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pjj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飛熊騎士-第五十二章:第九支本壘打推薦-uc943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王牌投手真田俊平,选择了保送张寒。
土豪我們結婚吧 李不如
这件事,让看台上的球迷议论纷纷。
“没想到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竟然怂了,我还以为他们永远不会认输呢?”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一个铁杆支持者,不无得意的说道。
他会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之前药师高中棒球队跟西东京另外两个豪门打比赛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认过怂。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
由此可见,虽然同样作为西东京的三大豪门,他们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实力,没准比那两个队伍还要高一些。
只要想到了这里,这些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们,就忍不住的高兴。
只要能够从某方面赢过另外两支豪门队伍,哪怕都不是那么显眼的方面,他们都很开心。
这大概就是豪门之间的渊源吧。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风格一贯如此,普通的比赛他们当然不会认怂,会选择跟对手死磕到底。”
另外一个稍微懂点棒球的资深球迷,笑着解释道。
“但也要看什么时候,对手是什么人?”
就今天这个时机,西东京的决赛。药师高中棒球队只要能够拿下今天这场比赛,就可以顺利地打进甲子园,这对于要是高中棒球队而言,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由不得他们的选手,不郑重其事。
再加上他们的对手是青道高中棒球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非常擅长打顺风的比赛。一旦让他们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不管对手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队伍?
他们都很难再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手里,重新把比赛的优势,给夺回来。
所以药师高中棒球队现在这样的做法,表面上看可能有些不可理喻,跟他们一贯的做法背道而驰。
但既然他们选择了这么做,那也就证明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
哪怕背弃自己的风格,也要拿下今天这场比赛的胜利。
“对方这是连尊严都豁出去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片冈监督若有所思的说道。
从他的口气中不难听出来,他对于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做法,并没有丝毫小看。
他认为药师高中棒球队能够下定这样的决心,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能够主动做出这样的尝试。
都是非常有意志力的。
“他们球队的监督,原本就是选手出身,在一些关键节点,肯定会灵活应变,不会像一般的监督那样死守教条。”
摸着下巴上小胡子的落合教练,若有所思地评论道。
在他看来,轰雷藏这样的指挥风格,相比于一般的专业监督,还有一些优势。
当然那些专业出身的监督,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优势。就好比说不会游泳的游泳教练,照样能够带着一支队伍,在奥运会里夺冠。
但是选手出身的监督,相比于那种专业的监督,更能够感同身受。
他们更能够设身处地的为选手们着想,并且对选手们的事情了如指掌。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监督,就是类似的风格。片冈监督其实就不是专业的监督出身,虽然他成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教练以后,一直在非常努力的提升着自己。
但是在某些方面,他跟专业的监督必然存在着差距。这也是球队会花那么高的薪水,特意把落合教练请来补充的原因。
不然真以为青道高中棒球队是有钱没有地方花呀?
比赛继续。
对于张寒被保送这件事情,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感觉自己蒙受了奇耻大辱。
之前不管是在正式比赛上,还是在练习比赛上,不管面对的对手有多么强悍,他们从来都不曾启用这么没有胆量的战术。
这跟他们的风格大相径庭。
照着药师高中棒球队以前的性子,即便是张寒能够拿下本垒打,他们会丢掉一分,他们也会毅然决然的选择跟张寒死磕到底。
但同时他们也知道,以青道高中棒球队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水准,他们跟青道高中棒球队差距三分的情况下,能够追回来的希望都十分的渺茫。
一旦这个分数差距继续扩大到了4分,甚至是5分,药师高中棒球队想要逆转翻盘,简直难比登天。
刚刚那种情况下,他们不得不认怂。
认怂以后的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感觉自己正在卧薪尝胆的阶段。他们必须要保护好真田俊平的投球,绝对不能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些将会有机可乘,不然真田学长辛辛苦苦帮他们争取下来的利益,岂不是让他们平白无故的给浪费了吗?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无论如何都不能允许自己这么做。
混在異界的神仙
他们咬着牙,恶狠狠地盯着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
心里面更是下定了决心,不管飞过来的球是什么样子,哪怕是用身体来挡,他们也一定要把棒球给拦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结城哲也站上了打击区。
相比于卧薪尝胆野心勃勃的药师高中棒球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对于眼前这样的状况,倒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以张寒那恐怖的本垒打打击率,他想要在一场比赛里拿下三支本垒打,不是完全的没有机会……
只不过是他们的对手,再丢了两支本垒打以后,基本上就没胆量再跟张寒继续对决下去了。
他们就会认怂,会选择逃避跟张寒的对决……
所以这件事情对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来说,虽然是奇耻大辱,但是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来说,却是司空见惯。
他们早就预料到了眼前的这一幕,所以当这一幕发生的时候,表现得也很平静。
他们很容易就接受了眼前的状况,并且做好了跟药师高中棒球队继续缠斗下去的准备。
如果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那些家伙认为,只是简单的保送的张寒,他们就万事大吉,可以高枕无忧了。
那么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只能非常歉意的跟对方说一声,抱歉了。
是你们想的太天真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击阵容,被人称之为全国最强的打线。这里面固然有张寒存在的原因,但要说全都是他一个人的功劳,那也未免太夸大其词了。
鬼面夫君(傾盛) 傾盛6
青道高中棒球队全国最强打击阵容的名号,绝对不是靠张寒一个人拿下来的。
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是排除掉张寒以后,青道高中棒球队其他的打者,也不是没有实力。
他们不仅有强大的实力,而且有足以改变眼前局面的能力。
第二个站上打击区的结城,就展现出了这方面的潜力。
他虎视眈眈的盯着投手丘。
尽管他等待打击的姿势看起来非常的普通,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投捕搭档,也不敢把眼前这个打者当成一般的对手来对待。
人的名,树的影。
就这一届三年级的选手而言,结城的打击实力,即便是放眼全国也是顶尖一流的。
被称为全国第一投手的成宫鸣又怎么样?
在跟结城哲也正面对决的过程中,也是没有能够占到一丝一毫的便宜。
两人的交手互有胜负,结城哲也甚至隐隐还要强出一头。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和选手们不得不承认,今天跟他们比赛的药师高中棒球队王牌真田俊平,有两把刷子。
但就他的投球实力来说,跟成宫鸣还是存在不小差距的。
就连成宫鸣都没有办法遏制结城哲也的挥棒,区区一个真田俊平,还能够翻了天不成?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是这么想的,他们也对自己的想法有着充足的信心,甚至可以说是深信不疑。
再加上一垒上的张寒,也不是什么老实人。
被保送到一垒以后,他也没有老老实实的停留在那里,而是一直在跃跃欲试,随时准备找机会继续前进。
虎视眈眈的瞄准了二垒……
至于他是不是真的想要盗垒?
估计谁也没有办法猜得透。
首先张寒的速度并不慢,虽然比不上仓持洋一,但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牵制速度也不是全国一流的。
张寒还是有机会盗垒成功的。
当然啦,如果场上的局面非常的紧张,青道高中棒球队在对决的过程中,并没有能够占据什么优势。
张寒未必敢行动。
在胶着的比赛中,一个有效上垒和一个出局,有可能直接决定比赛的胜负。
在这样的局面下,即便是张寒也没有办法轻举妄动。毕竟相比于他的打击和投球,他对自己的盗垒也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但是现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情况明显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们现在足足领先药师高中棒球队整整三分。
如此巨大的优势,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在球场上表现的时候,完全可以做到随心所欲。
他们有资格冒险,也有足够的资本来进行冒险。
只要机会合适,就连一些稳健派的青道高中棒球队支持者都认为,张寒完全可以向下一个垒包前进。
看到了张寒的动作,看到了他跃跃欲试的行动。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轰雷藏直嘬牙花子。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个明星第三棒,比想象中还要难缠的多。即便是把他保送了,他也会尽可能地展现自己的存在感,给场上的选手施加心理压力。
“真不敢相信,对方不仅有着极高的棒球天赋,打球的脑子还这么灵光。不会是故意隐瞒年龄了吧,这种表现看起来,可不像是高中二年级的选手。”
轰雷藏甚至从张寒的身上,闻到了让他感觉熟悉又讨厌的气息。
那是属于职业棒球的气息。
别看高中棒球的等级跟职业棒球已经非常接近了,但实际上两者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别的不说,光是两者的比赛风格,就完全都不一样。
相比之下,哪怕是在豪门高中里,选手们的表现也更加浪漫一些!
他们会尽可能地追求更大的极限,尽可能的做得更好……
说白了,除了成绩以外,这帮人更大的目标是为了梦想。
职业选手就不一样了,那些人的目标自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胜利。
只有帮球队拿下比赛的胜利,他们的存在感更强,他们的名气才会更大,他们收获的薪水才会更多,参加的节目拍摄的广告才会更多。
说白了,可能就不是那么动听了。
但这就是现实。
相比于高中棒球,职业棒球更加简单干脆。
张寒的棒球风格,就有这么点意思。
他就是为了获胜才打棒球的,哪怕他自己本人都没有什么感觉,但只要是对球队比赛有利,只要是能够帮助他们拿下比赛的胜利。
这家伙并不介意担任配角。
就好像现在,他尽可能的在垒包上展现存在感,其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让真田俊平把精力放在他的身上。
只要是真田俊平上了当,那么他投出来的棒球,肯定就没有办法按照他的心意,飞到指定的地方。
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在场上的打者,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用轰雷藏的话来说,结城哲也的挥棒里,同样带着金钱的味道。
一旦被他抓住破绽和漏洞,药师高中棒球队肯定会遭到青道高中棒球队疯狂的反击。
青春不曾失去你 付於心
“真田的压力,恐怕很大!”
面对这样的情况,即便是轰雷藏已经看明白了一切,他也无计可施。
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手下的弟子身上。
然后人们就看到,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监督双手合十,摆出了一副祈祷的模样。
药师高中棒球队棒球部的带队老师,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的监督。
“您这是在干什么?”
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他可不记得轰雷藏监督是什么信徒?
“这个时候我们只能祈祷,对方打出去的棒球,位置刚好落在我们选手的正前方了。”
“您什么时候成了信徒了?”
“别胡说八道,老子一直是虔诚的信徒。不管是天照大神还是耶稣,谁能够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者把球打偏,老子就相信谁!”
“乒!”
轰雷藏的诅咒,还真的起到了非常不错的效果。
棒球打到了投手的正前方。
结城打出去的棒球速度快得惊人,眼瞅着就要飞出去。
没想到,正好打在了真田俊平的手套上。
棒球的速度太快,威力实在太过强劲,棒球从手套里挣脱了出来。
青道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的小伙伴们,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于这样的状况,显然他们始料未及的。
可是还不等他们把这口气松下来,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突然发现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好事。
原本棒球被接杀也就被接杀了,他们也只能怨自己的运气不太好,竟然让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捡了这样的便宜。
網遊之大召喚師
可是接下来,棒球落地反弹,情况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停下来回到一垒的张寒,这个时候不得不拼命开始往二垒跑。
棒球落地了,结城需要跑到一垒,张寒必须往前进。
这也就给了药师高中棒球队,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啪!”
真田紧接着冲上前,把反弹的棒球接到自己的手套里,转身传到了二垒。
“啪!”
游击手接到球以后传到了一垒。
青道高中棒球队里,最厉害的两个打者,被人们寄予厚望的两个打者。
就这么先后出局了。
而且是被药师高中棒球队干净利落的双杀。
当这一幕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尤其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小伙伴儿们和支持者,甚至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以后,确认眼前的状况。
“出局!”
“出局!”
状况没有任何的改变,两出局无人上垒。
青道高中棒球队里,最有可能改变场上局势的两个人,就这么被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给解决了。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轰雷藏乐的鼻涕泡都快冒出来了。
“我就说管用吧!”
一开始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带队老师,对于轰雷藏的做法嗤之以鼻。
别说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即便真的有满天的神佛,像轰雷藏那种临时抱佛脚的做法,他也不认为会有哪个神仙愿意帮助他们。
没想到满天的神佛,竟然真的显灵了。
“你刚刚究竟拜的哪路神仙?”
唯物主义者的带队老师,这个时候已经决定跟着变成信徒了。
轰雷藏尴尬的愣了一下。
他光顾着兴奋了,还真不记得自己刚刚究竟拜的哪路神仙?
“忘记了?”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带队老师,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糊涂的人?
轰雷藏除了在棒球的事情上,能够游刃有余的应付以外。对于其他的事情,真的是一点都不灵。
轰雷藏一脸无所谓的把手放下来。
“没有关系,等到下一次的时候再求好了。”
下一次他就知道,究竟是哪路神仙给他们帮忙?
比赛继续,小胡子学长顽强地把球打了出去,但是飞到了外野的棒球,依然被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外野手给硬生生地拦了下来。
“啪!”
三出局,攻守交换。
第六局上半比赛结束,青道高中棒球队依旧领先药师高中棒球队三分。
场上的分数是5:2。
按理来说,这个分数差距在棒球比赛里绝对不能算小。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完全可以为了这件事情而自豪。
但是现在,小伙伴们却一点儿都兴奋不起来。
青道高中棒球队核心打线的第3轮打击,竟然就这么无功而返的结束了。
留给他们的打击机会,只剩下了最后的三局而已。
这也就意味着,很有可能等到比赛结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者,也轮不到第5轮上场。
对于其他的球队而言,这或许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但是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来说,这个事情就太不正常了!
作为全国最强的打线,只要是打满了9局比赛,他们很少有轮不到第5轮打击的机会。
真要算起来,之前好像也就是同为豪门的几支队伍曾经做到过,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压制在四轮以内。
举例来说,就好像他们在半决赛里碰到的,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
现在,药师高中棒球队也非常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这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清楚的意识到,或许他们的观念也应该发生改变。
现在的药师高中棒球队,跟之前他们碰到的那支药师高中棒球队比起来,已经完全是两支队伍了。
他们现在面对的这支药师高中棒球队,真正拥有了可以跟豪门分庭抗礼的能力。
桃花四艷
不仅仅是出其不意,哪怕是在正面的交锋过程中,他们也拥有了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正面厮杀的资格。
六局下半,药师高中棒球队进攻。
他们的打击,轮到了下位打者们上场。
御幸在上场接球之前,特意跑到泽村荣纯身边,跟小家伙商量战术。
“感觉怎么样?”
今天是决赛,比赛的过程又比他们想象中艰难一些。他还是非常害怕,第1次在这种重要场合下投球的泽村荣纯,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但很显然,他的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泽村荣纯的状态好得不得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向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感觉好极了,我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场了!”
姑且不计较他现在的状态,光是泽村荣纯展现出来的斗志和勇气,就让御幸一也感到非常的满意。
“很好,就是要这个样子。”
比赛继续,上场投球的泽村荣纯,再度超出了小伙伴们的预期。
这一次他接连拿下了两个三振,最后还诱使药师高中棒球队的第九棒打者,打出了高飞球。
高高飞起来的棒球,直接被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野手给接到了手套里。
“啪!”
三出局,攻守交换。
豪門重生:傲嬌首席惹不起
青道高中把球队的小伙伴们,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样的心情,来看待泽村荣纯的投球了?
“你这家伙,表现的未免也太猛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语气中充满了惊叹。
他们不是不知道,泽村荣纯在投球的时候很有天赋。在真正跟对手对决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甚至不在降谷晓之下。
但是小伙伴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对药师高中棒球队这个进攻力爆表的超级黑马,泽村荣纯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即便是他们三年级的丹波光一郎,恐怕都不一定能够做得到吧。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崴!
“厉害,厉害!”
就连张寒,都只能冲着泽村荣纯伸出大拇指。
刚刚这家伙的投球状态,简直就好像开了挂一样。
比赛来到了第七局,正式进入了后期。
双方的比分是5:2,青道高中棒球队领先的分数不少,但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也不至于绝望。
第一个上场的御幸,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甚至都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没想到这家伙,却一反常态地拿下了安打。
当棒球被打出去的那一刻,小伙伴们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这家伙突然吃兴奋剂了?”
“谁知道呢,大概是之前两次被三振,感觉太丢人了。这也算是知耻而后勇!”
虽然感觉很惊讶,但是他在这个时候能够拿下安打,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还是很开心的。
加油的声音,不自觉的就多了起来。
只不过之后上场的增子透,打出了外野高飞,不仅棒球被人家给接住了。
御幸也没有办法趁机前进。
一人出局,一垒有人。
紧随其后上场的是第八棒,也就是降谷晓。
片冈监督显然不打算把打击的机会浪费在他的身上,所以选择了换人……
当然能让片冈监督这么做,也说明了片冈监督对于泽村荣纯刚刚的表现,有多么的满意。
要知道被换下去的降谷晓,可是没有机会再上来的。
如果片冈监督不是对泽村荣纯的投球,有着足够的期待和信心,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这种选择的。
接下来他换上场的打者,是一年级的小凑春市。
这个一年级的小家伙,原本在一军跟着合练的时候,其实并不怎么显眼。但是自从开始代打,整个人就好像开了挂一样,接连把球打出去。
至今都没怎么失误。
片冈监督显然并不打算放弃御幸的上垒,还想趁机拿下分数。
只不过他这个愿望,注定要失望了!
接连跟豪门比赛的药师高中棒球队,成长了很多。尤其是他们的王牌真田俊平,他的投球绝对不是一年级的选手能够与之抗衡的。
最起码普通的一年级不行!
如果是轰雷市,那肯定是另当别论。
小凑春市的表现虽然不错,可是距离轰雷市,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结果这一球他打到了三垒手的正面,被轰雷市接到手套里,传给了一垒。
“啪!”
“出局!”
御幸趁机上了二垒。
只不过他的这一番努力,注定要无功而返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最后一个上场的打者,是第九棒的泽村荣纯。
片冈监督显然还没有要把他换下来的意思,只能忍痛放弃了这一次二垒有人的攻击机会。
“好球!”
“好球!!”
“好球!!!”
“三振出局!!”
一切就好像顺理成章一样,泽村荣纯被三振出局。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洪雷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犀利的光芒。
没有把投手换下场!
这也就意味着,青道高中棒球队已经做好了打算,在第7局的比赛里,让泽村荣纯继续投球。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他十分自信的跟手下的弟子们说道:“我现在可以确定,青道高中棒球队,绝对没有打算让张寒上投手丘。”
虽然之前他就曾经做过这样的预言,但当时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并没有多少人相信。
尽管自家的监督说的信誓旦旦,但是在之前青道高中棒球队和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比赛里,张寒可是投完了比赛的。
超过一百六十公里的光速球,一下子成了街头巷尾的话题。
就连他们在学校里都会被同学追问,他们比赛的时候能不能够碰到张寒,碰到张寒的时候,能不能够帮着传递个小纸条什么的?
这样一个投手,这样一个光靠着球速就能够碾压所有对手的投手。
青道高中棒球队会舍得放弃吗?
一直到现在,张寒都没有上场,他们心里差不多也就明白,自家的监督分析的应该没有错。
张寒不会上场了!
不然的话,现在都已经到了比赛的后期,青道高中绝对不会继续派这个一年级的投手上场投球。
一直压在他们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就这样消失了。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斗志提升了好多。
比赛继续,到了第七局的下半。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打者们上场打击。
率先站上打击区的是第一棒的秋叶。
紅魔繼承者
到了这个时候,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所有选手,绝对不敢小看场上这个对手了。
泽村荣纯解决了他们所有人,他们还有什么理由看不起人家?
秋叶一开始,就谨慎的观察泽村荣纯的投球,结果根本看不到放球点。
泽村投球的整个过程,都被身体给遮挡住了,等他看到棒球的时候,棒球就已经飞了出来。
好快!
好突然!!
棒球瞬间就飞了过来,就连秋叶也只能咬牙把球打出去。
棒球落地反弹,被小凑亮介接住,传给了一垒。
“啪!”
“出局!”
紧随其后上场的真田,咬牙把球打了出去,这一次他的运气不错,棒球落在了空档里,他勉强上了一垒。
一人出局,一垒有人。
但是之后上场的三岛,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他也咬牙,把球打出去!
三岛认为自己这个天才,一定可以二度拿下安打,甚至直接得分。
毕竟上一次对决的时候,只有他从泽村荣纯的手里拿下了安打!
三岛认为自己绝对可以再接再厉。
只不过很可惜,棒球高高的反弹了起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仓持的手套里。
两出局,一垒有人。
就在这个时候,最引人瞩目的一年级新人轰雷市上了打击区。
面对这个同年级的超级怪物,泽村荣纯并没有畏惧,而是选择跟他正面对决。
在对决的过程中,甚至占了一丁点儿的上风,逼迫轰雷市打了一颗界外球。
看到泽村荣纯的投球状态,御幸也多了几分信心。
打算再用4缝线的直球,骗取一个好球数,最后用怪癖球来决一胜负。
泽村投的4缝线直球,比他刚刚上场的时候,一点都不差!
这个男人,还有一个非常大的优点就是耐力。
相比于张寒和降谷晓那种爆发流的投手,泽村荣纯的投球显得稳健的多,速度不快但是很持久。
“还不错!”
看到这一球,虽然稍微有那么一点甜,但整体上已经达到了自己的要求。
御幸还是满意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颗他看起来很满意,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的球。
被人硬生生的轰飞了出去。
“轰!”
挥棒的破空声,即便是看台上的球迷,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在听到挥棒声音的时候,他们的心就跟着揪了起来,然后他们就看到棒球高高的飞了出去。
小胡子学长一直追,追到了外野的围墙,依然没有看到棒球下落。
“啪!”
两分的本垒打。
比分瞬间变成了5:4。
原本稳操胜券,占据压倒性优势的青道高中棒球队。
再度被药师高中棒球队追了上来。
这一下不仅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意识到不同了,就连那些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也感觉到了他们的对手非常不一样。
他们回忆起了之前药师高中棒球队跟市大三的那一场比赛。
现在他们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之前不是他们的错觉,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实力,真的是很强!
即便是跟西东京三大豪门比起来,也是分毫不差。
负责解说着一场比赛的龟田,同样震惊的不得了。
“这个男孩,追平了张寒这一届大赛的本垒打纪录。”
轰雷市同样拿下了自己的第八支本垒打。
他的老子当然是很得意的,不过得意中少不了一丝惋惜。
只差一步而已!
距离张寒只差一步之遥!
如果是在张寒之前拿下第八支本垒打就好了,轰雷市就不是追平了纪录。
而是创造了纪录。
前后也就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差,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好像一下子活过来了一样,就连他们第五棒的打者被解决,都没有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药师!药师!!!”
距离青道高中棒球队只差一分了。
就他们球队展现出来的攻击力,他们绝对有理由相信,这一分很快也会被他们追上。
今天这场比赛,究竟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就好像一潭死水一样,所有的选手都是面无表情。
第八局的上半,青道高中棒球队第一棒的仓持洋一站上了打击区。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自然是疯狂的给他加油,但效果却并不怎么理想。
仓持打出了一垒手前方的滚地球,被三岛给接到了手套里。
一人出局,无人上垒。
紧接着上场打击的,是小凑亮介。
相比于仓持,这个被称为恶魔打者的人,明显要难缠多了。
他一连纠缠了七八球,最终等到了一个好打的直球出现,才干净利落的把球打出去。
“啪!”
“安全!!”
一人出局,一垒有人。
青道高中棒球队,终于有人上垒了。
只不过,看台上的那些铁杆支持者,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兴奋起来。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投手之前都已经认怂了。
他们现在好不容易有希望追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脚步,有可能晋级甲子园,他们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冒险?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投手究竟会怎么选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些铁杆支持者心里一清二楚。
铁定是进攻型的四坏。
明目张胆的保送他们不敢,毕竟之后还有结城哲也和一众强棒呢。
一旦敬远保送,对方也就丧失了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战斗下去的意志。
無限之科技主宰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们可能那么做吗?
既然不是敬远,那药师高中棒球队唯一能够做出来的选择,就只有厚着脸皮用进攻四坏了。
他们会用内角的4坏球,甚至有可能故意投高。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心里打定主意,一旦对方那么不要脸,他们也一定要让对方好看。
嘘声是少不了的……
就在小伙伴们打定主意,棒球投完以后,他们直接给出嘘声的时候。
场上突然出现了让他们不敢相信的一幕。
真田会用内角的坏球!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不仅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知道,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铁杆支持者知道。
张寒一样知道。
几乎在真田投球的瞬间,张寒已经从他的动作里判断出来的棒球的方位了。
来的好!
面对飞来的内角直球,距离自己胸口差不多只有10公分的直球。
一颗看起来,打者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挥棒的直球。
张寒直接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与棒球的距离。
这还不算完,他同时大幅度扭转自己的身体,用来增加自己的打击力量。
即便是他后退了一步,棒球距离他也就五六十公分而已,打出去基本上是用球棒的中间,甚至可能是偏内侧。
如此小幅度的挥动,想要拿下本垒打是很困难的。
所以他特意旋转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力量,狠狠的敲中了飞来的棒球。
“乒!”
被打中的棒球,在天空中画了一道弧线,跌落在右外野的看台上。
“本,本垒打!!!”
“第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