眠药,下在了另外两个人的碗里。
因为他们对自己没有防备,所以很快就被自己给得手了,原本以为会一直如此顺利,谁知被林风暖哄骗的取开了她的绳子,令自己没有想到的是林风暖的身手出奇的好,自己压根就不是她的对手,没几下就被她打晕过去了。
“我问你话呢?人呢?还有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钟意深混声撒发着嗜血的气息,一把将手中的男子给丢在了地上。
武俠之超神聊天群 雲夢大貓
男子恐惧的看着钟意深,衣裳都被汗水给浸湿了,钟意深步步紧逼,男子连连后退,当退到墙壁旁时,男子扑通一声跪在了钟意深面前,“钟少饶命,钟少饶命。”
钟意深弯腰,用手拽着男子的头发,将他的脸抬了起来,眸中都是怒意的瞪着他,“你该死”。钟意深几乎是咬着后牙槽说的这三个字,一把匕首直接插进了男子的心脏,手起刀落,钟意深拨了起来,脸上竟有一丝快感。
钟意深仰头看着这个废弃的仓库,狂笑道,“林风暖,我们慢慢玩,你最好是活着走出去,让我亲手结束你的生命。”
林风暖拖着受伤的腿,走在一片荒无人烟的草地上,他现在不敢走大路,害怕对方会追上自己,毕竟敌人都在暗处,除了那三个看着他的人,他对幕后操纵之人一无所知,可对方却对自己了如指掌。
崎岖的山路,让林风暖身上都是泥泞,脸色苍白的她艰难的往前走去,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与艰难,整个人在山路的照耀下,摇摇欲坠。
“砰”,林风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倒在了地上,眼睛也沉沉的闭上了
“喂,姑娘,姑娘”,林风暖不知道在地上沉睡了多久,她只觉得混身都不能动弹,微微睁开双眼看见一个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女人凝着眸子注视着自己。
林风暖的双眸又闭上了。
吞噬誅仙 西江洞仙
当林风暖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一个房间了,林风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从装饰上可以看出来是一位很有品位和文采的女生。林风暖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他靠着床头努力的爬了起来。
“你醒了?”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走进来对着床上虚弱的林风暖浅浅一笑,“我让别人给你煮点粥吧,医生说你一天没进食,所以身体才会那么虚弱。”
林风暖警惕的看着女子“你救了我?”
女子将手搭在林风暖的额头上,确认退烧后,语气温柔,“我昨天路过,看到你一个人晕倒在路边,就把你给带回来了。”
帝引蝶戀
林风暖打量了一下女子,女子穿着单调,但浑身上下都是名牌,看上去就知道是一个千金小姐。
“我叫白诺,刚从英国留学回来,你呢?”白诺看了林风暖一看,眼前之人小巧的鹅蛋脸,苍白的脸蛋却依然挡不住她的气质。
“我叫林风暖”。
当听清林风暖的名字的时候,白诺的眼里划过一丝光亮,白诺嘴角含笑的看着林风暖,他就是昨天意遥哥哥昨天嘴中一直念叨之人,果然长得国色天香。自己的运气要不要那么好,竟然亲自碰到他,还救了她。
“你昨日为何会出现在那?看你的样子似乎遭受不小的惊吓。”白诺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被白诺看的林风暖浑身瘆得慌,为什么要一直盯着自己看,自己脸上有没有花。
白诺一双灵动的眸子期待的看着自己,林风暖不知道该不该讲自己的遭遇据实相告,毕竟现在敌在暗自己在明,林风暖思索再三,“我被绑架了。”
白诺看着一脸坦荡的林风暖,昨天落寒醉酒后,从他的口中大约知道了一些关于林风暖的事,但是没有想到,跟现实中相差那么多,落寒以为林风暖是在利用自己,利用完后就离开了,其实他不知道林风暖是被人绑架了,白诺决定要帮助他们解决误会。
“林小姐,你放心在这休息吧,你之前受了不小的惊吓。这样吧,我对这儿的事情都不算熟,待会我一个哥哥会过来,他在银城挺有影响力的,到时候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帮你。”白诺一双眼睛快速转动着。
林风暖没有将白诺的话放在心上,如今连落寒都帮不上自己何况别人呢。
对了,落寒,自己出来的事一定被发现了吧,落寒应该现在很生气吧,林风暖不敢想象,落寒此刻会有多生气。
“林小姐,你先好好休息,我先去看一下你的粥弄好了没。”白诺看着若有所思地林风暖,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谢谢”,林风暖笑着点了点头。
落寒坐在办公室一言不发,自从林风暖走后,落寒又恢复了工作狂摸的模式,一天只有工作,整个办公室都笼罩着一种恐怖,压抑的气息,所有的人都叫苦连连,但都是敢怒不敢言。
證道天途
“秋,秋少,钟总的那个合同还要继续吗?下一步需不需要继续推动?”刘子轩战战兢兢的询问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要卷铺盖走人了。
落寒连眸子都没有抬一下,“跟”。
“不过所有的条件都不变,林氏地产必须归我们,否则马上停止跟进。”落寒的眸子里都是算计。
林风暖既然你想要利用我,那你就一定要知道,利用我的后果,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林氏地产就让他陪林氏一起去死吧。
刘子轩见落寒这么说,就离开着手去准备了,常年生活在商场,见惯了商场腥风血雨的他,此刻手心也被汗水侵湿了。
“丁”,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乱了落寒的思绪,落寒看着手机上那串陌生的号码,直接毫不客气地给挂了。
可打电话的并没有放弃,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落寒忍无可忍地拿起电话,刚想开口破骂,对面却传来一道甜甜的女声,“意遥哥哥,是我,小诺。”
落寒将自己的脾气生生地给压了下去,自己再怎么样也不可以对着一个小朋友发脾气,落寒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小诺,怎么了吗?”落寒尽量是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是那么疲惫。
“意遥哥哥,我这边发生了一个棘手的事,我哥今天不在这儿,可我对儿一点也不熟,所以只好来找你了,意遥哥哥,你一定要帮帮我。”白诺撒娇着说道。
“什么事”。
“你待会过来我着一趟,你就知道了,电话里说不清,对了我马上把地址发给你。就这样,说好了,你一定要来哈。”
白诺赶忙挂了电话,没有给落寒一个拒绝的机会,落寒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切,摇了摇头,拨过去一串号码,“下午把我的工作全推了,你们最近也辛苦了,下午放半天假。”
刘子轩激动的点了点头,自己的老板终于知道他们的不容易了,终于肯给他们假期了,他感觉自己的老板像极了一个吸血鬼。
下午放假的消息一传出,公司的人都激动坏了,连着上班的他们都怀疑自己要猝死了。
我即天意
落寒看起手边的两份文件,仔细看着,很快就处理完了。落寒看了一眼办公室,将文件收拾好,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往门口走去。
车子很快就是到了白诺的住处。其实白诺已经站在门口迎接落寒。
看着一脸笑意的白诺,秋易遥突然觉得这里面好像有炸在等着自己。
“你这是给我准备了鸿门宴吗?为什么感觉你那么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呢?”落寒嘴上毒舌的怼着白诺。
白诺丝毫没有介意,开心的挽着落寒的胳膊向屋内走去,边走边笑着说,“易遥哥哥,待会儿你要是看见这个人了,你可一定要好好感谢我,可都是我的功劳呢。”
“当然你也不用太过于激动,感谢地话就给我一点钱吧,毕竟我是很好用钱来收买的。”白诺精明的看着落寒。
“大姐我推了一下午的工作过来找你,是你说有急事要我帮忙的,现在倒是要我给钱。你知道我一下午可以赚多少钱吗?我都没有让你给我钱。”
“可是这件事我是在为了你们好啊!”白诺将小脸扬起,一脸委屈的看着落寒,是不是所有的做生意的人都像他们这样这么精明,会打算。
白诺气鼓鼓的扯着落寒往屋里走去,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温柔。
禦龍神訣
麒麟ceo的遊戲婚約
看着气急败坏的白诺,落寒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这是林风暖走了之后,落寒第一次开心的笑。但他很快便意识到什么,将嘴角的笑意收回,又换上了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块脸。
曾经有一个傻女人对着自己说过,其实自己笑起来挺好看的,但是那个傻女人,其实一点也不傻。
落寒想到这儿时脸沉了下来。
“易遥哥哥,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你还是刚刚的微笑脸吧,你这样沉下来,我怕你把屋里的人给吓跑了呢。”
“毕竟丑不是你的错,但是长得丑还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落寒突然又想掐死白诺的冲动,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她,还推掉了一下午的工作来找她,结果她竟然说自己丑。
就算将自己放在国际一线男星的行列里,自己的颜值也是可以跟他们站在一起的。
两个人吵吵闹闹着来到了林风暖的房间门口。
“说吧,你喊我来是干什么的,不会是为了来陪你斗嘴的吧?”落寒奇怪的看着白诺,自己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听他说到底要自己干什么,但是好像他提到了有个人需要去见。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值得自己推了一下午的工作去见一面,如果待会儿那个人不让自己满意的话,他一定会揍纪北一顿,毕竟白诺是用来宠的,所以只能将气出在他的哥哥身上。
“哎呀,易遥哥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趣啊?人家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你看你天天就知道工作,我刚刚看见一个可好看的女孩子了,他现在就在这个房间里,你快进去看一看吧,保证看到了她你就忘记工作了。”白诺调皮的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