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ll2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起點-第六百七十二章 意外之事閲讀-fdtie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国师,那边怎么回事?!”
马蹄声、人的呼喊,四个书生自然也看到了,小心的扒着树身从后面探出脑袋,当瞅到一队骑兵挥舞长矛追在后面,急忙缩回落到靠着树躯坐去地上。
“遇上仇杀了。”
“别怕,有国师在呢。”“对,有国师在,还怕区区一帮蛮夷……哎哟哟,马蹄声挨近了。”
烽火紅顏,少帥的女人 妤餌
老驴咀嚼着干草,看到那跑来的几人里,有一头驴子,兴奋的抖了抖耳朵,从地上撑起来,迈开小步,一蹦一跳的还没两步,就被陆良生一巴掌拍的重新趴回去。
“蛮人的事,与我们无关。”
书架里的蛤蟆道人也推开小门,这种热闹岂能不凑?蛙蹼打了一个响指,点燃烟斗,托在手中,跳去门沿坐了下来,在嘴里嗒了一口,老神在在的斜眼望着被追杀的五个蛮夷。
“原来看别人被追,还是挺不错的,就是还差点劲儿,不过瘾。”
饶有兴趣的视线望去的远处,荒漠风沙之中,五个阿拉伯人拉着一头驴子驮着箩筐跌跌撞撞的奔跑,见到那边树下休息的同样五人一驴,看模样是希腊人,急忙挥了下手,然而,那边根本没有动的意思,只得回头看一眼快要追上的拜占庭骑兵。
她們說我是劍俠
咬紧牙关,看去身后另外四人。
“驴不要了,把里面的《圣训》带上!”
牵着驴子的汉子松了缰绳,跑去后面从挂着的皮袋里翻出一本经书塞去怀中,气喘吁吁的朝前面喊道:
“白沙尔,我快跑不动了。”
前面白布缠着脑袋的男人回头,身后的四人脸上全是汗渍,大口大口的喘气,但还是朝他门,咆哮出声。
“真主的信徒不能学习妥协!”
后面四人咬紧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弃了驴子脚步奋力跟上前面的男人,从那边树下的五个希腊人面前匆匆而过。
穿越-傾城萱王妃
轰隆隆——
鬼王的傻妃
蹄音震响地面,沙尘在翻飞的马蹄间四下溅开,纵马而来的拜占庭骑兵远远的也看到了那边树下五人还有一头驴子,为首的骑士正打出手势,让部下分散包抄上去,抬起的手陡然一捏,回转的目光再次落去那树下的五人。
“五人……驴子……”
随即,握紧的拳头松开,朝那边一挥:“将他们也一起抓起来,带回君士但丁,交给陛下,让卡拉布萨的达埃尔辨认凶手!”
希腊语出口,坐在树下的陆良生眉头皱了起来,就连敲着烟杆拍灰的蛤蟆都愣了一下,“这帮家伙怎么朝我们来了?”
“是来抓我们的。”
鬥龍至尊
美女上司俏房客 街頭魔王
陆良生收起纸张,拖着长袖起身,掐着一个法决,随意拂出,纵马狂奔而来的拜占庭骑兵眼前好像蒙住了什么东西,再到看清,忽然转了一个方向朝着另一边空旷的沙漠奔涌而去,挥舞手中长矛好像在跟人搏斗一般,越打越远。
“师父。”
书生下了岩石,没了画地图的心思,回头朝靠着树躯迈着头靠坐的四个书生也喊了声:“还有你们四个,收拾一下,准备走了。”
“没事了?”马流伸长脖子,张望了一下,见那十来个骑兵不知为何跑去远处,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爬起来轻松的小跳两下,抖了抖身子:“蛮夷就是蛮夷,来势汹汹,最后还不是屁滚尿流。”
赵傥拍拍身上灰尘起来,“那是,在国师面前放肆,这不是找不自在嘛。”
就在四人准备挣着去抢老驴的缰绳时,忽然有声音传了过来。
“白沙尔谢谢友好的希腊人帮助。”
那边,先前逃走的五个阿拉伯人折转了回来,浓须大胡上绽出温和的笑容,“没有你们,我与我的同伴,恐怕会被拜占庭的士兵追上了。”
这人说的希腊语,算不上流畅,陆良生还是能听懂,余光打量了这几人,均是粗糙的长袍,手脚粗大像是常行远路的,大抵以为是商旅一类,不过出门在外多留心眼是应该的。
便是也朝对方微笑了一下,抱拳拱了一下手。
“顺手罢了,就是不知道你们为何被他们追杀?”
听到问起这个事,那叫白沙尔的男人也有些郁闷,走到树荫下,让同伴去把跑远的驴子找回来,随后,坐去旁边岩石,捶了一下膝盖。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们追杀,之前我们泰鲁什布教,忽然听到有人传言在地中海抓到一条塞壬,传闻是半人半鱼的海妖,在城里引起轰动,布教也被打乱了,正好按计划要去下一个地方,出了泰鲁什在边界就碰到波斯人,他们对我们并不友好,转移的途中……”
男人忽然轻笑出声。
“……南下的途中,又遇上拜占庭的骑兵,他们一看到我们就说我们五个杀了卡拉布萨的总督,还拿了抓捕令,结果,波斯人追了上来,两方又是常年打仗,就先打成了一团,我们五个趁乱逃到了这里。”
说完时,也接过同伴递来的水袋喝了一口,长途跋涉再到刚才狂奔,累的不轻,眼下缓口气后,忽然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回忆起拜占庭骑兵捉拿时的说辞,猛地偏头扫去周围,与自己这边一样,正好五个人,外加一头驴。
一时间,顿时明白了什么,脸上笑容渐渐僵硬下来。
妾本驚華
不过还是起身过去,双手去握陆良生的手,后者倒不会因为这个礼节拒绝,笑着与对方握了一下。
白沙尔点点头,也跟着起来:
“你们的行踪,白沙尔以真主的名义起誓,绝不会做对帮助过我们的人的事。”
这时同伴也将驴子寻了过来,便朝陆良生等人告辞,带上面巾继续踏上传教的前途,看着他们走远,四个书生哄着老驴过来,“国师,咱们也走吧。”
陆良生望着远处越来越远的五道背影,口中轻嗯了一声,伸手牵过缰绳,转身往北,令得王风四人指了指东面,又看了看北方,连忙跟上。
“国师,方向错了。”“对啊,东面才是回中原的方向。”
叮叮当当铜铃晃响的胜利,走在前面的陆良生微微侧过脸,有些冰冷,王风、马流、张倜、赵傥胆战心惊的看着侧容俊朗的国师,瞬间闭上嘴。
前面,陆良生转回头,继续往北前行。
“那只鲛人被拜占庭的人抓了,她救过我一次,不能不管,既然是被我带来的,那就要带她回去,跟你们也是一样。”
四人面面相觑,片刻,拱起手来。
“国师真是仁义啊。”“是啊,国师大义之心,世间罕有,真是我等楷模!”
“……料想小小蛮夷,如何敌得过国师,到时我四人就在一旁为国师呐喊助威,彰显我隋国气势!!”
“闭嘴!”
陆良生回头呵斥一声,身后这才安静了一阵,蛤蟆道人打开小门,将那四个招过来,让他们给自己说说恭维的话,听得摸着白花花的肚皮,惬意的摇头晃脑,颇为舒坦。
吖儿啊啊啊~~
老驴回头看了眼书架,兴奋的踏着蹄子,跟在主人后面,一路上有四个书生说笑,倒是热闹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