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wgb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350. 餘波(二)推薦-53ml7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哈。”
一声只听声音便能够听得出极为欢愉的笑声,于此间响起。
白衣少女的脸上,满是浓郁到只看起来就足以让人迷醉的甜蜜笑容。
“怎么了?笑得如此开心?”
一名姿容艳丽,气质优胜旁边白衣少女的年轻女子开口问道。
她身上一袭大红衣裙在劲风吹拂中显得猎猎作响。
更添数分英姿。
“张师叔。”白衣少女闻言,回望身旁的女子,然后笑道,“老二终于回来了。”
“老二?”红衣女子先是一愣,继而开口问道,“可是阿馨?”
“是。”白衣少女点头。
然后红衣女子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满是喜悦的笑容。
此女子并非他人,正是如今红尘楼的大楼主。
艳红尘。
凰涅天下 君朝西
而她身旁的白衣少女,自然便是在玄界拥有赫赫凶名的广寒剑仙,唐诗韵。
不过此时艳红尘所用之名,却并非她如今已在玄界闯出偌大名声的红尘楼大楼主之名,而是启用了昔年的旧名。
张无疆。
于她而言,什么红尘楼大楼主,什么魍魉四共主之一,等等诸如此类的虚名身份,都比不上“黄梓的师弟”这个身份重要。她可是花费了无数年的苦功,以大毅力死磨硬泡,如今才终于得以入住太一谷,秉着“黄梓没有赶人就是不拒绝,不拒绝就是默许,默许就是默认,默认就是承认”的强大逻辑,艳红尘化名的张无疆如今便以“太一谷掌门黄梓的师弟”自居。
当然,无论是苏安然还是唐诗韵,又或者是太一谷里其他的二代弟子,自然也不会去排斥艳红尘。
毕竟拿人手短嘛。
这位张师叔送给众人的可是一份切切实实的大礼,比起黄梓那自然是更受欢迎了。
不过,艳红尘能够忍辱负重那么多年,其心性不必多话,所思所虑自然也是不用怀疑。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启用“张无疆”这个名字的原因。
武道巔峰
因为在她看来,当今之世还记得这个名字的人,绝不会超过三人。
而除了她自己从未忘记外,另外还记得这名字的两人,便在太一谷里。
毕竟当年天宫体量庞大,因而门下弟子自然也是众多,甚至几乎可以说是到了繁杂的程度。
以药神、黄梓、张无疆一脉作例。
其师乃是天宫宫主,她接任掌门之位乃是因其师尊战死,而天宫规矩则是掌门未留遗言而死,在选出新掌门前,由天宫长老代掌天宫事务。之后掌门之位于下一代弟子里择优接任,而竞争掌门之位的其他同辈杰出弟子晋升长老,上一代长老晋升太上长老。而凡太上长老者,不得复出接任天宫宫主掌门之位。

意思就是,作为当时天宫最优秀的人才,所以黄梓等人这一脉的师尊便成为了天宫宫主,其他竞争宫主的杰出候选人则全部晋升为长老。而原先之前有代理天宫诸多事务的长老,则全部卸下职位权力,晋升为太上长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只要不去染指天宫事务即可。
而当时,新任天宫宫主的黄梓这一脉的师尊,其祖师并未仙逝,依旧还活跃在玄界,所以当时天宫宫主还有一大堆的师叔伯。之后这些闲着无聊的师叔伯又开始广收门徒,干起了美其名曰“为天宫培养优秀的下一代”的事情,于是黄梓等人不仅是多了一大堆师叔伯辈份的天宫弟子,那师侄辈乃至师侄孙辈、师玄侄孙辈的天宫弟子都有一大堆。
所以那会的天宫,热闹归热闹,看起来也是声势浩大,但基本上不穿师门配套的绣纹服饰,根本就认不出彼此间的辈分。
艳红尘作为当时天宫宫主的闭门弟子,自身又不喜外出,常年闭门自居,所以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而就连天宫都是如此,如今玄界又哪还会有人记得“张无疆”这么一个名字?
更何况,彼时之张无疆乃是男儿身,此时之张无疆却是女儿身。
不过为了保守起见,艳红尘还是对自己的相貌进行了些微的调整。
超級科技大腦 古曉柯
具体参考对象,包括但不限于唐诗韵、王元姬、叶瑾萱、宋娜娜等。
反正身为鬼修的她,想要改变相貌又不似人族、妖族那般麻烦,还要扭曲自身的五官骨骼方才能真正的变幻相貌。
所以此时艳红尘,看起来说她是唐诗韵的姐姐,也不会有人怀疑。
不过她如今看起来,的确是要比唐诗韵更成熟几分,气质也更典雅、大气一些。
“她被困于幽冥古战场两百年,一直不得而出。”唐诗韵又笑着说道,“此番小师弟意外闯入其中,降服了诞生于幽冥古战场绝阴之地里的阳物,一头幽冥鬼虎,彻底破坏了幽冥古战场的阴阳平衡,将封印其中的天魔之主给惊醒,所以才被老二抓住机会破绽,一举击杀,从而彻底破了幽冥古战场的封锁。”
“安然?”艳红尘先是愣了一下,旋即才笑道:“果然,万事楼就没有叫错的别称。……你这个小师弟,这辈子怕是有很多地方都不能去了。”
玄界先后经历了两个纪元的破灭后,如今陆块只剩五大州,虽说对许多人而言,一州之地便有可能要穷极一生方能走完。可是相比起广袤无边的第一纪元时期,眼下的玄界依旧是小了许多,更何况许多宗门还会把自家暗藏在某个秘境之中,效仿那第二纪元的隐世宗门。
而以苏安然如今的“天灾”之名,只怕这些宗门是绝不可能让苏安然进入的。
“老二说,她不是没有打过那只幽冥鬼虎的主意,只不过那幽冥鬼虎的魂啸非常克制她,虽说不至于一啸就把她震死,但也足以使得她完全无法近身,所以她根本拿那只幽冥鬼虎没有办法。”唐诗韵又笑,“所以她完全不明白,小师弟到底是如何降服这只幽冥鬼虎的,以至于这只畜生现在对小师弟是言听计从,到现在还乖乖的跟在他身边。”
“安然这是打算把幽冥鬼虎带回谷里驯养?”
“我看小师弟把幽冥鬼虎带回谷里养着那是肯定的,但驯的话应该不会。”唐诗韵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毕竟他实在太懒了,所以这只家伙多半也被养废了。”
艳红成突然想起之前太一谷里还养着的一只灵兽,也不由得失笑一声。
正常人若是得到一只能够化形的灵兽,那肯定是直接当成宝贝捧着,倒不是说苛刻对待,但起码为了培养默契肯定是会同吃同睡,乃至一起修炼等等。
更何况,那不止是一只异性灵兽,而且还是以美色出名的玉狐。
可苏安然倒好。
丢太一谷不闻不问,真就当成一只宠物养着。
如此结果,自然是把青玉给养废了。
想到这一点,艳红尘再度摇了摇头:“太一谷,可能真的会变成太一谷动物园呢。……倒也算是了却了师兄的一个念想。”
修神至尊
“动物园?”
唐诗韵面露不解。
“哦,这是师兄早年间提及的一个概念,具体我不是很清楚,但大概意思是……圈养大量的灵兽、妖兽、凶兽等,以供后人观赏的地方,就叫动物园。”
“那按照师父的意思来解读,兽神宗岂不就是动物园了?”
唐诗韵又道。
“那倒不是。”艳红尘摇了摇头,“师兄说过,动物园最重要的一点,是‘以供观赏’。兽神宗别说是灵兽了,就算其门下弟子降服的妖兽、凶兽,都不可能放出来让人观赏。……而且,灵兽本就通灵,你若是让它成为让其他修士观赏取乐的生物,岂不是在羞辱对方吗?”
唐诗韵想了想自己的六师妹魏莹,然后才点了点头:“倒也是。”
灵兽通灵,御兽师之所以都想要御使灵兽,便是因为通灵可让他们省却许多力气,只需要培养彼此之间的默契,就能让灵兽拥有极强的战斗能力,成为御兽师的左臂右膀。
所以御兽师侥幸获得灵兽,都是想方设法的讨好对方,让对方不对自己产生戒心,方能培养彼此之间的默契,形成一种类似于伴生的关系,于大道之上彼此精进。
“我观近几日来,此地有大量灵气汇聚,隐有喷薄爆发的浩大气象,剑宗秘境可能在最近几天便有开启了。”
艳红尘再度开口,却是将话题转移开来,不再继续谈及关于灵兽、动物园一事。
听到剑宗秘境之事,唐诗韵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
于是便又开口问道:“张师叔,你对剑宗秘境熟悉吗?”
“我并不熟悉。”艳红尘摇了摇头,然后才说道,“倒是师兄算得上熟悉,毕竟他曾拜入剑宗修炼剑术多年。”
想了想,艳红尘才继续说道:“在我们那个年代,其实随着灵山分裂,通臂大圣背弃妖盟转投我们人族,我们和妖族之间已经不再是见面就分生死,彼此之间的关系已有所缓和。反倒是人族自身内部,因为资源的争夺,彼此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张。不过不管是剑宗还是我们天宫,作为当时最为强盛的两大宗门,我们倒是并不需要为此紧张,甚至私下往来密切,因此师兄才能够得以拜入剑宗。”
“那个时候,还没有什么门户之说,至少……我们天宫和剑宗是没有的,所以就算师兄是天宫弟子,也能够进入剑宗的剑仙阁翻阅无上剑典,修炼无上剑法。”
听到艳红尘的话,唐诗韵的双眸果然开始放出精光。
“师父从剑宗学了很多剑法?”
语气里,更是有了好几分兴奋之色。
“没有。”艳红尘摇了摇头,“师兄说自己拜师剑宗多年,也只学会了一门剑法而已。……不过以我对师兄的了解,他所谓的学会,肯定不是当今玄界所说的‘掌握’,必然是‘臻至圆满’的。”
唐诗韵眼里的兴奋之色,并没有随着艳红尘的否认而消散,反而是变得更加明亮。
这让她整个人,都多了一种明艳的感觉。
当今玄界,对于一门功法的修炼程度,大致上还是按照熟练度的高低不同,划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圆满。
鬧婚之寵妻如命 辰慕兒
其中绝大多数修士,若非是专心致志的苦修,又或者是修为达到一定高度层次,开始回过头梳理自身所学所得时,通常都不会去追求所谓的“大圆满”之境。
但这种说法,也只是玄界的常规划分方式而已。
部分宗门,会在小成与大成这两者间,插入一个纯青的说法。
小成,是为功法有成。
大成,是为神功已成。
纯青,则为炉火纯青之意,用于形容“功法熟练完美,但未至大成”的意思。
不过这是玄界的划分方式,并非太一谷的划分方式。
黄梓对于功法的“熟练度”之说,有七种境界划分。
入门、登堂、小成、入微、纯青、大成、圆满。
重生八零:長嫂嫁進門
像唐诗韵如今最为习惯施展的“王之财宝”,在黄梓的评价中也不过只是纯青而已,甚至连大成都算不上。
而且,在剑气方面,黄梓其实也是做过点评的。
而当初有幸听到此评价的,唯有唐诗韵。
……
“若论及剑气操纵之玄妙,苏安然远不及你,此方面你可担得起大成之说,距离圆满也仅半步之遥。但若论及剑气之磅礴大气浩瀚,你远不及你师弟苏安然。”
“你以霸气入剑,却只在精妙之处下功夫,所以你的剑气处处透露出一种锱铢必较的小家子,纵然看似磅礴大气,但却远不如你小师弟的剑气心胸。因此在这方面,你只能说是登堂而已。”
“而你小师弟,固然有其本身所修秘法之缘故,但剑气于他而言却只不过是一种手段。所以在他看里,只要能伤敌杀敌,便是好手段。……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从不惜真气于剑气作用上,在这方面,你小师弟已尽得剑气之磅礴大气浩瀚的真理,可称圆满。”
……
她是见过苏安然的剑气轰炸。
虽不是核弹级别,但手榴弹级别自然是领会过。
这也是她为什么后来没有干涉苏安然专精于剑气修炼的原因,因为她在这方面,觉得自己已经没资格指点苏安然了。反倒是叶瑾萱,始终认为剑气登不上大雅之堂,觉得剑术之于剑修才是根本。
这是理念之争,唐诗韵不会插嘴,但她不支持的态度,便已说明一切。
所以此时,听闻艳红尘所言的“圆满”之说,自然是感到兴奋了。
“真想见见师父的开天呢。”
艳红尘又笑。
只要提及这一剑式,她总是会感到莫名的温馨。
“这一剑式,你师父轻易不会出。若是让他出了这一剑……呵,玄界又得变天咯。”
“现在,我是真的非常期待,剑宗秘境开启之日了。”
“唉,只怕到时候,又得一片混乱了。”艳红尘倒没有那么兴高采烈,她很清楚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那就是护得唐诗韵的周全,免得被一些心怀鬼祟之人给偷袭了,“也不知道瑾萱是否赶得及。”
“老四?”唐诗韵愣了一下,“她出关了?”
“嗯。”艳红尘点了点头,“昨日已正式出关,恰好南州之事已解决,所以她正往这里赶来。……若是来得及话,以你们师妹二人之剑术,这次剑宗秘境之行只要不是一些老怪出手,寻常道基境就算敌不过也能从容退去的。”
“好!”唐诗韵大笑着点了点头,“如此甚好啊。……我也很久没跟老四一起联手了,看来此行不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