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pu1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木葉之投影魔術討論-第六百一十七章分享-7vitt

木葉之投影魔術
小說推薦木葉之投影魔術
saber亚瑟王最强的宝具是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咖喱棒,然而只要稍微深入思考一下,这个最强便会被另一个宝具取代——剑鞘!
剑鞘才是亚瑟最强的宝具,其能隔绝五大法的超然防御,让持有者天然立于不败之地!
这点在型月的亚瑟王故事中也有体现,亚瑟王从拔起石中剑后,几乎战无不胜,在他/她的带领下,不列颠走向了颠覆,然而,好巧不巧的,当亚瑟的剑鞘丢失之后,他/她迎来史无前例的失败,而这个时候,代表王位的石中剑,还在他/她的手中…….
所以在见到亚瑟的那一刻,四郎便动了心思,亚瑟手中那把星之圣剑他是不打算动的,也没那个本事,当然,他也没那个本事去解析剑鞘,四郎只是想大致了解一下,剑鞘是怎么防御的,并且从剑鞘的描述来看,其展开的时候,持有者是立于阿瓦隆这个特殊的小世界中。
因为这对目前正在解析世界的四郎来说,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素材,既高于现世,但其又比现世小的多。
所以这个时候四郎突然发现,佑叶的气息和剑鞘极度相似!
再结合亚瑟的态度和佑叶本身的特殊性,四郎哪还不明白?
宮昧 沙穆
佑叶,就是剑鞘!
而且不是士郎那种将剑鞘埋在身体中的情况,佑叶本身,就是剑鞘!
这有点不可思议,但并非不可能,如果佑叶是剑鞘,那么六道对她这么在意也能解释的通,同时,也难怪亚瑟刚刚会对此避而不谈。
似乎是感知到四郎的惊讶,从地上起身后,亚瑟朝着四郎微微一笑,化作灵子隐藏了起来。
摇摇头,四郎没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佑叶,一个是这玩意儿对他们冲击太大,尤其是佑叶,好不容易才从克隆人的阴影中走出来,再来一次…..他还没这么缺德….
再一个,这事说到底还是她和亚瑟的事情,亚瑟都没说,他操这份心干嘛?
因此随意和他们寒暄一下,并让佑叶做好准备,休息两天便去召唤圣杯,然后便转身向地下室走去,处理一下痕迹。
同时,也是为不久后的圣杯召唤做准备,佑叶轻飘飘的一句话便将许愿的权利送给四郎,但这东西哪那么容易转让?
废了三天时间,四郎才从佑叶身上将圣杯的许愿权限转移过来,之所以这么麻烦,主要还是和四郎的身份有关。
说到底,这个圣杯战争终究不是正统的圣杯战争,例如,正统的圣杯战争中,实际上是没有监察者的,所谓的监察者,不过是不同势力间的交易妥协罢了,本质上,圣杯战争的参与者还是七位御主。
因为对于正统的圣杯战争来说,要转移这个权限很简单,转移令咒就行,只要获得了御主的资格,那么许愿的权限也随之转移。
但现在不一样,四郎的监察者身份是得到圣杯战争承认的,按规则来说,他是不能介入圣杯战争的,最多是像之前逼迫basketball他们参战,那已经是极限了,这是为了防止四郎这个监察者因私废公。
不过这圣杯仪式终究是四郎搭建的,在得到佑叶的授权后,他成功的将许愿的权限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虽然废了点力,但终究还是成功了。
深度索愛,老公生猛
……..
大道修行者 歸臥故山
娛樂之天皇
雨之国空旷的地下空洞中,除了水门卡卡西之外,三天前的众人再一次聚集到这里,不过此时,他们的目光具被四郎身侧那绿发白袍的身影所吸引,恩奇都那似男似女的气息,和高神性所带来的高贵气韵,对他们来说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受。
不过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玖辛奈仅仅愣神片刻,便在心里暗暗埋怨村子中努力工作的水门,同时,担忧的看了眼佑叶。
作为四郎的大姐头,玖辛奈一直将四郎的终身大事放在心上,虽然水门劝过她,但她始终还是没有彻底放下这个念头,近年来,凡是她认为身份背景合适的,都会尽力安排四郎去和人家相处,包括早些年未成婚的香月、宇智波美月,甚至鬼之国的弥勒,她也安排了一波…….
只可惜,四郎目前还没考虑这种事,而且其他人大多对四郎不是很感冒,因此大部分都不了了之。
實權 大木
但玖辛奈没有放弃,这次佑叶的出现,重新给玖辛奈带来新的希望。
英雄救美、多重恩惠,以及在迷茫的时候得到四郎的指引,而佑叶本人也不差,样貌底子来自于玖辛奈,又经过剑鞘之力多年的洗礼,使得佑叶样貌也是一等一的,最最最重要的,是佑叶本身心性还存在不小的问题,这以后说不得还要四郎多多“开导”,这机会更是大把的。
并且,四郎也如她设想的一般,给予佑叶无微不至的关怀,这一切本是如此的顺利。
萬古第一帝
但是!
此时四郎身边那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家伙,带给了玖辛奈巨大的威胁!
鬼門密碼
从气息来看,实力似乎也非同一般,至少她是没什么把握的,而且他/她和四郎站在一起时,两人的气息居然隐隐有相合之像!
貴族學院:花心女pk拽校草 火素然
这让她不由的更加埋怨水门,如果水门在这里,那么四郎身边的那个位置,将会是水门的,可以自然的隔绝两人,可惜……
“臭水门!”
玖辛奈越想越气,看了眼自然的站在四郎身边,和他一同查阅圣杯仪式的恩奇都,不由低声骂了下水门。
……
“阿秋~”
木叶,水门面色怪异的揉了揉鼻子,他总感觉有人在骂自己,不过随后便将心神沉浸到政务中,反正他的仇家满天下,有人骂他,不是很正常的吗?
…….
地下空洞,感受到玖辛奈的目光,恩奇都扭头看了眼玖辛奈,对着她笑了笑,然后便重新看向圣杯。
“怎么了?”察觉到恩奇都异动的四郎好奇的扭头问道。
十年一夢,如若往生
“没什么,你那个姐姐,挺有意思的,身体中居然留有神性…..”
“这个啊,早些年的遗留而已,应该快要消散了吧。”
“那倒是挺可惜的。”
“没什么,她这一族生命力强盛,那点神性最多影响战斗力而已,现在又不需要她们来战斗。”
“也是……”恩奇都笑了笑,随即将目光重新放到逐渐盈满的圣杯上。
而另一边,玖辛奈的脸色却有点不好,倒不是因为四郎和恩奇都说说笑笑的一幕,而是刚刚恩奇都扭头对她笑时,她居然对恩奇都生出了一丝好感!!!
这让她怎么帮佑叶挥锄头?
就在玖辛奈内心的天人交战中,圣杯,渐渐的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