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g3b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雲起瓦羅蘭討論-第855章 有用的祕密看書-xumw1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啪嗒、啪嗒…!
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阿莫琳向道森诠释了什么是“女人如水”这一词语的含义,不喊也不叫的她只是默默流着眼泪,哪怕是道森的述说告一段落也没停止。
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但道森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做,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冷眼旁观的无情之人。
“失礼了。”
好一会儿才平复情绪的阿莫琳低下头,再抬头时脸上的泪痕,碧眸中的通红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她郑重其事的判断:“我确定,你不是老师…还有,请允许我拒绝你对安妮的收养。”
“好。”
直接应下的道森也不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对方会给出解释,果不其然阿莫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开口道:“安妮既然能在黑暗森林内独自生存下来,那她在我眼中就已经是个大人了…所以答应与否应该由她来做决定,而不是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
調教香江 王梓鈞
“请不过要过于自责,阿莫琳女士…在我看来,您毫无疑问还是伟大的,为了安妮你已经付出能够给的一切,要是还不称职的话,那这世间就没有爱了。”
终于出言安慰的道森说得言辞凿凿,可换来的只有阿莫琳的苦涩一笑:“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我可没有你想的这么伟大。
从贫民区走出来的我,见过很多生离死别,尤其是孩子们的生死…那是我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哪怕是与格雷戈里暗中相会,品尝禁果,我都没想过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乖乖萌妻帶回家 曼遙遙
穿越大反派 四月廿四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因为我们的之间第一次并不是那么尽如人意,格雷戈里为了证明自己的男性雄风,在我们第二次偷偷相会时买了一些药…正是这些药的帮助,让我怀上了安妮。
该怎么形容呢,等我意识到肚子里有这个小生命时…一种发自内心的颤栗遍及全身。
这和我过去看到婴儿有所不同,尽管他们被饿死、抛弃,以及流产如垃圾一样被丢在暗巷中,任由老鼠虫子啃咬时的这些画面一样让我颤栗。
我曾经问过很多人,既然生下来孩子只是多了一份负担,又为何要生呢…许多贫民窟的妈妈都会告诉我长大了就明白了,也有些会说不知道为什么,还有说怕痛的等等、等等。
这些既有千篇一律,又千奇百怪的答案等我怀上安妮时才明白,孩子是一个母亲…无法割舍的生命。
北朝春
她理所应当的是我自己的一部分,不应该被残忍的抛弃,就像人不会抛弃自己一样…这在你看来,也能算称职吗?”
“别人我不清楚,但对我来说算…我可以很确定的说,如果我母亲在生我时出现了难缠现象,只能活一个的情况下,我的父亲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我,哪怕到了如今,如果有危险情况也一样。”
语气微妙的道森对阿莫琳复杂的心情给予肯定,还不忘对十分意外的她调侃道:“孩子只是男女双方的意外,所以您大可不必对此耿耿于怀,就当安妮的出生是个意外…也不对,想让一个魔法资质过高,天生就较难诞生后代的法师第二次就有孩子,这种药我不信格雷戈里一介凡人能弄到。”
“作为黑色玫瑰的成员之一,我遭遇这种阴谋算计事并不意外。只是当年的我没时间去查,当时的我满脑子都是要如何瞒过老师,然后与格雷戈里远走高飞…谁又能想到,这混蛋家伙在我死去后,竟然又看上了别的女人。”
话里骂归骂,阿莫琳脸上却忍不住露出淡淡微笑,她的丈夫本性善良会去帮助他人,所以当年才对孤苦无依的她伸出援手,那选择帮助莉安娜这带着女儿的困难女人也不为奇。
“咳咳…你想过这是苍白女士做的吗?”
大明卿士 城北人家
“想过,这么久以来也一直在想,直到你告诉我…老师将安妮交给了弗拉基米尔,我才打消了疑惑,以老师的性格要是当年暗中做了此事,安妮必然会在她的掌控下,而不是交给另外一个人。”
“这样啊,如此看来弗拉基米尔这家伙嫌疑最大…”
超級特工
若有所思的道森眼神闪动起来,弗拉基米尔作为黑色玫瑰的二把手,很清楚“炎之魔女”的威名,所以知道她曾烧掉过一条矿脉,矿脉中还有虚空生物的事情并不意外。
由此便可以联系到弗拉基米尔的生死大敌——暗裔。
这些受虚空力量影响从而堕落的天神战士,和弗拉基米尔一样,甚至掌控着比他还要高深血巫术,可以不断重生、复活的生死大敌,就需要特别的手段来对付了。
莊主別急嘛 水千澈
神戰天穹 鵬成萬裏
那阿莫琳被盯上就不足为奇,但又碍于她是乐芙兰的弟子而无法直接动手,所以才有当年卖药给格雷戈里的后手准备,这才造就了安妮的出生,以及如今安妮落到他手中的事实。
从这个事实上可以推断出一件事,那就是弗拉基米尔必定不会放弃安妮,因为这是他精心准备的,用来对付暗裔仇敌的一个底牌。
设身处地的去想,道森不会在这种事关生死的问题上和其他人合作,尤其是没有信任基础的…也就是说,弗拉基米尔提出的合作从一开始就全部假的,连道森所设想的一分真实都没。
“看来你心中已经有所答案了,当年的是非恩怨,爱恨情仇对我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但还是需要好好做一个了断…能和我做一场交易吗,道森·冕卫先生。”
对此并不追问的阿莫琳洒脱一笑,点点头的道森做出倾听状,她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将想要说的语言组织起来:“交易的内容是让贝克与他的妻子、孩子去光之城安居乐业,安妮如之前所说的那样让她自己做出选择。
抗戰之烽煙四起
作为回报,我会告诉你一个对你有用的秘密,以及一件用以完成这个秘密的道具。”
“对我有用的秘密…”
虽然很好奇这个秘密,可道森也知道不能冒昧的去问,尤其是在他什么都没做到的如今,便转言道:“看来阿莫琳女士是准备走出去了…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吗?”
“请按照你的想法计划去做,我会在你功成身退离去时最后一刻出现。”
“我并不怀疑苍白女士的阻拦,也做好了与她硬碰硬的周全准备…如果你失败的话。”
“谢谢你,年轻而强大的复仇者…这是可以我之前使用的魔法印记,它可以用来安抚提伯斯,请你收下并在将来选一个合适的机会交给安妮。”
道谢的阿莫琳送来每个法师都会视若珍宝的魔法印记,道森郑重其事的接过印记放到掌心,细细感悟了其中每个细节后才令其散去。
虽然道森事后并不会使用这个魔法印记,毕竟这与他的所学相差甚远,可其中一些对魔法元素的应用,释放,组合甚至是解析都是可以借鉴的…毫不夸张的说,就这么一枚魔法印记,就足够作为交易的筹码了。
感受到这份信任重量的道森,不免有些期待起阿莫琳所说的秘密与完成秘密所需的道具了,他也不隐瞒自己有所收获的喜悦:“多谢您的慷慨…请在此静候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