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kq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魔童哪吒2-第一百七十七章:功虧一簣相伴-3zhsw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时光荏苒,转眼间便已三度春秋。
極品學生 騰少
三年来,文殊以姜子牙为矛戈,不断向殷商重臣发起一次次进攻,然而无论他的算计多么精妙,付出了多少努力,最终的结果却无一例外,全部以惨败告终。
渐渐地,文殊心头那股百折不挠,越挫越勇的心气也跟着微弱了下来。
撞上我,你無路可逃
这一日,文殊盘坐在一片松林内,耳畔听着微风抚动树叶的哗哗声,心中不断盘算着一个大计划,准备再竭尽全力,放手一搏。
道士無敵
武俠世界大拯救
“轰!”
陡然间,变故突生,一株血红色的莲花虚影自他身后浮现而出,将他的整个身影包裹其中,无尽火焰浩浩荡荡的自莲花内激射而出,焚烧向他的身躯。
“业火金莲!”文殊脸色剧变,霍然间站了起来,化作流光,飞速冲向苍穹。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那业火金莲却宛若附骨之疽,始终伴随着他左右。无论他怎么飞行,飞行的速度有多快,都无法摆脱火焰攻击。
“嘶……”文殊本是性格坚毅之辈,一般疼痛连令他皱眉的资格都没有,可此刻却是惨嚎出声。
业火金莲,乃为天道刑罚,无法阻止,无法化解,只能硬扛,至于扛不扛得住,唯有听天由命!
最強修仙系統 奇異橘子
发现逃不掉后,文殊盘膝坐在虚空内,眼观鼻,鼻观心,心观手,手掐镇魂印,浑身上下仙气狂涌,守护灵魂,硬扛着金莲业火。
良久后,灵魂险些被业火烧穿的文殊险死还生,浑身上下被冷汗浸透,整个人如同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神仙杀劫!”缓缓落在地面上,他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
“珰,珰,珰……”
话音刚落,阵阵钟声突然由远及近,响彻耳畔,共计响了六声。
“六道金钟声!”钟声过后,文殊心底陡然涌现出阵阵寒意。
玉虚宫内的钟声是有规矩的,九道钟声响为圣人召唤,而圣人之下,唯有大师兄广成子可用六道金钟声。
兩廣豪傑
如今他刚刚艰难地渡过一次金莲业火,耳畔便响起了钟声,由不得他不多想。
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文殊身化长虹,以最快的速度赶至玉虚宫,金钟亭,惊讶的发现亭中仅有广成子一道身影。
也就是说,那六道钟声只为自己而鸣!
“你来了……”广成子一袭白衫,站立在巨大的金钟前方,淡淡说道。
重生之超級兔
“拜见大师兄。”文殊躬身说道。
“看你的样子,也承受金莲业火了吧?”广成子挥了挥手,道。
文殊颔首道:“今日是第一次出现,没有任何征兆,且恐怖如斯。”
“业火金莲一经出现,除非烧死宿主,否则便会源源不断,成为最恐怖的梦魇。”广成子道:“所以说,这是第一次出现,也是业火最弱的一次,将来只要我们不死,业火便会越来越强。”
“我知道。”文殊回应道:“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接下来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殷商朝堂。”
“不必了。”广成子拒绝道:“若是你能做到这一点,三年前就做到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带着姜子牙去西岐吧,在没有大义的情况下,我们无法选择以王道革鼎天下,只能选择以霸道征服天下,推动神仙杀劫的诞生。”
文殊脸色骤然一变,急忙说道:“大师兄,再给我一个机会罢,我正在谋划着一个大计划,一旦成功,这些年来的努力就不算白费了。”
广成子淡漠说道:“若业火金莲没有降世,莫说是一次机会,就算是三次机会,十次机会,我都能给你。但是现在,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文殊心里充满了不甘,但对于广成子的命令,他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因为他很清楚,在玉虚宫内,广成子这个大师兄代表着的是师尊元始天尊的意志。
七日后。
朝歌城内,卦馆正堂。
文殊满脸颓然的坐在卦桌后面,声音沙哑地说道:“我输了,一败涂地,这些年来的坚持确实成为了一个笑话!”
姜子牙目光怜悯地望着这个曾经高高在上,意气风发的金仙师兄,有心想要安慰两句,可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收拾一下,现在就随我一起去西岐罢。”一同沉默了很久后,文殊叹息说道。
“师兄你没机会了,但我还有……”姜子牙沉声道:“刚刚我认真的想了想,如今我是纣王的顾命大臣,也算是殷商高层,我觉得我留在这里,比去西岐更能发挥作用。”
文殊蹙眉道:“可是大师兄的命令是让我带着你前往西岐!”
“我可以跟着你走,但是师兄,你忍心自己的十年苦工功亏一篑吗?”姜子牙道。
冷酷前夫:大律師請溫柔一點 半畝池塘
文殊脸色阴沉如水,低眸不语。
滅盡塵 奧爾良烤鱘魚堡
“师兄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吧,明日我再来找你。”姜子牙说着,不待对方回复,转身便走出了正堂。
半个时辰后,他在国师府的花圃内寻到苏瑾,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把文殊给卖了:“申师兄,文殊师兄要带我去西岐!”
苏瑾瞳孔微微一缩,自蒲团上缓缓起身道:“发生了什么?”
“事发突然,我也不清楚个中缘由,不过文殊师兄说是广成子下的命令。”姜子牙道。
苏瑾沉吟了良久,轻声道:“看来是玉虚宫没有耐心再这么僵持下去了,他们要强行破局!”
姜子牙道:“我对文殊师兄说我留下还有机会,现在他正在考虑。我希望你能做好两手准备,以免到时候再措手不及。”
“你想留在朝歌,还是赶往西岐?”苏瑾询问道。
“我都可以,反正这两条路无论是哪一条,对我来说都称不上友好。”姜子牙平静说道。
苏瑾颔首道:“我知道了,如果他将你留在朝歌,我会如同现在一样,尽量帮你分担来自阐教的压力。
如果最终他带着你离开,那么我会清扫整个朝歌,将这些年来的各教眼线,各门密探,以及一些牛鬼蛇神全部扫地出门,清扫出一个干净的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