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gwf人氣都市小说 李逵的逆襲之路討論-第599章 黑臉漢子不都是及時雨鑒賞-b8uu0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宦官导师李直秘,李逵,李大人,刚刚解决了童贯的信仰危机。
但他突然有了更大的念头。
大宋对于周遭的小国只有很小的影响力,像是西域的小国,连朝贡都懒得来。这有西夏横插一杠子的原因,阻拦大宋和西域各国的往来,担心西域各国被大宋买通,夹击西夏的可能。但更多的原因是大宋对西域,北方的彻底失控。失去了这些小国对大宋的畏惧。
没错,就是畏惧。
畏惧破坏现状的能力,而不是灿烂的文化,绚丽的文明,还有富足的生活。这些都不足以让中原王朝得到足够的畏惧。甚至不仅不能得到周边的畏惧,更多的会让周围的小国产生贪婪,不切实际的想法。只有铁与血才能让西域各国对中原王朝产生敬畏之心,大汉如是,大唐亦如是。
唃厮啰国就是失去对大宋敬畏的小国之一。
发源于高原的吐蕃部落,在隋朝驱逐了盘踞在河湟之地的党项族,霸占了河湟之地。发展到北宋中期建立了唃厮啰国,唃厮啰是其国最为出名的国王。而大宋对其称为青塘吐蕃。但实际上,唃厮啰国并非是青塘吐蕃,而是盘踞在河湟之地,以青塘城为中心,以吐蕃和羌为基础的多民族小国,且与党项族为死仇。但国内还有烧当等羌民部落。
之所以背叛大宋,主要是大宋看上了河湟之地的马场。
每年,这片马场能够为大宋提供最多四万的战马。
如果大宋能够收复甘凉之地,战马的数字可以翻一番。
至于大哥为了好处霸占小弟的地盘,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毕竟,在唐朝,河湟之地本来就是中原王朝的辖区。
李逵伤脑筋的就是打下来了河湟之地,怎么汉化的问题。
王韶的办法是降伏贵族,修建书院,用文化来感化这些已经怼中原文化失去兴趣的蕃民。
但李逵认为这种办法不是不行,而是太慢。
究其原因,还是制度的问题?
李逵找来高俅,后者听完李逵的问题,一脸懵逼,很紧张的问:“人杰,这种事情不该是都事堂该考虑的问题吗?”
言下之意,高俅肯定认为李逵为难他了。
宰相会琢磨的问题,他也配去想?
再说了,武将只要做好本分,战场上杀敌立功就行了,想多了,死的快!
李逵气地冷哼一声,高俅你在苏轼跟前白学了这么久,怎么一点政治觉悟都没有?可当他回忆一遍师祖的政坛表现之后,发现高俅这样的才是正常的反应。反倒是李逵这样的属于异类。苏轼要是政治智慧高超,就凭借他的名望,还有如今章惇什么事?
“去把童贯给我找来。”
李逵并不是一个人想不行,而是他要执行,另外瞅瞅童贯服了没有。童贯就在墙角跟偷听,高俅刚转出门,听到蛐蛐叫,扭头就看到了童贯猫着腰躲在墙角。脸上有点无奈,挺为童贯的智商着急。这才刚到夏天,哪来的蛐蛐?
果然,李逵听到了蛐蛐叫,就在官舍里喊道:“童公公,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童贯心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李大人,咱家是路过,真的是路过。”
见李逵面色不善,他只感觉膝盖有种酸痛,想要贴近地面歇一歇的冲动油然而生。
“坐!”
“都听到了?”
盤絲洞38號
童贯紧张的生硬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童贯,你觉得陛下会在乎蕃人的死活吗?”
“不会吧?”
“既然这样,行了,你出去吧!”
童贯摸不着头脑,心头百般不乐意,可是不敢和李逵当面锣对面鼓的争论。只好臊眉耷眼的走出了官舍,之后找到了高俅询问:“咱家觉得不对劲。”
“这就对了。人杰才智高八斗,我等驽钝之人,怎么可能猜的透他所想”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憂然
可是童贯心里总觉得不对劲,甚至出现了不安的情绪。才不到半天的时间,他就再次被李逵召见进入官舍,可这一次情况不对了。童贯发现飞廉军的将校们都来了,显然他猜的李逵要有大动作的想法很快就要被验证了。
“我准备在蕃兵中征召士兵。”
“什么!”
李逵刚说完,童贯吓得跳了起来。
随即他似乎想到了李逵的秉性,一脸后怕的环顾左右,发现没有一个人响应他。甚至连被他认为可以争取过来的高俅,也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童贯的惊叫。童贯这才想起被李逵支配的恐怖,讪笑了几声,换了一张献媚的脸对李逵恭声道:“李大人,咱家只是担心蕃兵不服管束,会坏了大人的好事。”
“本官不怕。”
李逵摆摆手,仿佛是驱赶苍蝇似的不耐烦。
童贯心头一颤,心说:“果然记恨上了自己。”之前是一顿打,要是不长记性的话,恐怕真的是要军法从事了。哪怕在挨了一顿鞭子之后,童贯将所有的飞廉军军规都记住了,防止自己一不留神犯错,但他笃定,只要李逵想要办他,有的是办法。
童贯想到这些,后背阵阵发冷,额头亮晶晶的冒着虚汗,果断放弃了执意李逵的想法,转而腆着脸对李逵道:“当然,李大人才智卓绝,非我等愚钝之人能猜测。虽咱家不理解大人的深意,但咱家相信,大人一定是为了大宋好。只要为了大宋好,咱家就支持。”
看着童贯义正言辞的拍马屁,高俅的嘴角咧了咧,心说:“童公公,你终于明白了和李逵合作的奥义。”
李逵含笑点头,随即问其他人:“你们有想法吗?”
阮小二、鲁达这些人都是李逵的亲信,李逵说东,他们就是撞破脑袋也会往东去。至于年熹等人,虽说是高俅的部下,但被李逵支配的经验也不少,自然不敢反驳。
其他人……只有童贯,他是皇帝派来的监军,但童贯已经跪了,自然也不敢质疑李逵的想法。
众将拱手道:“请大人下令!”
李逵用民主的办法解决了军事会议,然后开始下令:“我打算将对俘虏蕃兵下达悬恩令。杀一蕃人,脱奴。另外,将蕃兵之中的军官和正兵都杀了,显得碍事。”
和颜悦色的李逵每人敢惹,杀气腾腾的李逵就更没有人敢惹了。
俘虏很快就被降低到三千人左右,然后李逵开始编队。另外,李逵将写好的公文命人送了出去,告知安焘,兰州城已经打下来了。他准备带兵进入河湟之地。
很草率的决定,却没有任何人反对。
蕃兵也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情绪,甚至在他们脸上,根本就看不到怨恨。反而在畏惧之中还给,还能看到一种让人看了可怜巴巴的讨好之意。
悬恩令!
这不过是一种说法,只要一个首级就能换来自由的身份。对于奴仆军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气运,说什么也要抓住。
穿清
唯独让人不放心的是,宋国的大官会不会说话算话。
唃厮啰国实行的奴隶制,这是个权贵能够对奴仆有生杀大权的黑暗之地。大宋即便打下了河湟之地,也因为太匆忙,担心更大的叛乱,并没有彻底改变唃厮啰国的制度。这导致权贵们掌握了青塘地区蕃兵和大量的奴仆和财富。虽没有藩镇,但却存在了事实之中。
一旦大宋侵害了他们的李逵,对会大宋有了怨恨之心,接着叛乱。
傲血兵王
而李逵并不打算用这些权贵,反而是认为消灭这些权贵才是最好的办法。让青塘的贵族们面对人民的汪洋大海,大宋还需要担心这片土地的安全?
六千骑兵,带着牛羊粮食,踏上了西进的道路。
而童贯和高俅也被赋予重任,运送军粮。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
骑兵彻底失去了消息,就连斥候也不再频繁往来兰州城。
至于李逵会去哪里,在哪里打仗,高俅和童贯惊恐的发现,他们竟然一无所知。没有目的地的督粮官,怎么才能立功?
秦州。
安焘自从来到了这座秦凤路的首府,就一直在清理军队和地方。拿下的官员已经超过了三十多人。眼下,局势趋于稳定。安焘也觉得立威的手段已经差不多了,决定去军营查看种建中训练的士兵。
“大人,我们被拦住了。”
“通报!”营门外,安焘面对阻拦的小校,面无表情的下令。
透視小相師
安焘是枢密院同知,妥妥的大宋全军二把手,拦住他的小校知道安焘的身份之后,靠着辕门一个劲的发抖,如同打摆子发病似的模样。
种建中听属下报告安焘在军营外,急忙来营门口迎接:“学士恕罪,下面的人不认识学士。”、
安焘摆手道:“不碍事。昔有周亚夫士卒拦皇帝,我不过是朝廷官员,理应如此。”
安焘不置可否,点了点头,对种建中道:“去看看你训练的士兵。”
校武场,士兵正在演练方阵。
并没有安焘大佬的车驾进入军营而出现任何的反应,从这一点来看,种建中要比安焘想象的优秀。而种建中自从练兵之后,也发现了自己的这个属性。似乎他在军中的表现要远远好于在官衙,仿佛被唤醒了家族才能般如鱼得水。
“大人,按照你的要求,德顺军已经通过了整顿,有校尉以上二十多人不合格,就是……”
“剥夺官职,落籍为民。”安焘说话间,用眼神使唤安瑞。安瑞凑上前将安焘的大印拿了出来,大印黏上红泥,落下之后。这二十多在军中摸爬滚打的十多年,甚至更长的校尉就被撸掉了官职。还有苦难言,因为告状都没地方去告。
武将上奏章,除非是高级武将。都指挥使以上的大将军,或是有殿前这样挂衔的武将,才有资格有机会让皇帝看到他们的奏章,但也颇费周折,需要一路打点。显然,德顺军中没有这样的和高级将领。五品以上,有资格上书的将领,即便他们上书,公文也只能送到枢密院。
枢密院可是安焘的地盘,怎么可能告得赢安大佬。
尤其是,安焘这么做的原因就是给种建中站台。告诉德顺军中的所有人,把眼珠子擦亮点,种建中是老夫的人。
逍遙武神
如果仅仅凭借种建中的声望,尤其是在秦凤路,他想要控制德顺军根本就不现实。
种建中在秦凤路做过短暂的官职,还不小,提举常平使。算是路一级的高官。但同时也是最没有存在感的高官。比不了转运使和提举邢狱使。因为做官时间很短,根本就不可能有太深厚的官场交往,以至于他在秦凤路的官场,几乎借用不到任何盟友的帮助。
尤其是他还是从秦凤路上被撸下来的官员,想要在秦州竖立威信,难上加难。
安焘的站台,就是告诉所有人,种建中是他的人。虽说李逵推荐种建中的时候,说的天花乱坠,说种建中是能够统帅西军的帅才。
都市修仙
可安焘不相信。
等到种建中将德顺军在短短半个月之内就理清楚,安焘顿时对种建中有了全新的认识。这真的是个人才,一个被读书给耽误的将才。可惜发掘的太晚了,以至于种建中年过四十,才有机会第一次统领军队。
但是安焘对他有信心,这就足够了。
“彞叔,你做的很好,老夫甚慰。如今安西州的兵马已经开赴兰州城,你估算人杰多久能拿下兰州城?”
这种问答形式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别看安焘是大宋军队的超级大佬,但是这位老人家……没带过兵。
他比李清臣好一些,至少不是翰林学士跳到了枢密院。但是,安涛同样没有作战的经验。种建中不一样了,他虽是文官,但出自将门。耳濡目染之下,也不会毫无头绪。
种建中躬身道:“学士,请报上说,兰州城有一万多蕃兵,守将为青塘第一猛将鬼瞳,此人勇猛异常,且有勇有谋。要想固守兰州,鬼瞳必然会在战争之中随意征召士兵,下官以为,这个数字会突破一万五千人。”
安焘微微蹙眉,从数量上来说,安西州的李逵不占优势,兵力上吃亏。加上攻城,还会更加吃亏,岂不是兰州城要悬了?
种建中却笃定道:“学士莫急,下官以为等到德顺军出发,两军汇合一处,打下兰州城并不难。只要我们准备充分,多准备攻城器械,兰州城阻碍不了我军的兵锋。”
“一个月,只要一个月,下官保证拿下兰州城。”
安焘够意思,处处维护种建中的权威。有道是士为知己者死,安焘信任他,他必须要拿出足够的能力回报安焘。
安焘满意的点头道:“如此甚好,老夫将为你在兰州城庆功。”
“下官谢学士赏识,必不负众望。”
报——
传令官举着手中的捷报,下马之后一路耀武扬威的跑到了二堂官舍,单膝跪地朗声道:“报,大学士,安西州知州李逵率兵打下兰州城。”
种建中瞪眼惊叹道:“蕃军退兵了?”
传令官扭头看向了种建中,面带讥讽,傲然道:“全歼守敌。”
嘶——
种建中突然脸色绯红,脸颊呼啦啦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