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kuh6優秀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第5377章 一個時代的傳奇熱推-jzx38

都市之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
陈六合心中翻涌着惊涛骇浪,震惊的看着苍发老者!
这个苍发老头到底是谁?
而龙神,在听到苍发老者的那席话之后,他的表情比陈六合更加震惊,一双矍铄的眸子猛的瞪大,里面有惊芒爆耀,他的脸上,透露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三十年前?大漠戈壁一战?”龙神的声音充斥着骇然,他瞳孔都在收缩。
陈六合还是第一次见到龙神露出这样失态的表情,这更加让得陈六合内心颠动了。
他现在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个苍发老者,一定大有来头!
“没错,三十年前,大漠戈壁那一战,我的对手,是陈家三祖!”苍发老者再次说出了一句令人心惊胆战的话来。
陈家三祖?哪个陈家?
龙神面容失色,他瞳孔剧烈的抽蓄了几下,惊声脱口道:“你是,奴修!”
苍发老者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道:“没错,你的记性很好,我正是奴修,这么久远的事情,你果真还记得。”
京極家的野望
龙神的身躯狠狠的震动了一下,脸上的惊骇之色,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仿若这个老头的出现,带给了他天大的震惊一般,在他的脑海与心绪中,翻涌起了惊天骇浪。
“怎么可能是你?不是有传闻,早在三十年前,那一场大战之后,你就被几大家族围剿,彻底陨落了吗?也是从那之后,你彻底消失,怎么会被关押在天齐山当中?”龙神声音颤颠的问道。
“没错,当年我的确是被那帮不讲道义的人合力围剿了,最终也落得了一个惨败的下场。”
苍发老者说道:“不过,我却没在那一战陨落!或许是他们觉得我这样的人不应该死的太简单,或许是因为他们想要让我活着,尝尽这世间岁月的折磨与痛苦,所以,让我活到了现在。”
“可你怎么会在天齐山的地牢?”龙神说道,这对他来说,简直太惊骇了,这个消息若是丢到外界去,必定也是能震动四野九霄的惊天消息。
天機門主在都市 昔日西域刀客
“当年我与他们激战,一路逃窜,正巧逃到了那片区域,在那片区域,我被他们困住,惨遭落败,然后被他们封了劲门四骇,废了一身修为,直接就被丢到了天齐山地牢当中。”
苍发老者说道:“我本以为,关押到天齐山也只是暂时的,很快他们便会把我带走,可谁知道,这一关,就是三十年,或许,他们早就把我这个废人给遗忘了吧。”
顿了顿,苍发老者又道:“本来我以为,我这辈子也就只能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牢当中度过余生了,永生作为一个没有尊严的阶下囚,尝尽这世间孤苦折磨,直到凄凉终老。”
“不曾想,机缘巧合之下,陈家后人屠了天齐山,还把我给放了出来。”苍发老者说道。
龙神的表情惊疑难定,到现在还难以反过神来,这一切,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完全是一件让他想都不曾想到过的事情。
一个被认为已经死了三十年的风云人物,再次出现在眼前,这是何等戏剧化?
龙神目光惊疑的盯着苍发老者,久久难以回神,久久没有言语,他在消化着这一刻所发生的一切。
權少的豪門契約 殷小妍
“这一切,虽然充满的戏剧性,也很难让人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我还活着,并没有陨落。”苍发老者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对着龙神自嘲的笑着。
听到两人的对话,陈六合的脑子里也是凌乱不堪,仿若有一道道碎片式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闪现,但就是很难组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落魄千金俏神探
龙神和苍发老者的对话,信息量太惊人没错,但也太过零星了一些,能让陈六合联想到很多,但无法完全联想出来其中的事迹。
一品毒後 若然初晴
庶子奪唐
“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你竟然还活着。”良久后,龙神倒抽了一口凉气,才稳固住了波澜起伏的心神,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眼前那个苍发老者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早在三十年前,在那个时代当中,这个苍发老者,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狂人,一个属于那个时代的绝对风云人物,他一个人,在一个时期,搅动了漫天云涌。
他算得上是一个奇人,更是一个让那些太上家族一提起就咬牙切齿的人。
符鎮穹蒼
“这或许就是我跟陈家之间的缘分吧!当年在沙漠戈壁,与陈家三祖一战之后,惊动了太上家族的那些仇人,他们合力前来斩我。当时,我本该败在戈壁之中,是因为陈家三祖的帮衬,才让我得以逃脱。”
妖殿大作戰
苍发老者说道:“没想到,如今三十年过去了,我能重见天日,又是托了陈家后人的福。”
龙神愣愣的点了点头,当年那一战,他到现在还依稀记得,那是惊天动地的旷世一战,两个绝顶强者之间的恐怖一战。
陈家三祖,指的可不是三个人,而是陈家排名第三的老祖,陈家的第三号人物。
那一战,打了足足一天一夜,但最终,还是没有分出胜负,于两败俱伤而告终。
可想而知,当年的奴修,强悍到了什么样的一个程度!
要知道,陈家三祖,可是在那个时代的绝对尖端大能,一身实力震慑九州。
“按照你这么来说的话,还真是造化弄人。”龙神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禁不住感慨了一声。
“我为何从你的身上感受不到半点气机?”龙神凝了凝眉头,又问:“当年你真的被他们封的这么死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一丁点的实力都没能恢复?”
听到这话,奴修惨笑了一声,他撩开了双袖,露出了自己的双臂,又拉起了长袍,露出了自己的双足。
看到奴修的真实状况,龙神的神情再次一颤,眉目死死的拧了起来:“好残忍的手段,这一封,就是三十载,难怪你如今成了一个废人。”
“若不是这样,他们又岂敢让我活着?”奴修说道。
龙神轻轻点了点头,眼神闪烁了几下,盯着奴修,道:“你这次来炎京见我,是想借助我的力量,帮你解开这四道封印,让你彻底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