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jvd都市小說 諸天諜影笔趣-第三十三章 通天拉黑元始鑒賞-7b6mp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当亲眼目睹慈航道人金身破碎,化作飞灰散去,一缕魂魄往封神榜投去,就连燃灯道人都露出骇然。
这位在十二金仙中,无论是神通修为,还是斗法本领,绝对是排名前列的存在,即便是多宝道人亲自出手,战而胜之不难,但要将之杀死,还谈不上有十足的把握,却陨落在了十绝阵下。
通天教主指点过的十绝阵下!
碧游宫中,通天教主冷冷一笑,神情喜悦,而域外战场边缘,与黄裳纠缠,准备一同兑子前往大千虚空的元始天尊身躯一震,头顶上的庆云变化,气度再度削弱。
由于内外时间流逝的不同,几乎是前一刻灵珠子被斩,阐教气数大减,后一刻十二金仙上榜,阐教气数再削。
不用奇怪,为什么慈航明明去了西方教,气数却还与阐教相连?
根是变不了的。
燃灯道人带着四大金仙及其门徒出走西方教,日后再有老子西出化胡为佛,按照封神世界的设定,佛本是道,两者间的关系是互相依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甚至于未来西方教全面转为佛教,道家依旧是幕后大佬。
也正是为了摆脱这个束缚,佛教才从小乘佛教转为大乘佛教,从度己变为度众生,有了真正的一席之地。
不过那是未来的事情,现在慈航被斩,作为关键的四大菩萨之一,阐教和西方教属于双输的局面。
元始天尊淡漠的神情上,终于露出一丝凌厉,有了情绪和人性,然后调转方向,往域外战场而来。
兑子战术,是基于阐教弟子留存的情况,如果阐教精锐尽失,那即便元始天尊舍了自己,束缚住人道教主黄裳,大道反哺,气运所钟,也没了目标,那又有什么意义?
“呵!”
不过这一刻,黄裳轻笑,圣笔一划,却是不让元始天尊走了。
神級盲僧
仙道气数被削,这位玉虚教主实力已然有了小幅度下降,这在混元级别的交锋中体现得是十分明显的。
当黄裳圣笔落下,不仅首度压制住了三宝玉如意,还在盘古幡的四周,泛起一道道圣洁的光辉,其内有世界初生,将混沌之气吸纳,不断削弱这件混元法宝的力量。
元始天尊的面色变得凝重,嘴唇轻颤,开始传音。
碧游宫内,通天教主侧耳倾听,听到了这位二师兄的求援。
然后……
他将元始拉黑了。
“现在吃亏,想到同属三清,该一致对外,天机未变之前,你联合西方二圣来压我,大破截教,令万仙凋零,一夕之间全部丧尽时,可曾有半点顾念师兄弟情谊?”
通天感到痛快极了,目光从界外收回,落在西方,眼中杀意沸腾,就要等待自己的门人继续杀戮,将西方全灭。
此时十天君各自端坐阵眼,看着阵法内一片狼藉,那是慈航道人最后的反扑,终究是徒劳无功。
他们轻舒一口气,隔着阵法彼此互视,多年来一起修行的默契油然而生,十绝阵的气势更上一层楼,令心中悲怒交集的另外三位玉虚金仙,止步阵外,看向燃灯道人,露出征询之色。
这一看,就是生出了胆怯。
仙人也会怕!
此消彼长,以如此心态入阵,败阵的可能性更大。
多宝道人怡然一笑,上前一步道:“燃灯道友,你若真的心向西方教慈悲为怀,你我一战如何?省得殃及无辜,令他们白白上榜!”
燃灯道人并不理会,明灯悬于身前,遍照诸界光明,也同样驱散着三位金仙的负面心绪。
这意思很明显了,你们一起入阵。
鸞鳳錯:拐妃成妻
三仙稍稍沉默片刻,终究还是飘然而入。
当然,他们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文殊广法天尊足下踏二莲,口中吐出斗大一朵金莲,左手五指里现出五道白光,垂地倒往上卷,白光顶上升起莲花,花上有五盏金灯,内放五色毫光,有缨络垂珠挂将下来。
普贤真人则从指上放白光如线,同样长出庆云,高有数丈,只是上面显出八角,角上有金灯缨络垂珠,护持顶上。
显然,他们此时的青云金莲,已经是西方教的形状,一股光明尽归我佛,佛法无量,寂灭永恒的神圣超然,辐射出去。
威胁性最大的恐怕还不是他们,而是惧留孙,这位身形矮胖的道人,没有什么威严圣洁的佛像金身,直接往土里一钻,消失无踪。
这地行术,配合上他的捆仙绳,令十天君如临大敌,各自端坐阵眼,开始变化。
不仅是阵法合归为一,互相轮转变化,就连阵眼的保护也发生了改变。
比如风吼阵的护阵法门变成了金光,金光阵的又升起寒冰,并且随时都在切换,以一种眼花缭乱却又蕴含着合乎大道规律的方式,将阵法的凌厉完全展现出来。
顿时间,展现出金身的文殊和普贤,就遭到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
“圣力无所畏,解脱诸三昧!”
两位未来的菩萨念诵经文,澎湃浩瀚的无上佛光,化作凝若实质的力量滚滚而出。
剧烈的轰鸣声在阵法内不断传出,时而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时而如雷霆霹雳,无尽风火,向着双方的识海灵台发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十天君苦苦支撑,文殊普贤又何曾好受,如今之计,唯有等待惧留孙的进击。
混沌九嬰訣
突然间,风吼阵阵眼前的土面如浪花般一阵翻涌,一道身影硬生生顶着土灵封禁,突破到了身前,扑了出来,一道金光从手中飞出,直击董天君:“着!”
眼见董天君避无可避,一位身材魁梧,头顶锃亮的道人突然从背后迈出,两股宝剑离匣,化作两条蛟龙,向着金光斩去。
唰!唰!
双方的法宝交击,那金光被击飞回去,落入矮胖的惧留孙手中,化作一捆绳索,看向这突然援手的道人,低呼一声:“九龙岛四圣?”
那道人哈哈一笑,头顶反光:“是道爷我,我名李兴霸,今日便来斩你!”
话音落下,李兴霸已然步步紧逼,双剑斩出,对着惧留孙疯狂追击。
惧留孙不敢纠缠,闪身避让,不料李兴霸顺手一扬,法宝劈地珠化作流光,嗖然打出。
这一下角度刁钻至极,惧留孙被那珠正中眉心,惨哼一声,翻身一倒,跌入了土中,又施展土行之术。
可紧接着,伴随着奇特的鸣叫声,他的身子居然被硬生生拱了出来。
那却是四圣的坐骑所为,陛犴、狻猊、狰狞皆为奇兽,用兽类的气息锁定之法,瞄准了敌人所在,遏制土行移动。
“不好!”
一时间,惧留孙被四圣围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颗颗珠子砸在他的面门上,打得是面目全非。
阵外的燃灯道人,面色已是一变。
在如此阵法内,居然还有四圣的腾挪空间?
这确实极不简单,除了妙到毫巅的阵法造诣外,还要毫无保留的信任。
因为四圣这种外人,一旦破坏了阵法的运转,就可能反过来连累十天君的生死,同时如果十天君冷酷无情,完全也可以利用他们的对敌,将之一网打尽。
萌妻想逃:總裁放過我
阐教内的金仙,是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的,彼此间的关系平淡如水,淡漠冷漠,反观截教义气为先,注重师兄弟情谊,才有了如今的这一幕。
不过惧留孙也意识到了关键,利用十绝阵的威胁,使了个妙法,将四圣坐骑里面最弱的花斑豹打死,其背上的高友乾一下颠簸,翻落下来,险些跌入十绝阵的杀招内,惹得另外三圣赶忙去救,他得到喘息,才回到文殊和普贤身后。
整个过程,文殊和普贤一直观战,却根本腾不出手救援,此时好在惧留孙逃了回来,他们立刻金身大亮,居然二次变身。
文殊广法天尊的法身变得面如蓝靛,赤发红髯,浑身上下五彩呈祥,手持一把智慧剑,现出八首六臂,瑞气腾腾。
普贤真人则面如紫枣,巨口獠牙,头戴五佛宝冠,有三首六臂持利器,正中两臂执莲华,莲上有火焰围绕的利剑,竟似是红莲之火。
惧留孙的法身最为虚幻,也有璎珞垂珠遍体,下有莲花托足,祥云道道,金光彻霄。
三仙此举却不是反扑,而是齐齐掉头,向外闯去。
十天君立刻发动阵势,却终究拦不住三位根基深厚的金仙合力,被硬生生凿出一条通道,消失在了阵中。
但三仙固然保住了性命,终究是败了。
还是惨败,底牌被逼出,却未能杀死一位截教中人!
燃灯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那蜡黄之色很有接引准提的气色,面对多宝道人揶揄的注视,终于飘然而出。
他在阐教是副教主,在西方教则是三教主,都是混元之下的第一等,别看原剧情里敌不过赵公明的定海珠,那是定海珠过于变态,二十四颗定海珠,就是二十四个世界,砸落下去,除了混元教主,正常仙人确实难以匹敌,绝非燃灯道行弱了。
多宝道人宝物众多,以宝成道,却无那等法宝,燃灯倒也不惧他,只是同样没有战而胜之的把握。
他的性格谨慎,淡漠无情,极为惜身,原本是不会同意这种不留余地的斗战之法的,此时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再想到了接引准提两位教主之前的关照,唯有稽首一礼:“多宝道友,请!”
多宝冷笑一声,无穷宝光升起,层层嵌套,形成无尽海洋,向着燃灯当头压下。
此前燃灯与吕岳有过一次短暂交锋,被吕岳用剧毒杀了坐骑梅花鹿,却也保护犬戎大军安然撤退,从大局上是占据上风的,更显前辈高人风范,但现在与多宝道人一对上,却是立刻落于下风。
他的玲珑宝塔和乾坤尺淹没在了宝气海洋里,六首八臂金身现出,身为灯台,心为灯炷,智慧明达,灯火常燃,照彻天地,却再也没了渡化之能,唯有防守自身,所占据的半壁天地,不断被多宝侵蚀,呈现一面倒的压制。
十天君四圣露出大喜,就连吕岳都生出了佩服之情,金灵圣母则明白原因:“我教大势所趋,多宝师兄必胜之!”
多宝和燃灯的斗法能力,其实不分上下,若论根性修为,前者还不如后者,但现在截教气势如虹,西方教人心不稳,岌岌可危,多宝以大势压制,就是最明智的选择。
燃灯道人也知道这点,却是不慌不忙,座下现出七品莲台,正是接引道人临行前赠予,以无限接近燃灯上古佛的姿态,全力防守。
佛法本就擅于渡化防守,下风归下风,想要攻破他的莲台,多宝道人的道行,还是差了些,此战恐怕非月余不能结束。
不需要那么久,他在等待变数。
仙人交锋时,下方的凡俗战场,又生波澜。
在西方教的动员下,犬戎卷土重来。
这回不仅是骑兵战士,还有一些方外之人。
比如一位披头散发的赤足道人,名为法戒,手中把玩着数个风车儿。
别小瞧这数寸大小仿佛玩具般的东西,它叫做万刃车,正中有转盘,上有四首幡,幡上有符有印,分别对应地水火风。
一旦变大,里面的机关启动,四首幡便可接连转开,云雾陡生,阴风飒飒,火焰冲天,有千万刀刃飞出,嗖嗖嗖直斩出去。
禦香記
想必后世的加特林菩萨,就得到了这个启发。
原剧情里万刃车在封神中确实大展神威,曾将周军杀得血流成河,溃不成军,黄飞虎的儿子黄天禄也直接死于扫射中,这个世界的法戒却是入了西方教,目标还是西岐。
西岐表示很淦。
在仙人大战之际,西岐就有防备,南宫适所率领的大军,早早把守,但看到对面的徐徐推进,士气依旧低迷下来。
凡俗的压境是一方面,另一边,西方教众身后,又有两道遁光落下,化作两位道人,眼神呆痴,满是有缘。
红衣的叫萧升,青衣的叫曹宝,这两位是特殊型人才,修为低微,勉强入了仙境,谁也打不过,但他们身怀一种奇异法宝,名落宝金钱,有了此宝,在法宝领域上,那真是谁也打不过。
原剧情里,燃灯道人被赵公明追得上天无路之际,遇到散人萧升曹宝,两人以落宝金钱先收取了缚龙索,又收取了定海神珠,令失去法宝的赵公明直接败走,由此铸就了威名。
可惜刚刚帮了燃灯大忙,还将定海神珠送给了燃灯,转眼破十绝阵时,就被燃灯送入阵中送死。
从此之后,定海神珠就没了克星……
呸,肯定是因为天数啊!
天数表示,这个锅我背了!
情鎖花心小無賴
现在萧升曹宝悄咪咪地出现,伸手扬起,就见一枚方孔铜钱飞了起来,左右两边各有一对飞翅,精美小巧,可可爱爱,朝着多宝道人飞去。
落宝对多宝,岂不是天克?
西方教约定十日再战,正是准备了多招杀手锏,逆转战局!
极乐净土中,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端坐,目光熠熠,看向这场大战。
不同于仙家道场的云霞明灭,仙雾缥缈,净土的风格是金光宝焰,异香奇彩,宝莲层叠,梵唱阵阵。
七宝林、八德池、菩提林,沿途尽是灵宫宝阙,琳馆珠庭,千层金阁,大雄宝殿。
只是此时,那些金光中透出飘摇之感,同样各殿宇中空空荡荡,所有能够派出的弟子,倾巢而出。
西方教内,只剩下两位教主。
億萬嬌妻:霸少的心頭寵
他们的心情可想而知,即便是混元大罗,也有气数依存,如果麾下教众凋零,他们本身的修为也会受到影响。
因此慈航真人坐化时,接引准提的面色就是一变,三位金仙败退出来,脸色再度变化,好在如今的燃灯看起来还是争气的,只要拿下多宝,那么西方教还有喘息的机会。
不料就在这时,萧升曹宝身后的影子里面,突然扭动了一下,两尊早已准备多时的神降者接到命令,往他们身上一扑。
顿时间,两人的眼神突然从慈悲恢复到往昔的清明,目光闪烁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然后齐齐一指。
落宝金钱的目标陡然变化。
酷寶來襲:爹地,別太壞!
从多宝变为了燃灯!
一落,玲珑宝塔!
二落,乾坤尺!
三落,七品金莲!
眨眼间,燃灯的内裤都要被扒下来了。
这真的不夸张,一切身外之物都无法抵挡落宝金钱的威力,要不是金身是修为的体现,不可能离体,恐怕也要被一并落下。
关键在于,被自家埋伏的伏兵偷袭,令燃灯心头巨震,多宝岂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合身一扑,竟是自身化作一片纯粹的宝光海洋,将燃灯淹没其中。
极乐净土内,准提道人金光一闪,直接消失不见。
顿时间,还没来得及欢呼胜利的截教众仙,感到一股恐怖的混元气息压了下来,面色剧变。
十天君和四圣直接跪了,在十绝阵内瑟瑟发抖,吕岳的腰杆也徐徐弯下,满脸狰狞,却无可奈何。
逆流1982 刀削面加蛋
“气急败坏,以大欺小么?”
唯独不慌不忙的,是金灵圣母。
她展开了通天教主的锦囊,就见里面俏生生地躺着四把小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