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d5z熱門玄幻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第八百三十五章 魔王的自我修養看書-ucwsw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别误会,我并不是认为你的加入会提高胜算……”
艾琳娜瞥了一眼秋·张,目光闪烁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轻声说道。
“我只是觉得,你那么好的飞行天赋,倘若就这样放弃魁地奇,未免太可惜了——魔法界未来的天空,可不仅仅只有球场,如果你真的想继续飞的话……”
在原著中,秋被描述为“很出色的飞行手”,而事实上,从现实来看也确实如此。
最让艾琳娜记忆深刻的,莫过于就是原本发生在《阿兹卡班的囚徒》,也就是原来世界线一年后的那场比赛——当时哈利使用的是最先进的火弩箭,秋使用的是最落后的彗星260,但在飞行时,秋·张频繁地超到哈利前面,逼迫他不得不改变方向。
倘若不是因为扫帚区别实在太大,当时的哈利想要获胜显然会非常困难。
除开家庭方面的因素,导致秋·张身上并有艾琳娜所期待的华夏文化的痕迹之外,单从她本身而言,这位坚韧的拉文克劳女生确实没有什么让人讨厌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艾琳娜也逐渐调整好了心态,没有继续去针对秋·张。
与之相反,倘若有可能的话,她其实并不介意与秋·张成为朋友。
毕竟不管怎么说,秋·张的肤色和身体里流淌着的血脉,终归是源于东方的,在这个陌生的霍格沃茨之中,这也算是为数不多可以让她怀念前世点滴的元素了。
“可是——”
秋·张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周围的其他学生,迟疑着小声说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同意的话,你会帮玛丽埃塔解开魔咒吗?”
“抱歉,秋,无论你怎么考虑,这都跟我无关——我只是告诉你这个消息而已。”
艾琳娜耸了耸肩膀,眼神戏谑地扫了眼旁边那个被她封禁了言语能力的、头脑简单的“告密者”小姐,嘴角浮现起一抹冰冷的愉快,轻声说道。
蒼仙警事
“至于这位玛丽埃塔小姐……”
“放心吧,最多一天,魔法效果就会消失。至于这段时间,姑且就算做一点小小的警告好了——反正除了不能说话之外ꓹ 也没有什么别的副作用,不会影响您喝水和进食。”
“唔!呃——唔唔!!唔唔唔唔!”
在她身边ꓹ 玛丽埃塔惊怒交杂地恶狠狠地看着艾琳娜,似乎努力咒骂什么,但是无论她如何挣扎ꓹ 除了些许含糊不清的呜咽声之外,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伴随着这位出头鸟的“禁言”ꓹ 拉文克劳长桌边的氛围变得愈发沉寂了几分。
原本还在窃窃私语的讨论声瞬间小了几分,看向艾琳娜的目光之中也多了不少害怕。
作为一所魔法学校ꓹ 学生们利用魔法捉弄讨厌的人情况并不稀奇。
倘若艾琳娜只不过是施展了一个恶咒ꓹ 绝大部分学生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前提条件是,她得抽出魔杖,如果人们可以理解和模仿地那样去施法。
从始至终,艾琳娜除了打了一个响指、念出咒语外,根本没有挥动魔杖的迹象。
“刚才那是……无杖施法?”
“怎、怎么可能,她刚才没有抽出魔杖?”
不同于无声施法那样的技巧,无杖施法ꓹ 这是魔法界之中顶尖实力分水岭标志。
这意味着这名巫师可以在失去魔杖的情况下保持战力,可以随时应对任何突发情况ꓹ 更重要的是ꓹ 这也说明当她的魔法经过魔杖加持后ꓹ 可能会变得更为可怕。
在霍格沃茨学生们的印象中ꓹ 除了邓布利多之外,大部分正式教授都做不到这一点。
严格意义上来说ꓹ 以艾琳娜现在的年龄ꓹ 确实还达不到无杖施法的阶段。
巫师的魔力成长大多是随着时间积累慢慢增长的ꓹ 在缺乏媒介的情况下,绝大部分人只能粗浅地、简单地调动魔力ꓹ 而无法如同释放魔咒一样地准确精准地去控制魔法效果。
媽咪,爹地BOSS好痛哦
“无杖施法,这很难吗?”
艾琳娜环视着周围窃窃私语的小巫师们,嘴角微微扬起。
在一众拉文克劳学生们的注视下,女孩抬起食指,噙着笑轻声念道。
“荧光闪烁!强效——”
下一刻,宛若萤火虫般的柔和光点迅速在艾琳娜的指尖聚集。
不到半秒的时间,一抹耀眼地光团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拉文克劳学院的餐桌上就仿佛是忽然出现了一轮银色的满月,以至于连带着周围的环境都暗淡了几分。
“如果你们失去了魔杖就什么都不是,那你们就不配被称为巫师——”
艾琳娜湖蓝色的眸子闪烁着,漫步在拉文克劳长椅上,不紧不慢地轻声说道。
女孩的声音并不大,但仿佛有某种神奇的魔力,无比清晰地传入到了每一个正在看着她脸庞的的拉文克劳学生们的脑海中,就好像是在附在她们耳边的低语一样。
“鹰环的问题、魔杖、炼金道具、魔法生物……”
“这些全都是来自于外界、任何人都可以轻易获得、并不专属于某个人的外力而已。作为一名超凡的巫师,那些蕴藏在我们脑海中的智慧、心中的勇气、体魄中的力量、目光深处的野心,才是唯一值得信赖的奇迹。”
“可惜的是——”
艾琳娜手腕翻转,嫩白的小拳头在光源中心攥紧,破碎成雪花般的光点。
萬道神皇
“以上这四点,在座的诸位,似乎暂时全部都不具备——青铜鹰环的题目太难?那就去查资料、去问、去学习;魁地奇比赛不公?那就去挑战规则或者寻找反制方法;至于……学院中出现了无法战胜的邪恶魔女?仔细算算,我接触魔法才一年哦。”
本色出演的小魔王头顶上的小呆毛得意的摇晃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轻声说道。
“倘若说,你们有人能独立破解所有问题,那么——或许我会考虑教你们,到底如何突破传统世俗的桎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掌握那么高深的魔法和知识。”
“不可能的,无论你怎样天才,但是仅凭一年多的时间怎么可能……”
梅丽尔·斯特里普喃喃道,身为七年级学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无杖施法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一名刚接触魔法才刚满一年的小女生就能抛开魔杖施法,那么她这七年来在霍格沃茨之中到底都学了什么,那种七年的学习生涯比不上别人一年的懊恼、羡慕,宛若潮水一样不停地冲击着这位新晋的女学生会主席的脆弱的神经。
綜+劍三武安天下 霜色十字
溟帥
毋庸置疑,艾琳娜展现出来的无杖施法直接颠覆了所有小巫师们的认知。
正如同温度存在绝对零度,哪怕是掌控魔力的巫师,也是存在极限的。
理论上,无论一名巫师多么天资卓越,在当今这个时代想要掌握无杖施法的技巧,至少也要等到二十岁以后,而通常来说,在六十岁前掌握就已经算得上是时代骄子了。
当然,这里还要加上一个不那么显眼的条件——对于人类巫师而言。
毕竟……
严格意义上来说,艾琳娜,并不是人。
人类血脉的增幅比例、魔法生物的基础天赋——这是帕拉塞尔苏斯曾经得出的结论。
倘若正常人类小巫师的体内的魔力是10,在六十岁前,每年会以10%-20%的比率递增,那么艾琳娜的初始魔力就是50,同时随着她频繁地调动如尼魔文,她的那个基础数值还在仿佛无限上地增长,哪怕是帕拉塞尔苏斯,也不知道她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因此,作为混血媚娃,尤其是血脉魔力被多次强化激发后来的“异变体”,艾琳娜在魔力亲和力、操纵力……这几个方面,甚至比起不少同年龄的纯血媚娃更强。
换而言之,艾琳娜她自己的身体,就是最完美的魔法媒介。
只不过关于这些细节,显然就没有必要告诉这些拉文克劳的小巫师们了。
塑造出一个违背往日常识,但是又可以被人脑补、理解的天才,这本来就是“拉文克劳唤醒”计划的一部分,人们为了达到某些效果,往往会绽放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奇迹。
在后世的军事技术博弈上,就经常会出现一些看似结果一样的“孪生兄弟”。
“每周一、周三,我会在拉文克劳学院里接受挑战……”
艾琳娜漫不经心的说道,宛若巡视着自己领地的魔王一样,在长椅上散步着。
“如果说有人自认为可以战胜我,唔,没错,就是通过古老的一对一决斗的方式。那么我也可以放弃对于鹰环的干涉,让一切重回正轨——当然,挑战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任何失败者,在本周之内都不能回到休息室的床上睡觉。”
“无论是否破解出了鹰环的谜题,亦或者是有人帮忙开门都不行。”
艾琳娜咧开嘴,露出两颗洁白锋利的小虎牙,“倘若有人胆敢破坏游戏规则,我很乐意帮你们明白一个道理——当你们力量不足以掀翻棋盘时,最好按照规则来进行游戏。”
“否则……”
“否则会怎样呢?卡斯兰娜小姐。”
就在这时,白毛团子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温和的声音。
诶?!
艾琳娜竖起的手指微微一僵,转过身,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拉文克劳学院的院长、魔咒课教授,菲利乌斯·弗利维不知何时已经走进了礼堂。
此时,这位个子小小的混血妖精巫师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艾琳娜。
虽然弗立维教授此前已经在校长办公室看过“排练”了,但相比起在狭窄的办公室里面听台词,亲眼看着这孩子在礼堂演出来,果然还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教授!教授您来了!”
“弗立维教授,您不知道卡斯兰娜……”
“鹰环就是她弄坏了的!教授,开除她!一定要开除她!”
“教授,您快来评评理——”
火星上的人類學家 (美)薩克斯
“唔、唔唔唔!!呃、唔唔唔——唔唔唔!”
伴随着菲利乌斯·弗利维出现拉文克劳的长桌边上,一众原本被艾琳娜的气势完全压制主的拉文克劳小巫师们仿佛活了过来,争先恐后地朝着弗立维教授告状。
在她们七嘴八舌的描述中,艾琳娜·卡斯兰娜差不多快要成为新任的黑魔王了。
玛丽埃塔一边努力比划着手势,一边用挑衅和怨毒的眼光看向艾琳娜,脸上浮现出一抹胜利的光芒——无论一名学生多么可怕和强大,但是,这里终归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正义的弗立维教授,一定会为她们主持公道的。
到了那个时候……
超強狂兵 君夢邪
“真是一群……可爱的,没有经历过现实毒打,不了解人心险恶的小白花呢。”
艾琳娜右手轻轻搭在嘴唇上,露出一抹充满玩味的危险笑容。(图)
这些自爆式的发言、这些压迫性的规则,这些明显不那么友善的机制,倘若没有作为校长的邓布利多,以及作为院长的弗立维允许,她又怎么会主动去接这个麻烦工作呢?
而现在,就是在剧本之中得最后一击,让这些孩子们知道什么叫——魔王降临。
“咳咳,这样啊,我明白了……这确实非常糟糕。”
在艾琳娜充满玩味的眼神中,菲利乌斯·弗利维清了清嗓子,严肃地看向站在长凳上的那名“拉文克劳意志”的继承者——时隔千年后,霍格沃茨第二位极度危险“魔女”。
然后,在一众小巫师们期待的目光中,弗立维严厉的说道。
“你怎么能站在大家坐的椅子上呢?卡斯兰娜小姐!还不快从椅子上下来!”
————
————
咕吖~更新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