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zk2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化龍討論-第758章 四十萬大軍推薦-z3j4j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你是说,从幽州撤兵?”
袁绍反应并不慢,审配一开口,他就想到了近在眼前的幽州,或者说公孙瓒。
只是一提起公孙瓒,袁绍就忍不住咬牙切齿,公孙瓒那个王八蛋,脑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驴踢了,明明有李易这个强敌在,他也愿意主动低头,给足面子和里子,诚意满满的邀公孙瓒联手共抗强敌,可公孙瓒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跟他不死不休。
袁绍对李易,感情很复杂,有愤怒,却没有多少恨意,甚至内心深处还有几分敬佩,因为双方只是天下之争,与个人仇怨无关。
但他对公孙瓒就只有恨意了,那家伙简直无赖,豁出性命不要,也要溅他一身血,叫袁绍恶心的不行。
审配知道袁绍对公孙瓒恨意极深,不愿刺多激袁绍,直接说道:“军师虽然已经下令在北岸增兵,但李易兵马数目太多,增兵不过杯水车薪,而我方纵然有黄河天险,但黄河广阔,纵是张将军不眠不休,也难免百密一疏,所以,未免出现差错,继续增兵乃是当务之急,而且,李易大军北上的消息一旦传开,我军中兵将难免心中惊恐,为安定军心,主公也当速速亲临督战,”
审配说的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袁绍如何不明白,可是……
袁绍抬头,隔着帐篷看向涿郡方向ꓹ 幽幽问道:“正南可有妙计助我速速破城?”
“属下……”
审配面露惭愧之色,无言以对。
“唉。”
叹息一声ꓹ 袁绍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可公孙瓒虽然兵少,却还留有一战之力ꓹ 完全可以趁着他撤兵的时候尾随追击,即便小心谨慎ꓹ 不让主力兵马受损,可军中辎重ꓹ 还有那些攻城器械ꓹ 多半都要落入公孙瓒手中。
如果不是有这些犹豫,袁绍之前直接就对众人下令退兵了。
这些难处审配也明白,他想了一会,建议道:“主公可命高将军带两千兵马藏于道路附近的山林,如果公孙瓒追击,就以擂鼓旗帜惊吓,如今公孙瓒虽然凶戾ꓹ 可作战胆气却远不如前,必然退兵ꓹ 主公主力当能从容撤走。”
观察了一下袁绍的脸色ꓹ 审配继续道:“然后ꓹ 主公可以……可以放弃易水以北城池ꓹ 有易水作为阻挡,以公孙瓒兵力ꓹ 想要渡河为李易助战绝非易事ꓹ 只留少许兵马戒备足以。”
袁绍咬了咬牙ꓹ 脸颊上肌肉抽搐,审配说要放弃那些地方ꓹ 他能理解,因为现在留着那些城池,只会分散他的兵力,还会不断面临公孙瓒的进攻,与其如此,自然舍弃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聊齋龍氣艷壓群芳 大團團
可是,那些地方都是他辛苦打下来的啊!
紅娘寶寶極品辣媽
“主公,当断则断啊!”
我的父親是伏地魔
看到袁绍表情狰狞,审配只能轻声劝解,他真的害怕袁绍舍不下那些地方。
“呼。”
吐出口浊气,袁绍心中有了答案,可他不想说,摆摆手,问道:“然后呢?”
审配稍稍放下心来,继续道:“然后,可暗中遣人向李易求和。”
“什么!”
袁绍再一次不淡定了。
之前审配的建议,其实袁绍自己就想到了,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让他不能立刻做出决定,故而审配轻轻劝一劝,袁绍就答应了。
夢穿封神記:我欲齊天只為卿
可这次不同,求和,这叫袁绍如何能够接受!
曾经袁绍也通过使者向李易表达过善意,但那时双方还算是互相忌惮,是平等关系,和平也是双方都需要的,而现在,已经是屈辱了。
甚至,哪怕他愿意受辱,李易还不一定会答应。
“主公,求和只是权宜之计,不求李易退兵,只要李易为此犹豫十天半个月,无论是其本身粮草消耗,还是为主公争取时间,这都是多了一分胜算啊。”
袁绍深吸口气,沉着脸道:“此事待回到邺城再议!”
“喏……”
审配暗暗叹息,却没有继续劝说,因为他知道,袁绍是主,有些事情他们可以选择退让,可袁绍不能。
定了定神,审配接着说道:“还有一事,并州那边,主公是否回调一些兵马支援冀州?”
这次审配语气很不确定,显然他自己还没有想明白。
袁绍果断摇头,道:“李傕郭汜,岂是易于之辈?除非二人战败,否则并州兵马绝对不可轻动,一旦并州有失,黄河防线也将失去意义,所以,你再为我传令高干,让他囤积粮草,放弃那些无谓的地方,以坚城固守,无论李郭如何作为,都必须拖延下去,等到冀州见出分晓。”
“属下知道了。”
应了一声,审配最后问道:“青州大公子方向,是否要加紧一些?”
“青州?”
袁绍皱了皱眉,却是忽然想起袁谭前些时日提到事情。
奈何明月映江湖
魏延似乎因为降职对李易心有不满,开始玩忽职守,仗着把手渡口,频繁倒卖货物,一心赚钱,叫人不耻。
于是袁谭就布局拉拢魏延,虽然没有成功,却意外发现了魏延与陈登交往甚密,魏延做的那些事情好像都是为陈登做的,而陈登似乎也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对李易并不如表面上那般忠诚。
这样一来,青州的情况就非常微妙了。
袁绍觉得陈登是可以争取的,但是有个前提,他必须胜过李易,最起码也得双方持平才行,可现在他明显不如李易,就算陈登不满李易,也绝对不会倒向他。
思虑半晌,袁绍说道:“往平原增兵五千,但不要大张旗鼓,注意内紧外松,在陈登没有动作之前,不要轻易表露敌意,另外,让袁谭关注陈登举动,但不要接触,不要有任何无礼之举,只要青州能保持平稳,便是我军幸事。”
审配想了想,拱手道:“主公英明!”
袁绍却是苦笑,他哪里是英明,之所以这么安排,除了陈登的态度让他感到安全之外,更重要的还是他没更多的兵马了,只能尽可能的以最少的兵力稳住青州,将更多的人马放到冀州面对李易主力。”
至于说青州那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袁绍倒是没有想过,因为李易安排在青州的官员,实在是太年轻了,而且,陈登似乎是还是通过进献美人的方式将张辽挤了下去。
寻常人可能会因此调笑李易,觉得李易是被美色昏了头。
可袁绍同样作为上位者,不管嘴上怎么说,他心里尊重李易这个对手,认为李易的初衷应该是不想让张辽成为军政大权尽握的地方大员,所以,才会故意给了陈登上位的机会。
師妹養成記錄 寧容暄
而现在辅佐陈登的人,除了魏延稍稍有些名气之外,其他人都是无名之辈,除非李易另外加派人手,青州应该是很难出现大变故的,这也是袁绍对青州方向放心的原因之一。
看向审配,见审配似乎再无进言,袁绍有些心累的道:“好了,你这就下去传令,通知各部兵马,今晚准备,明日一早撤兵,另外……”
顿了顿,袁绍半闭着眼睛,小声道:“另外,提防李易细作,以及军中各部将领,若有异常,速速报我!”
审配脸色骤变,他没料到袁绍不仅是防备李易,还对自己人产生了警惕。
他很想说袁绍多虑了,身边同僚都是忠心耿耿,可是,他只是稍稍想想就将话又吞了回去,
袁绍得势之时众人的确忠心耿耿,但现在呢,谁敢保证?
最终,审配只是拱手领命,缓缓退下。
在审配离开之后,袁绍看着空荡荡的大帐,只觉一阵强烈的疲惫感涌上心头,李易的强大让他无力,然而,袁绍不知道的是,真实情况其实远比他知道的要糟糕……
在对李傕等人做出安排的同时,李易自家的兵马自然没有闲着。
西线,李易命徐晃率十二万荆州精锐北上,进驻东郡,以濮阳为中心,沿白马、咸城一线布置,摆足了进攻的阵势,似乎随时都要强渡黄河。
中路,李易下令豫州,兖州兵马奔赴东阿,与早就部署在那里的黄忠汇合,以黄忠为主将,自东阿向西到苍亭扎下连营,这一支人马十万出头,比西线略少,也不及荆州兵精锐,但李易却亲率亲卫营在东阿坐镇,相比西线兵马,士气更加高昂。
东线,李易让张辽带兵进驻临邑,张辽麾下除了徐州兵之外,后续还会有扬州兵加入,总兵力与西路的徐晃相当。
不过,因为要等待扬州兵马,张辽暂时还留在琅琊与泰山相交的盖县,并没有直接赶到前线。
最后是青州,这一战李易似乎是不打算让青州参与,以青州初定,人心不稳为由,只让陈登以青州本地兵马以防守为主,远不如兖州那边咄咄逼人。
可即便如此,李易这次的手笔已经足够让天下人震惊了。
美人圖 歌怨
直接参战兵力超过三十五万,算上长安李傕等人,李易一方的总兵力已经直逼四十万!
如果再加上张燕,公孙瓒,以及青州的暗中布置,最终的数字绝对能让七成的河北将领绝望。
这样的规模的战役遍数历史也不多见,算上一路供应的民夫,人数更是超过百万,其动静可想而知,中原各个州郡的世家望族,无不为李易的大手笔震惊,过去他们虽然知道李易厉害,但终究见识有限,此时方才真正见识到了李易的能量。
于是,自李易用兵之后,各地世家大族安分守己,与百姓其乐融融,强盗山匪争相躲如深山,宁肯挖草吃吐,再也不敢在外冒头,甚至就连那些平日浪荡街头的游侠泼皮,也开始变得本分。
武尊 星辰羽
这一切全都来自于李易的震慑!
其实中原还好,毕竟是李易治下,只有极少数人心中坠坠,更多的人都在因为李易的强大而欢喜,可到了黄河对面,情况却只能用愁云惨淡来形容。
据说,驻扎在黄河南岸的张郃看到李易一日接着一日增兵,已经数日不眠,不到半个月,居然生出了许多的白发。
沮授原本应当镇守邺城,可是在他发现情况远比他初见的要糟糕之后,都不等袁绍回复,直接尽起邺城兵马,奔赴东平陵增援。
沮授此举救了袁绍一命,虽然当时李易的几十万大军还没有全部到位,但以张郃手头的兵力已经守不过来了,如果沮授的反应晚上两天,李易就下令让徐晃试着从濮阳那边打开局面,而这个口子一开,后面的大军陆续过河,袁绍的形势必然急转直下。
只可惜,李易高估了张郃的兵力,又低估了沮授的反应,错过了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
当这些情况送到袁绍面前时,袁绍正带着先锋人马过易水,直接惊出了一身冷汗,险些坠马。
虽说因为沮授的及时应对,让河北躲过一劫,可最新报上的李易的兵力,真的让袁绍绝望。
那可是四十万大军啊,他现在连十万人都没有,怎么打?
万般无奈之下,袁绍一咬牙,将本来支援给袁谭的人马,划到了东郡,协助张郃防守对岸。
同时,袁绍还下令,冀州全境征兵,不不仅仅是征召普通青壮,还勒令冀州世家大族,派遣家中仆役青壮,为他征战。
这一道政令,为袁绍添了多少兵马暂且不说,但对于冀州百姓,尤其是秋收被影响的百姓而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而且,这时候李易北伐得消息已经彻底传开了,而且传言比事实更加夸张,竟然说李易麾下兵马不下百万。
一时间,冀州百姓人心惶惶,许多人甚至不顾家业,转身逃向了幽州,希望可以避开这场注定惨烈的大战。
很快,时间到了十月初,袁绍在邺城通过各种软硬手段,又生生的拉出了一支三万多人的兵马,也开始南下,算上他之前从其他各处的抽调,黄河北岸的兵马很快要接近十三万人。
其中青州,也就是平原的袁谭,掌兵一万五千,八万沿河在冀州沿河布防,袁绍自己将会调换三万主力精锐,在东阿对岸设下河北大营,与李易对峙。
袁绍在短短时间内,能做出如此应对,实属不易,然而,面对李易,依旧不够看。
李傕与马腾已经开进上党,河内张扬为保全性命,几乎是倾其所有劳军。
徐晃与黄忠两路,兵马到齐,将近二十五万人向对岸虎视眈眈。
再算上后面的张辽,青州的陈登魏延……
掌握如此多的优势,李易觉得,自己如果不胜,那一定是老天瞎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