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ax精彩都市异能 夏逆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七章、報仇展示-0lkh3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方东焕走了,走得很干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他这一走,支持曾家的真人宗师们,顿时集体坐蜡。
谁也没想到,这位在整个大夏都颇为有名的老牌真人,竟然会输得如此干净利落,甚至连一点有意义的抵抗都做不到。
他也就是说了几句话,接了两飞镖——不对,他就接了一镖,第二镖要不是天狮王出手,他直接就被打死了!
众人看向潘龙的目光之中,则比之前更多了几分忌惮。
潘龙实力很强,大家都是知道的。
但他的强大,主要是底蕴深厚,而且可能还有前世留下的手段。
比方说之前在南夏城大战苍家三位真人的时候,他并非靠本身武力获胜,而是靠的一件能发出无穷烈焰的宝物,一把火烧死了“神行饕餮”荆湾,逼得苍家老祖和清虚道人撒腿就跑,最后甚至要靠“醉仙”陈彦出手救命。
那宝物自然威能无穷,执掌那宝物的潘龙,自然也令人可畏。
但那其实并不是他的真本事,算是借助外物的力量,不是真功夫。
可现在,潘龙一飞镖差点打死“移山翁”方东焕,却是实打实的自己的真本事。
那样的飞镖,他只要准备一下,就能投掷得出来。
而在那一飞镖面前,别说返璞归真的真人,就算天人合一的宗师,也未必抵挡得住!
願你所到之處繁花盛開 花閃閃
此时此地,除非闵琨等少数几位宗师愿意出面,否则只靠那些真人们,可以肯定斗不过他了。
看着方东焕飞走,卢喜安笑道:“方老英雄不愧是前辈,拿得起放得下,说走就走,真是让人佩服!”
然后他看向其余几位想要包庇曾家的真人,笑呵呵地说:“就是不知道另外几位是个什么章程?是准备也来较量较量绝活,大家过过手呢?还是准备干脆点,直接拔刀砍,砍死算事?”
那几位真人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大好看。
“潘龙本领高强,关你姓卢的什么事?”一个脾气暴躁的真人立刻开喷,“有本事你划下道来,你爷爷接着!”
“真的?”卢喜安嘴角向左一撇,眯起左眼、瞪大右眼,微微抬起下巴、翕大鼻孔,露出一副很不正经的表情,“你确定我出什么招,你都接着?”
“当然!拳脚还是刀剑,你自己选!”
卢喜安微微一笑,看向周围其余真人:“诸位,这可是他自己说的。若是他等一下赖账怎么办?”
“呸!”那真人气得脸都紫了,“老子活了快二百岁的人,赖你这只有我一半年纪的小辈的帐?你不要脸,老子还要呢!”
“这可难说,脸毕竟没命要紧啊。”卢喜安笑呵呵地说,“平时嘴巴上嚷嚷得厉害,生死关头怂得像狗一样的癞皮货色,江湖上也多得是。”
我的女友是陰陽師
那真人暴跳如雷:“老子是有头有脸的人,一个吐沫一个钉,你以为是你这狗官吗!”
“总之,您得给个凭证。”卢喜安笑着说,“证明您能说到做到。”
霸氣教官寵小妻
那真人怒道:“你要什么凭证?”
“这个就难倒我了……我该要个什么凭证好呢……”卢喜安东张西望,最后看向闵琨,“闵老前辈——”
不等他说完,闵琨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不当这个凭证。”
“您还没听我说完呢……”
“我不听!”闵琨很坚决地说,然后看向那跟卢喜安吵架的真人,“海东青,我劝你别跟这小子一般见识,他要跟你比的东西,你怕是真的比不了。”
“怎么可能!我不信!”
闵琨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你们看,连闵老前辈都劝你放弃,你还是乖乖听话算了。听人劝,吃饱饭。人家闵老前辈可比你年纪也大了一截呢。”
“混账小子!你再阴阳怪气,老子就跟你拼了!”海东青简直要抓狂,“老子把话撂在这里,要是输给你,老子也不回去了,当场死在这儿!”
话音刚落,闵琨说:“狮王说了,今天这人不死真人宗师。”
海东青愣了一下,然后说:“那……那我要是输了,就跑到东海去,这辈子都住在东海,一步也不踏入大夏疆域!”
卢喜安看着他:“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
“你保证?”
“这里这么多人,我怎么赖账?”
“好!”卢喜安大笑,然后双手一振,身上的铠甲衣服全都不翼而飞,整个人变得光溜溜的,跟初生的婴儿一般。
“我这就去人群里面转上几圈,你有种可以跟着上来。”他冷笑着说,“当然你要有种跟上来,我还可以去找头牛,吃两坨牛粪什么的——到时候你一定要学,否则我就亏大了。”
海东青看着他那赤条条空中遛鸟的架势,顿时目瞪口呆。
这人也是老响马出身,一辈子杀人越货的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刀头舔血什么的,对他来说是司空见惯。
厮杀、受伤、斗狠……这些他都不怕。
他刚才已经打定主意,便是卢喜安拿出刀子来,往身上戳个三刀六洞,自己也要跟着学,坚决不输场面。
可卢喜安现在的行为,却将他的决心打得烟消云散。
迷惑君心:皇上,只寵我一個 雪熙若
只是脱了衣服裸奔,他勉强还能接受,但要跟着去当众吃牛粪的话……他真的是做不到。
这个已经超出他能接受的极限了啊!
他的老脸青了又红、红了又白、白了又绿……顿时如同带了一堆脸谱,轮流更换似的。
“怎么不说话了?跟上跟上。”卢喜安满脸贱笑,甚至还唱起歌来,“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的时光……”
文超公的《浪子调》被他唱得荒腔走板,但嚣张的程度却着实突破天际。
海东青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别人却也不好劝。
双方之前实在是把话说得太满,想劝都没办法劝啊!
寂静的空中,卢喜安那怪腔怪调的歌声在回荡。
过了好一会儿,海东青猛地吐出一口血来,恨恨地说:“姓卢的,你这辈子最好别到东海去!若是让老子在东海见到你,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说完,他驾起狂风,朝着东边飞去。
愿赌就要服输,他输了。
看着海东青的身影消失不见,卢喜安大笑三声,斯条慢理地穿上了衣服。
“好了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闵琨叹了口气,对那些想要包庇曾家的真人们说道,“你们看,现在不是你们不出力不用心,实在是……打吧,你们打不过潘龙;说吧,你们贱不过卢喜安,还能怎么办呢?”
剩下的两三位真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最后他们摇头叹气,就这么唉声叹气地飞走了。
專心養兒一百年 人生若初
就像闵琨说的,打,他们打不过潘龙;争论,对上卢喜安这等贱破苍穹的家伙,他们也没有半点胜算。
那还能怎么办?当然只能滚蛋。
眼不见为净,算了算了。
眼看这些人走了,闵琨却飞到潘龙面前,诚恳地说:“潘龙啊,别怪老头子我死皮赖脸,但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江湖的规矩最多就是父债子偿,可不兴牵连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
潘龙点头,认真地说:“前辈放心,这种事情,我自己不做,也不会让别人做!”
他是讲道义的人,就算你血海深仇,仇人死了,最多也就是报到仇人的子孙后代身上。自己满门上下被杀,就要杀别人满门上下……这道理是说不通的。
的确,这么一来,对于受害者可能是有些不公平。
但,受害者需要公平,难道凶手的那些个亲戚朋友,就不需要?
他们回到地面上,向那些复仇者们说了一下。
让他惊讶的是,那些复仇者们居然很容易就接受了他的说法。
“我们本来也没指望能够一命偿一命。”为首的黄复之叹道,“仅仅我们黄家,就是上千条人命。再加上其余诸位……便是将天底下姓曾的都杀了,怕是也不够偿还的!”
“是啊!”那个被杀了满门十四口的老者也叹道,“我只要找到曾荣华,以及当初帮着他杀我家人的那几个就好。若是他们都死了,我找他们儿子。要是他们没儿子,那算我倒霉,我认了!”
这时,曾家庄那边走出两条大汉。
“我叫曾兴旺,曾荣华是我叔叔。”个子比较高的那个大声说,“当初杀你家满门的,是我两个叔叔。我和兄弟兴发在外面放风。荣华叔和他儿子,今天早上被那古怪的光给照死了;荣恩叔前年行船遇到暴风,人没了,家里媳妇照顾已经聋了耳朵的老娘,另有一个闺女,已经嫁人成亲。”
个子矮一些的那个说:“我就是曾兴发,当初你全家被杀的时候,我也在。”
两人说着走过来,走到老者面前。
曾兴旺双手抓住自己的衣襟,一把扯开,将胸膛露出来,曾兴发也有样学样。
“这事情,是我们欠你的。来吧,是男人就给个痛快!”
老者冷冷地看着他们,过了几秒钟,说:“好!是汉子!我给你们个痛快!”
说着,他从腰间拔出刀来,接连两刀。
曾家兄弟闷哼一声,应声而倒,血流满地,连挣扎也没挣扎一下。
老者看着死在面前的曾家兄弟,拿着刀的手颤抖起来。
杀人都不见犹豫的他,却像是在那两刀之中将所有的精气神都耗尽了一般,连腰背都渐渐佝偻。
刚才那个杀气腾腾的复仇者,现在变成了一个衰弱的老人。
他扔掉刀,转身向潘龙和卢喜安等人磕了三个响头,额头重重地磕在石板地面上,鲜血直流。
但他却擦都不擦一下,就这么满脸是血地牵着马转身,然后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夜风之中,有竭力忍耐,却终究没能忍住的哭声传来。
曾家庄那边,也有人在哭。
黄复之神情唏嘘,回头看着那些跟他一起前来拼命的复仇者们。
羽凡破聖
“诸位老少爷们,这样办,大家能认账不?”
“能!”
先是一个声音回答,然后更多的声音回答,渐渐连成一片。
再然后,曾家庄那边不断有人走出来,都是跟这些人有仇的。
他们各自将结仇的经过缘由说清楚,两边对上账,然后有的人比较干脆,就站着挨刀受死;有的人则比较固执,非要打上一场才肯算数。
不过,他们也都打输了。
与其说他们是“打输了”的,不如说,他们只是不愿意站着挨刀,宁可跟人厮杀而死。
潘龙不止一次看到,有曾家的人明明能够挡得住对方的刀剑,甚至于可以克敌制胜反杀对手,却自己在关键时刻停了手,死在了对方的刀下。
一个接一个曾家的人走出来赴死,一桩一桩血仇了结。
哭声不断。
最后,二百多名复仇者们,便只剩下黄家一家。
“黄复之,你亏了。”一个须发皆白,走路都有些颤抖的曾家老头,在一个半大小子的搀扶下走上前来,那个半大小子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刚才死掉的那些人里面,不少都是你的仇家。”
黄复之叹了口气。
“现在,当初参加袭杀黄家庄的,就只剩下老头子我了。我儿子今天早上让那佛光给度了,留下两个孙子。你们一千多条人命,只能我们三个来还。”
黄复之看着他,又看着他孙子。
“你叫什么名字?”
“曾寿长。”
“你弟弟呢?”
“他叫阿强,还没来得及取大名。”
“……你今天要死了,怪你爷爷,还是怪我?”
“没什么好怪的,男子汉闯江湖,不是杀人就是被杀。”曾寿长也就六七岁,脸上有些惧怕之色,但说话却十分硬朗。
黄复之笑了两声,回头看向两个和自己一样在那场屠杀里面幸存下来的亲人。
“你们怎么看?”
“都做了算了。”一个老者脸色阴沉地说。
聽見夏天的離開 Jamila
另一个老者却摇头叹气:“要是咱们连吃奶的娃儿都杀,那跟当初那些禽兽有什么分别?”
黄复之点点头,回头看着三人。
他对老者说:“你家孙子了不得,我给他个面子,你自己回家了断。”
老者点头。
他又对曾寿长说:“曾家欠了我黄家上千条人命,这债只能你们兄弟来还。你和你兄弟,这辈子要救上千条人命,才能还得了这笔债——你认不认帐?”
“我认!”曾寿长点头,“不还清这笔债,我们不闭眼!”
“好!”黄复之对诸位亲人说,“报仇的事,到此为止。黄家还没绝,一代代开枝散叶,总有恢复到当初规模的那一天。”
他又看向潘龙:“潘大侠,多的话我也不说了,总之……黄家欠您这上千条命。您只要一句话,我们随时准备为您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