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f9x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圍棋傳奇笔趣-第673章 新記錄熱推-ctz5g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襄屏小友,我看你怎的有点闷闷不乐的样子?”
“唉~~定庵兄,你说我的算路是不是真的很差,比不上你也就算了,可为何连那古大力都不如,以我这臭棋,这以后如何去斗狗。”
金牌寵妃
“呵呵,襄屏小友我与你说,其实你在下棋之时,你下出来的很多高招,我也经常算不到的。”
“哦?”
“你勿要忘了,我们依然还是人类,既然是人类,那就一定还有情感,绝不可能永远像机器那样冷冰冰,咱们下棋讲究个投入度,襄屏小友我且问你,你在你自己比赛时,和观看我和其他人对弈,你的投入度能一样吗?”
百世元 二蛇
“这个……”
老施顿了顿继续说道:“再说了,围棋之道如此复杂,算路绝非围棋之全部,这就好比…..就好比,我观你们现代之足球赛,有时候经常统计球员在一场比赛中的跑动距离,可跑动最多的那个球员,未必就是当今世上最好的那个球员吧。”
“这……哈!定庵兄,虽然我明知你是在安慰我,可我怎么就这么受用呢。”
老施微微一笑:“无他,因为我陈述的是事实,这你当然听得进去,好了襄屏小友,明日已是最后一局,此局事干重大,咱们还是来好好商量一下,明日之局该如何下吧。”
“好的好的……”
按下两人如何备战不提,单说李襄屏2比0以后,这让整个职业棋坛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态等待着最后一场比赛——-
这场比赛是让先!是让最近一年多以来,战绩仅次于他的古大力的先!
虽然在比赛之前,大家普遍认为这次肯定是古大力的下风棋,然而真正走到这一步,古大力真的被李襄屏降到让先了,这还是让很多职业棋手大受刺激。
说是兔死狐悲也好,说是唇亡齿寒也好,这两个形容可能不是太贴切,但大致就这意思,总之在第三局来临以前,职业棋届开始有倾向性了,大多数职业棋手都希望古大力能够获胜,好像他赢下比赛,就是帮大家守住让先这一关。
可是普通棋迷的反应却截然相反。
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因此对于大多数吃瓜群众来说,自然是看热闹不怕事大,总是希望比方越悬殊越好。
9月10号,本次李襄屏VS古大力的三番升降特别棋战,就是在这样一种氛围中展开。
而在比赛之前,李襄屏并没有去关注这些外界反应,反正在他看来,现在既然走到了这一步,最后一局无论如何都要全力争胜——-毕竟只有拿下这一局,他认为这次的比赛才有意义。
只是让李襄屏自己都没想到,可能是双方的重视程度不同,也可能是双剑合璧的威力确实巨大,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对手古大力的心态产生一点微妙的变化,他似乎并没有发挥出最佳水平,导致这盘棋的进展异常顺利。
上午两个小时,双方下了不到60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局势就开始朝白棋一方倾斜——假如今天是分先,李襄屏认为对手现在就已经没有机会,古大力肯定挡不住自己和老施的双剑合璧,只是由于是定先,这个时候还不好说。
到下午两点多一点,等比赛过了80手——李襄屏认为如果按照第二局的比赛规则,古大力大概率需要起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古大力似乎突然猛醒,他虽然还是挡不住双剑合璧,棋的整体质量却比之前好得多,始终保持着仅残存一点点的微弱优势。
風滅乾坤 成風飄逸
到了下午三点一刻,这时比赛进行到110手左右,李襄屏认真审视棋局,仔细判断一便形势之后,他对自己外挂说道:
“定庵兄,要不此手就不按你的方案来,按我意思下在某处某处吧。”
“哦,你推荐此招极其凶险,你真的已经算清?”
“当然没有算清,”李襄屏笑道:
“不过我刚才判断过,你之方案易将局面简化,而我们的实空却是还不够,若是这般下,最后大概率是平空,极有可能出现一盘和棋。”
李襄屏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我建议按我的方案来,这既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算给对手一个机会,定庵兄意下如何?”
“呵呵,那行,听你的。”
下午5点10分,这时比赛已经过了220手,并且双方都已经进入读秒,在这个时候,李襄屏进行了本局最后一次形势判断。
确认自己判断无误后,李襄屏微微抬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看向对手古大力——
目前白棋盘面领先一目,假如不出现其他意外的话,不,李襄屏认为这时候已经不可能有意外,这盘棋将是己方以一目的优势获胜。
事实上结果并不出乎李襄屏所料,下午5点40,执黑的古大力坚持收完最后一个官子,然而结果却是已经没法改变,他再次以最小的差距输掉比赛。
“大力兄,对不起了……”
李襄屏当然不会知道,就在他在心里默默给古大力道歉的前半个小时,在隔壁的观战室,王院长和张文东九段正在和本次比赛组织者老叶聊天。
“叶总,你这个比赛不会只办一届吧?”
“当然当然,”老叶笑着对两位说道:“王院长,长主任,这次比赛的影响力大家也都可到了,只要我还坐在这个位置,这个比赛我当然还想办下去,只是明年请谁好呢,嗯,让我想想……”
錦繡田園:將軍夫人你別跑 相思紅豆
劍道通神 六道沈淪
张文东九段却是没让叶总多想,这时他笑着开口道:
“叶总啊,那你有没有想过到了明年时候,扩大一下比赛的规模?”
“啊!扩大规模……”
“就是多邀请几个人呀,”这回却是王院长说话了,他和张文东一唱一和道:
“比如说韩国大小李,日本张栩依田什么的,甚至古大力今年输了,他明年还可以再来嘛,你多邀请几个,让这些人都来和李襄屏下升降棋,叶总意下如何?”
“嘶~~~!”
老叶倒吸一口凉气:“愿意当然愿意,能把这些人都邀请到当然是再好不过,可这些人愿意来吗?”
“不愿意就做工作嘛,”这回又轮到张文东接茬了:
“在邀请棋手方面,棋院可以帮忙做工作,我相信有了今年的比赛打底,明年肯定是有人愿意来的,我甚至觉得,假如李襄屏一直这样强势,这个参赛资格没准还会很抢手,世界顶尖高手都会以能参加这个比赛为荣。”
能组织这样的比赛,那老叶当然也是个棋迷,因此听过张九段的话之后,他当时就两眼放光:“就好比吴清源先生当年的十番擂争,不是一流高手根本就没资格出现在那个舞台,棋院…..棋院是有意把我们这个活动,也打造成类似的舞台是吧?”
王院长含笑点头,张主任也含笑点头,最后由王院长开口道:
“我们是这个意思,现在就看叶总有没有这个意愿了。”
“哈哈有,太有了!只不过想办成这样一个比赛,那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
王院长摆摆手,打断他继续说下去:
“具体工作当然少不了,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询问叶总的意思,只要你有这个意愿,具体工作一件一件推进就是,包括邀请人,包括扩大规模之后具体的比赛规则,对了,还包括比赛的奖金和对局费用等等,我们都可以一项一项来商量,好了,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比赛应该快结束,我们去准备晚上的闭幕式吧,至于扩大规模的事,叶总晚上先吹风也可以,要是想低调点,等咱们先拿出个具体章程,事情比较靠谱之后再说也行,一切都随叶总的意思。”
“哈哈先吹风,这个必须先吹风,不过我尽量说得含糊点,就当先刺探一下外界的反应吧。”
“呵呵,这样倒是一个比较保险的方法,好了叶总,咱们今天先到这,什么时候来棋院做客,咱们大伙一起再合计合计。”
“好的好的王院请,张主任请…..”
本次和古大力的特别棋战就这样结束了,只可惜在当天晚上的闭幕式,也许是老叶的“吹风”太过含糊,并没有引起李襄屏本人的注意。
他没留意也情有可原,因为现在已经是9月中旬,是围棋比赛的旺季,结束了这趟湘省之行后,还有大把的比赛在等着他:
一个星期之后,“丰田杯”八强战,等到了9月下旬,“三星杯”本赛第一轮和第二轮,再等到9月月末和10月初,又是“LG杯”的第一轮和第二轮。
而除了国际比赛之外,今年的围甲也进入最后关头,考虑到队伍目前排名第二,自己前面还缺席了那么多轮,这样到了这冲冠的最后关头,李襄屏当然不好意思再缺席了,怎么也得对得起人老蔡付给自己的高额对局费用。
于是回到京城之后,李襄屏开始忙碌,他仿佛又回到前年夺取“金满贯”的那个状态,开始在中日韩三国连轴转。
时间很快来到了2006年的10月,20多天的时间,李襄屏下了9盘棋,其中世界大赛5局围甲4局,他在所有比赛中所向披靡保持全胜。
而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赫然发现,李襄屏今年居然还没输过棋。
他在去年被古大力2比0零封之后,已经大半年的时间竟然一局未失。
这当然又时一个新的记录,于是进入10月份后,“谁将是下一个击败李襄屏的选手”,俨然成为围棋界新的热门话题。
不过在这个时候,李襄屏自己倒不关心这个,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他家里的那个“银河湾”马上就要开盘了,于是在十一黄金周,乘着有几天闲暇时间,李襄屏决定关心关心李大土豪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