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rq6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討論-第4884章 傳承之血的出口在哪裏?熱推-bq3se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小姑奶奶一生行事,何须向任何人解释?哪怕是苏锐,现在也已经被整的一脸懵逼了。
这个电话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翻雲覆月 紅塵紫陌
“怎么了?谁打的电话啊?”军师问道。
“一个叫罗莎琳德的女人。”苏锐说道:“她在亚特兰蒂斯家族里面的辈分挺高的,歌思琳还得喊她一声小姑奶奶,而且现在掌管着黄金监狱……”
卿本紅妝陛下請入賬
然而,苏锐的话还没说完呢,就已经被军师给打断了。
“不用介绍地这么详细。”军师轻笑着,接下来一句话差点没把苏锐给捅死,她说道:“我猜,你的传承之血,就是从这罗莎琳德的身上所获得的吧?”
苏锐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不过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也没有必要否认:“确实如此,那个时候也比较突然,不过这妹子的性格确实挺好的,你要是见到了她,说不定会觉得对脾气。”
“对脾气?然后呢?”军师流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然后成为相亲相爱的好姐妹吗?”
相亲相爱好姐妹,后宫一片大和谐。
“咳咳咳……”苏锐又咳嗽了起来。
“不揶揄你了,罗莎琳德在电话里还说什么了吗?”军师轻笑着问道。
苏锐满头雾水地回答道:“她就问我身边有没有女人,我说有,她就挂了。”
“吃醋了?”军师又问道,她忽然有种吃瓜群众的感觉了。
巔峰神跡 王小凡
“也不像啊,听起来像是长出了一口气的样子。”苏锐摇了摇头:“女人,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弄明白的生物了。”
“你现在感觉身体状态怎么样?”军师倒是隐隐地抓住了一些苗头,但是她并不确定,而且这种猜想还没有办法在苏锐的面前说出来。
只是,她的俏脸,却悄然红了几分。
絕品元帝
“感觉好多了,之前,那一股从罗莎琳德体内获得的力量,就像是要冲破牢笼一样,在我的体内乱窜,好像在寻找一个宣泄口……咦……”说到这儿,苏锐仔细感知了一下身体,露出了意外的神情。
“怎么了?”军师问道。
神月頌 月鶯
“我感觉那一团力量的体积,好像小了一点点。”苏锐说道。
校花的極品保鏢
也只有他自身才会对这种无形的东西形成清楚的感知。
腐女的男色後宮 櫻小妖
“也就是说,这一团能量,在围绕着你的身体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它逸散了一些?”军师又问道。
妃你不可之璃王妃 枯藤新枝
“没错。”苏锐点了点头:“我感觉自己可能比之前要强一点,但是强的有限。”
他隐约觉得自己的体内力量又强悍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传承之血的作用。
但是,苏锐知道,这并不是错觉。
至于他的实力到底增幅了多少……还得找个强悍的对手打上一场才行。
“说不定……你这状态,如果再多发作几次的话,可能就可以把那传承之血的力量完全的收归为己所用了。”军师说道。
“不不不,那我宁愿不要再通过这种方式来变强。”苏锐说道。
以这家伙那坚毅的性格,此刻也流露出了一些心有余悸之感。
之前在温泉里所遭受的痛苦实在是太猛烈了,那是从精神到身体的双重折磨,那种疼痛感,到让苏锐压根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这货觉得身体状态好了许多,正准备起来。
然而,当他准备掀开被子的时候,军师连忙转过脸去:“你先别……”
话没说完,苏锐都已经把被子彻底掀开了。
“哎,我的衣服呢?”下一秒,这个后知后觉的家伙便立刻又把被子给盖上了,甚至整个人都蜷缩起来,一副小受模样。
军师红着脸走出去,然后把衣服抱进来,扔了苏锐一脸。
“穿上吧,臭流氓。”军师说着,又离开了。
只是,这一次,她离开的脚步有点快,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之前苏锐刺破苍穹之时的状态。
苏锐倒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军师的异样,他靠着床头,若有所思:“这一股力量,好像要找一个宣泄口,那么……这个口子,究竟会在什么地方呢?”
苏锐自己并不知道答案,也许,得等下一次发作的时候才能明白了。
到了晚上,军师简单的熬了一小锅粥,两人坐在湖边,小口地吸溜着。
“真的不用找艾肯斯博士吗?”军师对苏锐的身体状态有点不太放心。
苏锐摇了摇头,说道:“真的不用找他来帮忙,亚特兰蒂斯这所谓的黄金天赋究竟是个什么德性,估计没有人能说的清,艾肯斯博士之前的研究方向一直都太正统了,对这方面应该也不太了解。”
苏锐知道,艾肯斯博士是专门研究生命科学领域的,而在他体内所发生的事情,恰恰是“科学”这两个字无法解释的。
亚特兰蒂斯到底是个什么种族,竟然能受到上天这么多的眷顾?
不死帝尊
想了想,苏锐摇了摇头,然后说道:“难得来这里一趟,说好了多陪你几天的。”
军师听了这话,眼波顿时温柔了起来。
不过,她也只是
抿了抿嘴,并没有说太多。
有些情意,其实两个人都明白,只是,他们都太传统了,也太被动了,太不习惯于去主动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了。
收拾完碗筷,这一男一女便躺在湖边的石头上看星星。
很静谧的夜,很难得的相处时光。
“我也老大不小的了。”军师忽然开口。
“然后呢?”
苏锐看着天上的灿烂银河,压根没多想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该嫁人了。”军师说道。
苏锐听了这句话后,一反常态地没有调笑,而是沉默了一下。
“怎么,不说话了吗?”军师轻笑着问道。
助咒為虐 綠豆刨冰
“很简单,因为……”苏锐半开玩笑地说道:“我仔细地想了想,除了我之外,好像没有人能够配得上你。”
闻言,在苏锐所看不到的角度,军师轻轻一叹,随后又笑靥如花。
…………
“喂,你睡床,我睡客厅。”军师对苏锐说道。
在小木屋的客厅里,还有一张简易的折叠行军床,军师已经将之打开了,此时正在弯腰铺着被子,美好的弧度和顺滑的曲线已经尽显无余。
她已经换上了睡衣——虽然这睡衣的款式非常简单,并且极为严实,可还是把军师的美感给体现的一清二楚,最关键的是,当她的头发柔顺地披散下来之时,那种平日里极少会在她身上所出现的居家感觉,以及和平时的凌厉杀伐完全呈现反方向的女性柔美,让人很是心驰神往。
“这个……还是不用了吧,哪有让妹子睡折叠床的道理,还是我睡客厅吧……”苏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看着军师,说道:“或者说,咱们一起睡大床,也行。”
然而,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锐莫名地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有些发干。
也不知道说的到底是不是心里话。
毕竟,单单从“女人”这个维度上面来讲,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抑或是此时所体现出来的女人味儿,军师确实还是让人无法拒绝的那种。
而这野外的小木屋里,只有一男一女,这种氛围之下,总是会让人产生心猿意马的旖旎之感。
苏锐的话音尚未完全落下,一个带着淡淡香气的枕头就已经砸了过来。
“呸,想得美。”
军师说着,已经躺在了折叠床上了。
不知道怎么的,虽然拒绝了苏锐,可是,一旦躺下了之后,军师的心脏似乎跳动地就有点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