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udz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玉虛天尊笔趣-第五百六十八章太乙散數鑒賞-h2o3p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看来,你指望不上玉清的人来救你。”
青玄转身离去,天皇和任鸿都看在眼中。
“所以说,这些仙人最靠不住。乖儿子,回头老老实实当你的人皇天帝,不好吗?”
对啊,对啊!
后面大风、雨师等人频频点头。
大人您就应该执掌人王道统,开辟真正的人道神庭。
任鸿心态平和,全不气恼青玄的见死不救。
他来干嘛?他来救人,无非多一个俘虏。
毕竟……
任鸿看着天皇,如今天皇展现的神通,应该是真正的大罗级数吧?
又走了一会儿,他们碰到独自逃亡的妙玉仙姑。
在仙姑身后有两条神龙守卫展开追杀。
昊英氏:“那两条龙应该是某座神殿的盘柱龙?想不到区区两条蟠龙竟然能逼得一尊大罗仙家如此狼狈。”
“哼——那也要他们能发挥大罗神通才行。”天皇不屑道:“他们这些转世身,再来几个都不怕。”
目前在泰皇墓中,唯有天皇才能施展真正的大罗神通。
“去,把她抓过来。”天皇屈指一弹,斩仙剑光劈碎两条神龙。然后昊英氏过去将妙玉仙姑俘虏。
仙姑面色煞白,看到任鸿后目光微微一顿。以她的聪慧,立刻明白任鸿的处境,遂老老实实当俘虏,走到任鸿身边。
“师姐,你们来了多少人?”
“全来了。九洲八荒的道君全都进入此地。只是我们万万没想到,泰皇墓竟然这般凶险。”
别说她这转世身,便是全盛期进来,恐怕都过不了五围以上的机关。
想了下,她忍不住对天皇道:“陛下,固然你神通无量。但泰皇墓第九围针对诸位教主,即便是你的真身从宇宙眼回归,都未必应对。不若速速离去,返还女娲界。”
“你们暴力闯门,哪知我们伏羲一族的手段?”昊英氏讥讽道:“要是九围进不去,女娲娘娘修缮泰皇墓,岂非也无法进来?只要关闭前一围的八座神宫,就能破解一围神禁。进第九围,只需解开第八围的八座神宫即可。”
“如果要彻底镇压泰皇墓,无须全部镇压七十二宫,只要抹掉半数以上的神宫核心机关足以。”
当然,这么做需要天皇舍弃一部分万神大道,将当年吞噬的大道吐出来。
妙玉深深看了昊英氏一眼,没有点破他的小心思。
削弱天皇,故意让他进入三皇殿吗?
妙玉没有多言,和任鸿一起跟随天皇行走。
愛到殊途都同歸
路上,任鸿看到昊英氏随着陷阱机关拆出,不断增强自身法力。他忍不住问妙玉:“师姐,我觉得女娲界的道君和你们这些大罗境界,似乎有不少相似之处?”
“女娲界本就是娘娘仿照大宇宙所造。道君境界就是大宇宙的大罗,真人境界就是天仙。”妙玉:“你目前处于真人巅峰,但还可以精进。”
她传给任鸿一篇《玉清太乙注疏》。这部道书讲述了一个在天仙和大罗之间的奇妙境界——太乙散数。
任鸿依着这部道书,施展天衍算经,推演出大宇宙的修行体系。
大宇宙的太昊帝纪,风氏一族成年即为天仙级战力。下一步修炼就是不断磨砺自身,度过九重天界,成就九天玄仙。然后参悟太乙妙境,领悟大罗真谛。
妙玉讲述道境,全然不避讳天皇。
重生之仙魔大陸 殘夢回味
“真人的元神外相九品,其实就是天仙九品的修行改良。师弟,你在女娲界修成真人巅峰,就是天仙极数,进一步即为大罗。”
“但大罗境界玄之又玄。很多人终其一生不得门径。所以三位老师在大罗之下,九天之上又辟出一个太乙散数。许多天仙完成九品极境后,就跨入太乙散数,成就不老神仙之体。只是……”
冷王毒寵醫妃
“只是太乙境界过不了劫数,没有大罗天尊那等万劫不磨。”天皇扭头,冷冷道:“乖儿子,太乙术你可以瞧一瞧。以你的悟性,足以在泰皇墓内有所领悟。”
許願花 李義平
任鸿实力提升,不久之后才能去帝棺帮他寻找天道权限。
他一边走路,一边研究太乙注疏。他脑后浮现元神道域,那座天皇帝君境凝聚为一枚道轮,缓缓在脑后转动。
泰皇墓的元气化作一条条巨龙冲入任鸿体内。随着每一步行走,他的法力向上攀升一个大阶段。
不仅是他,妙玉、风天越以及昊英氏都在飞快吸收泰皇墓的元气,努力增强自己的修为。
最先突破的是风天越。他的天尸处于天仙层次,来到泰皇墓后发生质的变化,跨过九重雷劫,最先进入太乙散数。
“这小子不愧是女娲界的气运之子。”妙玉暗暗惊讶:这几位阁主一个个神通盖世,怕是在泰皇墓内都能有所精进。
……
青玄大道君离开后,碰见独自进来的金虹氏。
五岳派修士在泰皇墓内早已折损殆尽,只剩下金虹氏一人摸索机关独自前进。
两人汇合后结盟,青玄大道君遂将太乙之术传授,助他在泰皇墓重新修行。
同样,金虹氏跨入太乙境界。
睁开眼,他对青玄大道君说:“道兄,我感知夙沙氏的位置,咱们过去找他。他跟金鳌岛的人在一起。”
夙沙氏分魂跟着碧游宫和海龙族的人进来。偷偷听到金灵圣母和诸位门人讲述太乙奥妙。
最強棄少之拳路通天 一時激動
很快,他在农皇身边的本尊迈入太乙境界,展现天皇阁主们的可怕天赋。
姬辰请宿钧解封各路道君,也将太乙秘法传给宿钧。让宿钧在真人境进一步扩宽视野,跨入太乙散数。
至于六代和七代。
他俩也别有机缘,参悟太乙之谜。
六代得女娲指点,从娲皇八宫行走,一路安然无恙。在五围外的一处补天宫内,他得到一块记录泰一帝修炼心得的石碑。
“这是泰一帝在神道划定的某个境界。九重天神之上,大罗尊神之下。”
六代体悟这个境界,这个境界的神灵寿岁与天地同在,神光照耀过去未来,被称作泰一极境。
“泰一,太乙。这个境界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太乙妙境吧?”
七代独自逃去后碰见魔教一群人。此刻魔教高人们受陷阱重创,一个个奄奄一息。七代二话不说,施展生死玄术吞噬这些魔君们的精气,从而进一步完善自己的不死道身。
虽然七代不了解什么是“太乙散数”。但他惊才绝艳,当年凭借自己的顿悟就能创造一门模拟大罗气象的神通秘术。凭借魔君们的精气,也让自己跨入太乙层次。
一道道密咒化作魔头虚影围绕在七代身边,共计八百四十道魔影。
八代破尽自己的生死玄术,七代回去之后痛定思痛,又在八百玄术之外创造四十秘法,合成八百四十死魔咒。
“如此一来,即便是碰到八代,我也有把握了。”
……
各路人马适应泰皇墓的凶险后,一一开始自救手段。
宿钧跨入太乙散数,救出一大批道君高手。而天吴更是以大罗真身站在宿钧身边,为他保驾护航。
“兄弟,谢了!放心,有我在,保你进入九围之前畅通无阻。当年我和几位古神打造泰皇墓时,专门留下一条密道。我带你们去第九围。”
“哼!娘娘眼皮底下也敢搞鬼,难怪被惩罚这些年。”青喉道君被救下来后,冷笑不止:“若换成我,直接把你打入量劫尽头,让你不得超生。”
“喂——你别忘了,刚才可是我救得你!”天吴一只脑袋大怒:“要不是我出手,你现在还在紫金柱上头挂着呢!”
“切!没有你,我照样能获救。”青喉嘟囔一句,没有继续说下去。
重生催眠師 彼岸蝶
一众道君脱困后,跟着天吴穿行密道,来到辰门第八天宫。
这座天宫缠绕紫气,吞吐北斗星光。
“这是紫微宫。”天吴:“当年我和凤皇等人来到这里,在这里受到某位大神的诅咒,然后被泰皇墓囚禁。”
闻言,诸位道君默默看向疯疯癫癫的凤皇。
凤皇一并被救出来,但每当他看到宿钧的脸,都会吓得跪下来磕头。
“别看他了。”天吴幽幽道:“太羲死后进入泰皇墓,平日闲来无事就喜欢折磨老凤凰。加上太羲的脸就是那位皇爷,凤皇现在看到这张脸就会发疯。”
姬辰打量宿钧,宿钧对此似乎毫无感想。
反正,我想不来泰皇墓的记忆,欺负凤皇的人肯定不是我。
但想到凤皇这一尊大罗尊神都被太羲折磨成这样,宿钧又不禁感慨自己当年的整人手段。
“这里让我来吧。”姬辰跨步上前,身上冒出北斗七星光辉:“若是其他天宫,我怕是没辙。但北斗紫微一系,我有办法。”
星辉在他手中凝成一道密匙,缓缓开启紫微宫门户。
宫门内,站着一尊女神。
“先天道后。”
泰一帝的配偶,当年尊主神庭的大女神,乃先天阴气所生,坐镇坎宫,辅佐泰一帝统率群星。
“天后,失礼了。”姬辰遥遥拱手,脑后七道星光化作北斗天宸打碎道后虚影,破去这一重天宫圣境。
轰隆——
天宫后面,通往第九围的通道缓缓打开。
……
絕對權力
“紫微宫开,有人进入北极宫了。”
天皇一行人此刻也来到第八围天宫。
天宫内供奉一尊黄庭道神。他体内演化一重重道宫,有玉皇、五老、金母、木公等神灵。每一尊神灵在泰皇墓支撑下,都有不亚于大罗之能。而这无数道神皆是黄庭道神演化的分神。黄庭道神本人的能力,距离教主级仅差一线。
这一战,昊英氏、妙玉仙姑、任鸿等人全都帮不上忙,唯有天皇独自出手对抗黄庭道神。
妙玉仙姑低声对任鸿道:“你仔细观察,这黄庭道神的跟脚是一部《黄庭经》。当年泰一帝从三位老师手中赢去的,上面记录三位老师的注释。想不到这卷黄庭经竟然成为帝墓陪葬,而且竟然成精了。”
没错,这卷黄庭经化作道神,竟然不逊色妙玉仙姑这等大罗天尊的全盛期。
不得已,天皇只能斩出万神大道,在自己身后演化一尊尊道神相助,与黄庭众神展开厮杀。
“这方法我的万神图也能用啊。”
任鸿眼睛一亮,盯着两人大战,观摩学习。
忽然,风天越扯了一下他袖子,对他打眼色。
任鸿福至心灵,微微颔首。在天皇和黄庭道神交战的最关键时刻,他不加犹豫化作遁光拉着妙玉仙姑就跑。
“师姐,撤!”
妙玉摇头,主动对他背后狠狠一拍:“你走!”
然后,她迎击昊英氏,手中玉瓶涌出四海之水为任鸿和风天越遮掩。
“小贱婢,找死!”昊英氏面露凶光,脑后道轮浮现一枚大罗道果,直接回归大罗层次,对妙玉轰去一拳。
妙玉面色不改,头顶冒出舍利子,浮现普光功德山王如来真身。
武俠世界逍遙行
紫金如来法身显丈八相,同样对昊英氏打去一拳。
“我佛道双修,你真以为我这些年毫无所成吗?”
广法道君佛道双修,在佛门参悟三世如来真身。而妙玉道君也有自己的如来法相。不仅如此,玉瓶中也飞出一尊白衣菩萨像。而她脑后三花中,有慈航道人飘然而来。
“三位道友,快随我斩杀此獠!”
妙玉仙姑召唤三大化身,围攻昊英氏。
直到天皇腾出手来,依仗轰碎妙玉仙体,元神被泰皇墓捉去。
“废物。”
看到风天越和任鸿消失不见,天皇面色冷峻,上下打量昊英氏:“好歹你也是大罗转世,怎么连一个妙玉都拿不下?”
昊英氏苦笑连连,只能低头认错。
只是在低头的同时,他眼中泛着冷意。
狂,再让你狂一会儿,等会自有娘娘对付你!
“陛下,三代大人和八代逃走,我们要不要追?”这时,雨师上前询问。
“不必。”天皇闭上眼,他身上飞出一道道古神化身,顺着任鸿和风天越逃走的方向追去。
“朕亲自来!”
……
任鸿和风天越逃亡,两人没有在乾宫区域逗留。
风天越带着任鸿往旁边死门黄泉路区域走。
任鸿迟疑道:’怎么去那里?那里是死门,陷阱最多。”
“但这里,我最熟。!”
风天越一边走,一边激活各地陷阱阻拦后面的古神追兵。
两人转了好几个道,甚至半道上还被一尊神像狠狠砸了一下,最终躲入一座楼阁。
进来时,任鸿瞥见这座楼阁的名字——绿绮阁。
走入楼阁内,风天越关闭楼阁,拉着任鸿上楼躲避。
“这里是绿绮阁,你以前教我练琴的地方。”
“咳咳……”风天越脸色一红,忍不住吐了口血。
任鸿暗暗皱眉。刚才两人跑路时,那尊神像攻击二人,是风天越帮自己挡了一下。
他伸手一指,青龙元灵化作木灵之气,修复风天越的道体。
“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以前在这里见过我?”
“所以,你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
任鸿摇头。
哪怕进到这里,他仍记不起曾经在泰皇墓的经历。
“我以前来过这里。在泰皇墓里,和你相处了三年。”
“三年?”任鸿饶有兴致:“说来听听,反正咱们现在没事。”
“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一起生活了三年。”风天越避重就轻,简单说了自己二人在墓里的生活。
当年风天越被七代遗留的部下们迫害,落入假死状态踏上黄泉路。在这里,他遇见被困一千六百年的太羲。
琴棋书画,山医命卜,蛊阵符器……风天越学会的一切秘法神通,统统来自太羲的言传身教。
对八代而言,三代既是他的良师,也是他的父兄,更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朋友。
一个从小在天皇阁长大的孤僻男孩,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被上代遗留的长老们暗算。
直到在这座坟墓中才认识了第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
风天越看着任鸿,声音十分低沉:“因为我是假死状态,后来你用办法送我离开。离开时我曾发誓,哪怕穷尽一生心血,也要把你从这座死墓带出去。”
“……”
任鸿默默听风天越讲述,对风天越讲述的这一切,他毫无实感。
如果是那小子在这,或许会很感动吧?
然而任鸿完全没有想法。
他轻声问:“你的意思,当初我们俩住在这里?”
“不,是长彭殿。死门第三围的宫殿。”
“为什么是那里?”任鸿瞬间察觉其中问题:“既然在泰皇墓内一千多年,我不可能没发现乾位九宫的天皇阁建筑风格。即便要住,也应该在这边才对。”
“不清楚。我曾经问过你,你说在那边更方便观测。”犹豫下,风天越讲述自己的某次见闻。
“你跟我住在长彭殿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前往第五围的某处高台观景,据说是在进行某种推演。”
“有一次我偷偷尾随,在旁边一个广场被叫做‘凤皇’的古神差点打死。后来你及时赶到救人,不许我继续跟你去泰皇墓深处。”
想到这,风天越心中有些心虚。
当初太羲大怒,将那尊古神狠狠惩戒,就连自己也被惩罚,在长彭殿顶着金砖面壁思过。
“推演。”任鸿站起来,走到窗户门前,眺望远方的天梯帝棺。
“我在这里一千多年,如果真正有什么事情要做,肯定和帝棺有关。”
“先休息,休息够了我们去那边看看。如果我没猜测,那里应该有我遗留的线索。”
“嗯。”
闭上眼,风天越默默打坐调息。
关于他和太羲的事情,他有很多没有讲述,但任鸿能猜到。
出去之后,风天越寻找各处古遗迹,搜寻复活秘术。然而天皇夺舍迫在眉睫,他虽然打造颛臾墓,却无法在生前亲手把太羲从泰皇墓拉出来。
最后,他选择在天邪山尝试自杀,想要通过死亡状态进入泰皇墓再见太羲一面。奈何四十九杯天邪毒水下肚,反而修成不死真身。
但也正是不死真身,让天皇夺舍失败。
“所以,当初他提示我用天邪毒水压制天皇神力,果然是经验之谈。”
想到那座密室中的留言,任鸿幽幽一叹。
虽然这小子生前没有做到。但我能从泰皇墓脱身,从颛臾墓复活,的的确确是他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