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ih6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愛下-第六百二十六章 期刊的後續-x1wtx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库存的期刊售罄之后,事情并未结束,仍有很多魔法师想见识一下‘先进技术’的印刷品。
青春的暗戀 夜色痕跡
死掐着首刷量不放,要没买到的法爷们等第二期数学期刊,玩一玩迷地版的饥饿营销?
猜猜看犯了众怒后的印刷工坊,会有什么下场?迷地的知识分子跟地球的敲碗群众是一个等级的?
大魔法师卡班拜都不敢硬顶着那么多同辈与晚辈。一把老骨头,经不起那么多人折腾呀。
某人想了想,反正印刷工坊又不像地球的出版社那么正规,所以有很多操作手法可用。对那些等不及第二期的法爷们,采用登记购买制。简单地说,有多少人登记,就加印二刷多少本。这样就可以避免去猜销量,猜少了又得加三刷,猜多了就变库存。
倒是有脑筋灵活的学徒,建议是不是学商会的订货模式,先收钱,再印书。
对这样的建议,某人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固然这么做,对印刷工坊会比较有保障。但要是过程中有人使坏,或是自己一方出了问题,造成钱收了,可是东西一直交不到别人手上时,那可就得罪人了。要是有人借机生事,总是个麻烦。现在期刊初创,什么麻烦都惹不得。
假如不先收钱,有人预订了却又反悔,丢的也是那位的脸,迷地订购可都是实名制的呀。假如有谁真要传一个说话不算话的名声出去,那也是真凭实据,怪得了谁。
就算真有魔法师把脸豁出去,不要了,一本期刊的印刷成本才多少?不算刊载知识的价值,单纯纸本的成本才I基尔(1金)不到。某人不喜欢看到有库存,纯粹只是因为太浪费资源而已,并不代表说自己就压不起这点钱。
相较之下,先收钱而会有得罪人的风险,以及后收钱的库存风险,两者实在是不同量级的。为了保险,选择哪一个就是件显而易见的事情。
假如有不知从哪个旮旯角出来的人,一口气就要订个一百本、一千本的。呵呵。小样的,玩这种在地球被玩烂的花招,理他们ꓹ 脑子才有洞呢。
不过还真有这样的人找上门!但对方的身分是商会的成员,打算卖到圣城埃斯塔力以外的地区。
这方面的事务ꓹ 当然是交给人面比较广的学院长去谈。就算对方背后有什么猫腻,这位见多识广的老人家也不会轻易上当,要找回场子也更有力。迷地的法爷们ꓹ 可不是只知研究,两耳不闻外事的老学究。
而第二期开始的期刊印制数量ꓹ 为了有比较精确的掌握,有学徒建议可以采跟这回一样的登记购买制。就好像地球订购一年期杂志之类的作为。
不过这可不是先收钱ꓹ 或是开启订一年就打折促销这类的滥觞玩法。经过讨论ꓹ 迷地版本的事先登记购买者,可以享受专人送货上门再收钱的便利。
这样就可以让这些本就有意愿长期购买的人,免去奔波排队的麻烦。要知道,买数学期刊的人可不仅只有圣城VI号区的魔法师。其他区域的法爷们要过来VI号区的卡班拜学院,用两条腿走路也是有一大段距离的。
了不起的蓋茨比
而第二期除了印制已经登记有购买意愿者的数量,再加印个一两百本应该就足够了。除了上缴大图书馆与自己留存的,还有应付那些临时起意要买的人。但这样的人可不会多ꓹ 数学期刊可不算是谁来都想带一本走的轻松读物。
第一期数学期刊的收尾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第二期就得开始准备了。
重生之超級強國 牧場星辰
因为投稿数学期刊的方法ꓹ 早就印制在第一期的封底ꓹ 所以在热卖之后的短短几天时间内ꓹ 就收集了大量的投稿文件。幸亏某人给的投稿方法是特别设立的魔法网络邮件邮箱ꓹ 要是给实际的住址,那还不被雪片般的信件给淹没。
为了应付这数量惊人的稿件ꓹ 林决定把一个计划提前实施ꓹ 并且在课中的休息时间ꓹ 告诉给了来上数学课程的人们。那就是数学期刊评选委员会。
“所以,这个委员会是做什么的?”有人问道。
“简单地说ꓹ 就是把大量投稿分给委员们审查。委员发现有自己觉得适合刊载在期刊上的,就大家提出来一起讨论,究竟放哪些到期刊上。毕竟版面有限,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放上去。假如真的有很好的新知,却受限于版面的问题,可以酌情预定为次期的期刊内容。”
偽道 偶遇傷心
“这不是您的工作吗?崔普伍德大师。”
“我是个创办人没错,但我更希望可以为期刊的发行建立起一个制度。即使没有我,也可以长久运行下去的制度。”
某人如此野心,之前虽然没有明讲,众人多多少少也有察觉了。但总归是件好事,也没有不支持的理由,所以大家还是很感兴趣细则要如何安排。
冰龍變 永夜
末世重生之女王來襲
林说道:“我预计评选委员会的委员,包括我在内为十个人。每份稿件会随机分给两位委员评选,只要有一人推荐,就可以拿出来给大家讨论。因为每个月的一日为期刊发行日,按照之前的经验,校稿与印制的时间大约需要七到十天,所以我预定为每个月的十八日为当月投稿截止日期,之后投稿的稿件算作次月的。每月十九日评选委员开会,决定刊载哪些新知。二十日开始印刷的作业。”
龍遊花都 過客
对这样的安排,众人不置可否。大家更想知道的是,这些委员怎么挑选?
对此,林直接说道:“我当然是其中一员,至少在我预定授课的数学讲完之前,期刊上都得留出版面刊登这个部份。其余的九个人,我现在想到的方式就是公开招聘。但现阶段我不认为除了来上数学课的大家,外面的人会熟悉我们的数学方法,所以评选委员将会从各位之中挑选。等待时机成熟,也不排除对外招聘。”
一番话,算是不着痕迹地捧了在场众人一把。所以大家都是露出一个得意的表情,没有人表现不满的。但某人也没有把话说死,只是这个‘时机成熟’,就各自解读了。
确定没人反对,林继续说道:“这件工作当然会有薪水,但不见得是谁都愿意做的,所以我仅招聘自愿人士。假如自愿者不足九个人,则暂时以自愿者为主,不足的人数留待以后继续招聘。假如自愿者多于九人,我会用一个数学测验的方式,挑选分数最高的八个人,以及分数最低且不是交白卷的一个人,与我共同组成第一批评选委员会的成员。”
虽然迷地没有深入人心的科举制度,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测验’的概念。像是学徒的晋级考核,就是法爷们一生中必定会经过的测验。所以对于某人所说,当自愿者超出要求人数时,以测验的优劣作选择的标准,是很合理的方式。但,挑选分数最低的是哪门子条件?
对于大家的问题,林回答道:“挑选最优秀的人,我想大家都可以理解。因为测验的成绩优秀,可以从某个面相来说明测验者对于数学的理解程度;但是成绩不好的人,就意味着测验者的数学理解程度很差吗?我觉得这一点并非绝对。也许只是这个人拥有异于其他人的思考方式,有着不一样的观点,所以会得出不同的结果。数学固然是有唯一答案的,但是对于一个事物的好坏却不是那么绝对的。也许有这样一个人的话,就可以看到其他人所忽略的东西,从而以更全面的角度,来评鉴所有投稿给数学期刊,希望被发表的理论新知。”
这样的说法,让底下众人展开一阵讨论。听起来有人被说服了,但也有人不是那么赞成。林这时补充说道:“其实我觉得大家不需要太过担心。因为这只能算是一个暂时的方法。毕竟是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我们要做的话,就会像是在摸索中渡河,什么时候无法前进了,就得走回头,挑选其他的方向往下走,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只要秉持着期望知识不断累积与进步的想法,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尝试与挑战未知,如此就可以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没有人坚持反对的意见。假如在未来发现这样的做法不好,再修正就行了。
看众人没有什么意见,林最后说道:“假如没有其他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就暂定两天后,举行第一次测验。有意愿成为评选委员的人,可以在今明两天的时间报名。因为一切都是草创,制度还未完善,所以第一届的评选委员,任期暂定为一年。也就是十二期期刊发行之后,就会重新选出新的评选委员,但方法不一定还是用这套。薪水暂定为每个月C基尔(100金),以及赠送一本期刊。是否调整,端看未来的状况而定。有任何意见的话,也欢迎大家提出来讨论。”
听着某人的安排,已经是方方面面,相当周到了,大伙儿也就暂时认同了。不过还是有人问:“担任评选委员的话,还可以投稿吗?”
林想了想后,直言道:“对这样的问题,我曾经是倾向回避的。不过后来想一想,因为投稿是用分配的,不一定自己投稿,就会由自己来评选。就算那么刚好,由自己评选,并且推荐了,但也不一定会在最后的决选会议上通过。假如真的通过了,不就代表那份新知是有价值的,跟谁发表的并没有关系。所以我最后是决定,暂时无须回避这样的行为。当然,这样子先试行一段时间,看看成效如何。有需要的话,未来再作修改。”
某人没有说得是,其实可以用弥封姓名的作法,等到最后印刷的阶段,再把入选文章的姓名给列上去。假如都这么做了,还有人脸皮厚到在决选会议上说,那篇文章就是我写的,硬要推荐入选的话,那也就只能认了。
只是这样的作法,就不用在这里公开了,这是评选委员内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