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m7w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笔趣-490.一生行事,對事不對人(雙十一,彈殼與你們在一起)熱推-lnwbm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多年之前,那个叫金路光的男子还是个落魄秀才,他无家可去,只能在一座荒芜野庙里栖身。
他日日夜夜苦读圣贤书,靠给人写家书、抄书艰苦度日,生活潦倒。
尽管他心里对于未来有期盼,可是日子太苦了,未来的路也太黑暗了,他迟迟看不到命运的曙光,所以难免时不时的会绝望,会厌世。
这时候一条美女蛇出现了。
厌世的人不怕妖魔鬼怪,美女蛇的出现没有吓到穷秀才,反而给他开了眼界。
从那以后,他孤单的世界改变了,有了欢声笑语,有了陪伴。
但蛇之一族性阴冷,正如狐之一族多狡黠。
当然,对于一个处于绝望中的穷秀才来说,他不在乎身边的美女蛇是什么性子,能陪他说话、能帮他打发寂寞就好。
可是美女蛇性子终究有些问题,时间久了穷秀才也感到受不了。
这时候美女蛇渡劫,高榕树的灵智侵入她身躯中,将她取而代之。
高榕树妖安静祥和、大方温润,她这样的性子更适合做男人的妻子。
或许很早的时候,穷秀才就发现了身边人的改变,可他没有说,只是默默的享受新人带给他的欢欣。
这种欢欣不只是精神,还有肉体。
我的身體有地府
美女蛇最后渡劫蜕皮拥有人的身躯,这代表着穷秀才的性福到来了。
以前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他只能搂搂抱抱,现在却可以见缝插针。
所以对于穷秀才来说,这具身躯中的灵魂到底是谁他并不在意,他最终爱上的、依赖的是那个将一切献给他,并以女红帮助他走出兰若寺最终考上举人的妻子。
也算是报应,他考上了举人却没了妻子,美女蛇回来了,而且是带着仇恨回来的……
美女蛇咆哮道:“我做错了什么?我见过那么多书生,从未害过任何一个!”
“我喜欢上了一个书生并帮他从人生低谷中走出来,却被他所背叛!”
听到这里徐大忍不住的感叹一声:“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王七麟也说:“唉,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听到两人的话,美女蛇呆了呆又说:“最终我夺回了我的身躯ꓹ 可我也没有杀人,我将书生变得疯疯癫癫ꓹ 因为这是他欠我的,当年若不是我将他从人生低谷中拉出来,他最终也会被苦闷和寂寞逼的疯疯癫癫!”
“还有这孩子ꓹ 这孩子不属于他们,我将孩子送去了善堂ꓹ 而且还会时不时的带孩子回家吃一顿饱饭,这算什么坏事吗?”
“你们听天监为何要追杀我?为何非要杀死我?!”
听到这里王七麟不悦了ꓹ 说道:“谁说我们非要杀死你?”
美女蛇猛的看向他。
王七麟说道:“之前在善堂相逢ꓹ 你为什么不说出事实而是与我们的人开打?”
美女蛇叫道:“我不说出事实?我直接与你们开打?是你们的人见了我就要抓我!”
“换成你是一个女人正在善堂门口嗑瓜子,然后一群男人出现了冲你就伸手——其中还有个很吓人的和尚直接亮出伏魔杖大喊‘妖魔哪里走’,你不反抗吗?”
王七麟回头看马明和沉一,马明苦笑道:“卑职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胡大人忽然说那就是金氏,沉一带弟兄们去追她,她便施法出招。”
“她出招也就罢了ꓹ 她发现沉一太厉害而卑职是个软柿子,结果就冲卑职出手了ꓹ 卑职怎么办?只能脱下衣服干啊!”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马明一怔ꓹ 赶忙解释:“我的意思是ꓹ 我得脱下衣服才能让马头明王出现然后干架……”
盈月舞清風(清宮) 逐汐
他有些郁闷ꓹ 自己这作战方式实在是有些不走寻常路。
王七麟对美女蛇说道:“那真实的金路光如今何在?”
美女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白日里在城外水泽中修炼ꓹ 傍晚回来听说金路光暴毙ꓹ 于是便想去看看我儿、金慕楚的安危。”
“结果确定他安全后我还没有做什么ꓹ 便被你们听天监给包围了。”
这案子费劲了。
王七麟摸了摸下巴,怎么来断案?
逆火
他先回头冲听天监上下说道:“看到没有?本来是一件好好沟通就能简单解决的案子ꓹ 结果被你们弄的这么复杂!”
胡毅苦笑,确实是一件本来简单就能解决的案子——只要找到金氏证明她是一个妖怪,那一起动手将她做掉不就行了吗?
问什么理由,查什么真相,要什么动机,干就完事!
事到如今可就不那么简单了,仔细分析一下,美女蛇的问题真不大,顶多就是一个迷惑了金路光父子的心智而已,根据谢蛤蟆所说,这种问题可以解决……
王七麟沉吟道:“甘淑儿,你若能恢复金路光和这孩子的心智,那我听天监不会找你麻烦,放你离开怀庆府,如何?”
美女蛇一怔,满面狐疑:“此言当真?”
王七麟点头道:“当真,你既然未曾害人,只是犯了全天下女子都会犯的错误而已,听天监不会因此就要让你偿命。”
美女蛇凝视着他,然后摇摇头:“大人,请恕我多疑,我难以相信你的话。”
胡毅上前喝道:“王大人乃是我听天监观风卫新任卫首,他还能糊弄你个小小妖怪?”
閃婚霸愛:高冷帝少獨寵妻 若雲淺
美女蛇还是狐疑,她试探的问王七麟道:“人妖不两立,听天监碰到妖魔鬼怪不是都会斩尽杀绝吗?为何你愿意放过我?”
王七麟平静的说道:“本官断案,只看国法与民情,你若没有违反国法也没有违背人伦道德,那本官为何非要对你苦苦相逼?”
“何况,你也已经受到了惩罚。”
他对徐大招招手,徐大将善堂里得到的美女蛇皮蜕展示出来。
美女蛇被马头明王打到蜕皮保命,修为倒退一境,这算是受到了很大惩罚。
说起来这件事里她的罪孽并不大,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个受害者,结果被打的退境,这真是倒了霉。
吞口嘀咕道:“我就佩服徐爷这点,他跟七爷真是默契,不用说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
辰微月赞同的点头。
巫巫下意识说道:“这真是天生一对——可惜七爷是个男的,他长那么好看,若是个女人,一定是九洲有数的美人。”
“那样岂不是便宜了徐爷?”舒宇忍不住说道,“所以还是徐爷是个女人比较好。”
向培虎看看徐大的样子摇头道:“那样又委屈了七爷。”
他们凑在一起小声嘀咕,王七麟回头喝道:“断案现场,你们唧唧歪歪做什么?”
众人赶紧垂手肃立,一脸肃杀。
蝼蚁尚且贪生。
美女蛇犹豫了一番,对金慕汝招招手,孩童得到她的招呼像小狗得到主人指令,推开徐大甩着小胳膊飞奔过去。
从这点来看,美女蛇除了迷惑了金慕汝的心智应当没对他做什么坏事,起码没有虐待他,否则这孩子不会见了她依然热切。
美女蛇深吸一口气将纤纤玉手摆在胸前掐了个法诀,秀口一张吐出一颗蛋黄大小的玉珠,轻声喝道:“假痴不癫,如梦如醉,醍醐灌顶,魂归来兮!”
玉珠飞起在孩童头顶,有一道绿光从他头顶灌入他身躯中。
很快呆傻的孩童恢复清明,他像是刚睡醒一样,迷迷糊糊的搓了搓眼睛后说道:“咦,娘,你怎么在——啊,妖怪,娘你的身后有妖怪……”
孩童惊恐的样子让美女蛇面色一冷,她推开孩童冷淡的说道:“这是娘、我的身躯,我本就是妖怪,你出去吧,外面有几位大人在等你。”
听到这话孩童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瞪大眼睛问道:“娘,你是我娘,你不是妖怪!”
美女蛇本就虚弱,耗费修为给他解开失魂咒更是虚弱,脸色比地上的月光还白。
她喘了两口粗气蹙眉瞪了孩童一眼,收起蛇尾盘了个蛇阵,看样子懒得理睬这孩童了。
但孩童对她却极为依恋。
他怯怯的看了看美女蛇的长尾巴,小心翼翼靠近她仰头问道:“娘,你是不是被妖怪吃掉了?你的腿被吃了,还剩下身子?你怕孩儿也被吃掉,所以让孩儿赶紧走?”
美女蛇不耐的说道:“是,你还不赶紧滚蛋?”
孩童一下子抱住她的手臂,忽然嚎啕大哭:“娘你别被妖怪吃掉!我不让你被妖怪吃掉,我把你拉出来,我拉你出来好不好?”
一边说他一边往后拖。
王七麟看到后忍不住说道:“孝心可嘉。”
美女蛇一抖手臂,孩童两眼一翻软在地上。
胡毅下意识冲上前去叫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美女蛇倚着窗台歇息了一口气,没好气的说道:“让他睡一觉罢了,他太烦了。”
王七麟说道:“你怕他触动你的心弦,让你忍不住再动感情,是吗?”
美女蛇冷笑道:“我余生不会再对人族动感情!”
她又考虑到自己当前处境,于是对王七麟含情脉脉的眨眨眼睛幽幽道:“除非是大人这样顶天立地又通情达理的好男儿。”
沉一心直口快,笑道:“阿弥陀佛,别做梦了,我家七爷才不捡破鞋呢,你要不然对我家二喷子动感情吧,哈哈,他最喜欢捡破鞋了。”
徐大要气死了:“我日你、你的先人板板,沉一!”
沉一无所谓的说道:“我先人死了,全死了。”
徐大一口气没喘匀,骂道:“你个狗日的,沉一,你这样以后自己做喷子吧,大爷不是你的喷子兄弟了。”
结果这却是掐到了沉一软肋,他服软说道:“别,二喷子,咱们永远是好兄弟。”
他看了看左右,吞口心生不妙之感。
果然,沉一指着他说道:“那你对吞口动心吧。”
吞口怒视他道:“沉一,你看我好欺负是不是?”
沉一点头道:“是啊,怎么了?”
吞口一怔,弱弱道:“没,没怎么,我就是问问。”
白猿公帮他仗义执言,上去搂着他脖子喝道:“沉一,别欺人太甚,你刚才的话太侮辱人了!”
沉一说道:“吞口又不是人。”
白猿公改了口:“那你也别欺妖太甚!你刚才的话太侮辱妖怪了!”
沉一说道:“阿弥陀佛,喷僧怎么侮辱它了?它是妖怪,美女蛇也是妖怪,妖怪配妖怪不是绝配吗?再说了,吞口,这个美女蛇多好看呀,你对她不动心吗?她若是对你动心,你不愿意接受她吗?”
吞口偷偷瞥了眼弱柳扶风、捧心西子般的美女蛇,小声说道:“我、我愿意。”
胡毅和手下看傻了眼。
他们呆呆的看着一行人斗嘴,又呆呆的看看王七麟,满心就一个疑问:这观风卫都是一群什么人啊?
美女蛇也看傻了,她茫然的看向王七麟问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王七麟早就习惯了手下这群人的做派,他很冷静的说道:“天色已晚,大家伙都困了,我这群兄弟姐妹给大家演个戏逗个乐给你们提提精神,这不好吗?”
胡毅说道:“好好好。”
他手下大印小印跟着点头,纷纷鼓掌。
王七麟对美女蛇说道:“好了,本官答应放你一条生路。”
“不过有个条件,你得接受听天监的调查,如果你确实没有害过人,那我们绝对放你离开怀庆府,你若是害过人,那就得接受律法制裁!”
星際之不吐槽會 魚香蹂絲
美女蛇却依然迟疑:“你不是在骗我吧?”
王七麟一声剑出,开门剑瞬间到她面前,开门之下,另外四把剑接着出现将她给围住了。
他又一收手,五把剑全飞了回来。
“本官若要抓你,何须骗你?”
这话说的很傲气,而且他有傲气的资本。
见识过他的实力后,美女蛇老实了,她爬出偏殿冲王七麟行礼,说道:“小妖甘淑儿见过大人,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王七麟道:“你谢你自己吧,你既然未曾作孽,那我听天监为何要杀你?听天监是监管天下妖魔、庇护九洲百姓之处,而不是屠宰所。”
他让胡毅给美女蛇安排个住的地方,这案子只差找到金路光了,等到金路光清醒过来这事就算了结。
胡毅问他金路光何在,王七麟一听恼了,什么事都要自己来办吗?
他说怀庆府就这么个屁大的地方,挖地三尺也费不了多少力气,你们自己去找金路光。
事情处理完了已经第二天凌晨,他们到了客栈之后天色便蒙蒙亮了。
王七麟睡了一个上午,等他醒来后正好可以吃午饭。
胡毅等候在外面,见他醒来赶紧汇报案情,说他发动全城搜索金路光还真是找到了。
这货被三星宿绑了以后塞在了老野酒肆的酒窖里头,就像王七麟猜测那样,金路光没死,只是被施以秘术失去行动能力了。
戲精成長日記
对此胡毅大为狐疑,三星宿为什么会把金路光塞在老野酒肆?
王七麟心里有答案。
从他离开长安府开始,三星宿便一直在监视他,在沙洲给他送酒的便是三星宿。
他进入怀庆府后,三星宿依然在监视他,然后他们偷听到了胡毅向他提起金路光这个人,于是三人草草制定了个计划,临时决定以金路光为诱饵去引王七麟上钩。
一切都是临时决定的,选择金路光为诱饵是临时决定的,藏起金路光的地方也是临时决定的。
后面为了避免王七麟不管这起案子,娄金狗假扮的金路光在诈死之前高呼一声‘杀我者听天监也’,以此将听天监拖下水,逼的王七麟来调查此案。
当时他们担心王七麟一方会仔细排查尸体,所以在假扮金路光时往身上贴了肉,并在肉里放入饿鬼蛊。
饿鬼蛊出现,以此断绝了会有人去仔细搜查金路光尸身的念头。
另外饿鬼蛊吃掉了一些皮肉,这样娄金狗假扮的金路光皮相破损,更难以被人发现身份漏洞。
他们也算是误打误撞,迫使王七麟接触了金路光案子并查到了美女蛇身份。
其实按照他们计划,三人压根没想过王七麟能真去调查金路光的疯癫原因和家庭情况,因为他们自己就没想到自己随便选了个人做诱饵,结果这人身上还真有大机密!
他们本意仅仅是吸引王七麟去调查金路光死因,要调查这案子,王七麟就得接触尸首。
按照三人构想,他们想办法引走谢蛤蟆让王七麟自己去接触尸首,到时候装扮为尸首的娄金狗发难,三人以最快速度将他猎杀然后逃走即可。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金路光家庭有问题,并且王七麟真查到了问题,最后三星宿没办法了,心急之下动作太多,被王七麟发现漏洞给反杀了……
搞清楚这件事,胡毅又隐晦的向王七麟提到了怀庆府府尉王宁,说王宁背后的河南府王氏有很大能量,那是河南府根深蒂固的大家族。
王七麟听了他的话若有所思:“王氏是河南府的地头蛇?这个家族很大,朝廷有官、民间有人?”
胡毅点点头。
美人目
王七麟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把整个王氏给拔除掉?”
胡毅惊呆了,以至于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赶紧说道:“王大人,卑职没这个意思,卑职的意思是,这王宁作为府尉问题不大,他并没有招惹您,您何必要对付他?”
王七麟笑吟吟的喝了口茶问道:“你是来给王宁求情的?”
胡毅使劲摆手:“王大人误会卑职了,卑职怎么敢替他向您求情?”
他吞了口口水,露出坦诚之情:“王大人,卑职与您接触时间尚短,但对您大为钦佩。一件金路光被害案,结果查出塞外余孽的陷阱,还查到了金路光疯癫的隐情,这是明察秋毫、神机妙算。”
“发现前朝余孽三大星宿的陷阱后,还能将它们反杀于手,三人尽死于您手,这是您射石饮羽,功力高深。”
“所以请大人相信,卑职确实是服气大人,所以希望大人以后能平步青云,大鹏展翅,而不希望您因为一些无所谓的事,影响了自己的仕途。”
王七麟说道:“你也说了,本官功力高深、有勇有谋,但你不知道的是,本官其实不缺钱。那本官为何还要在听天监效力?”
“为了诛杀妖魔鬼怪,庇佑百姓?”
“这种事不必非得为皇家效力才能做吧?我若是江湖上的闲云野鹤,那一样可以四处诛杀妖魔鬼怪,而且没有听天监束缚,可以行动更自由,对不对?”
胡毅沉默的点头。
王七麟摁着桌子站起来,道:“本官之所以还要留在听天监,便是因为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为害天下百姓者,并非妖魔鬼怪,而是贪官污吏!而是官虎吏狼!”
“所以本官要留在听天监,要借听天监之职权去对付这些贪官污吏,因为本官知道,能对付官吏的只有位置更高、权力更大的官吏!”
“以前本官仅仅在听天监任职,还只能惩戒与妖魔鬼怪扯上关系的贪官污吏,如今圣上栽培、皇恩浩荡,委任我为观风卫卫首,观风卫是做什么的?这是圣上观览天下权臣的耳目!”
“既然圣上信任本官,那本官就要对得起他的信任,要替他去监察普天之下的王臣!”
徐大从怀里掏出一件披风展示出来:“这是陛下亲手恩赐给我观风卫的圣物,你知道圣上为何赐我们他得贴身披风而不是宝剑或者其他物品吗?”
看着大黄披风和上面的五爪金龙,胡毅一缩脖子跪下了:“卑职不知!”
徐大重重的说道:“因为陛下知道我观风卫行走普天王土,一定会得罪许多人、受到许多迫害。”
“所以他御赐我们这件披风,是取了挡邪风、护身躯之意,意思是我们有陛下防护,不管什么官、不管什么家族,若是违反国法,那一概可以以刑罚处置!”
胡毅能说什么?他只能磕头叫道:“陛下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七麟说道:“王宁若有罪,那就按罪当罚,本官不管他背后是谁,都要得罪他!他若无罪,本官肯定不会冤枉他,所以胡大人,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胡毅说道:“回禀王大人,卑职确实有话说,王宁有罪!卑职要举报他,卑职知道他明里暗里犯下的许多罪孽,其罪当诛!”
一听这话王七麟倒吸了口凉气。
他知道王宁有问题,但他最痛恨的是王宁作为府尉,竟然还去贪图朝廷拨给善堂那点小钱,去从孤儿们口里夺食,他本意是想教训一下王宁。
但胡毅作为他的同僚,却想让他死!
PS:今天是双十一,很多兄弟姐妹应该都是单身的,弹壳知道,你们没有对象与你们在一起,但请你们不要感到孤单,《妖魔哪里走》会耐心而忠诚的陪伴着你们。另外,如果你们有兄弟姐妹也在单着,弹壳欢迎你们将《妖魔哪里走》介绍给他/她/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