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定河山 起點-第五百零七章 鬱悶的黃瓊分享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听着黄琼的安排,段锦靠在黄琼的怀中,幽幽的道:“我不是心善,只是昨儿晚上见到那个宋之唤的那么对待她,实在是有些可怜她。女人这一生,真的不容易,喜欢错一个人,毁的就是一生。她这一赶出府,真不知道她又该走向何方?”
“你英王府打发出来的人,如今又有那个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动那个心思?放心吧,这事我和小瑶会安排好的。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不看别的,就看在她也服侍你大半年,也算是尽心竭力这一事上,也断然是不会难为她的。”
黄琼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看了看天色,又轻轻的抱了抱对他,同样有些依依不舍的段锦之后,出了府邸赶往礼部。眼下秋闱试卷,均已经弥封和眷录完成,就等着几位主考官的批阅。虽说按照祖制,会试结束后距离殿试还有一个月,时间上倒还充裕的很。
但上千张卷子,也不是那么简单便能全部批阅完成的。尤其是今年黄琼出的考题,比较生僻一些的情况之下,很多东西恐怕就是几位副主考,都未必真的能够参详得透。所以黄琼在这一事上抓的很紧。早一日放榜,也早一日安那些举子的心。
自有科举以来,历代皇帝无论是昏聩也好,还是清明也好,科举都是头等大事。而黄琼又是第一次做主考,所以也不敢有半分的怠慢。每张卷子,他都阅的很仔细。哪怕在会试结束后,黄琼每日都要先进宫,参加早朝与廷议。一个上午的时间,都要留在宫中。
即便是每日里,只有半天的时间在礼部阅卷,他也会将几位副主考批阅完毕的卷子,选中的卷子会仔细看一遍。落选的卷子,也会大致的看上一遍。虽说他也不可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公正,但他也尽可能的保证公正。所以,黄琼不仅在弥封与眷录上,做了相当大胆的改革。
所有眷录和效读的人,事先不在选定。弥封完毕后,由主考官从眷录院随机选定。被抽中的书吏,一律不得携带笔墨纸砚,统一由眷录院统一提供。考生的卷子,都是由墨写的。但眷录,一律该用朱砂抄写。眷录期间不得回家,不得出眷录场所一步。
科举期间封闭贡院,在眷录期间,眷录场所也一样封闭。即便是三位主考官,也不得进入其中一部,全部由御林军监守。参与眷录的书吏吃喝拉撒睡,都要睡在眷录场所。每一个书吏眷录的卷子上,都要进行同一的编号并留下自己,以及效读人的姓名,以便事后审核。
为了避免通过笔绩作弊,黄琼甚至还统一规定了眷录的笔体。所有的眷录,一律全部使用正楷。如若使用其他笔体,眷录人以及效读人全部治罪。此次担任主考官,黄琼可谓是将自己前世,已经所剩不多的,古代科举所有防作弊法子都拿了出来。
面对着因为多了不少工作要做,一脸幽怨的几位副主考,以及负责眷录、效读书吏,黄琼只是淡淡一笑。在黄琼主持之下,此次科举之严虽不能说后无来者,但前无古人却是肯定的。而阅卷时,黄琼便是连已经连副主考评判为落第的卷子,也要重新做审核,也是开了先例。
正因为多了不少的工作,所以原本半个月应该完成的阅卷,足足多出了五天。在三月二十日这一天,所有前来参加会试的举子,期盼已久的科举大榜,总算千唤万唤的出来了。此时在京城之中的一处客栈之中,得知发榜之后,住在这家客栈之内的举子,纷纷张罗去看榜。
足足上百名的举子之中,唯有一个举子却是没有动。在同来参加会试的好友,拽他去看榜的时候,多少有些情绪不高的道:“算了吧,你们去吧。前次在贡院之内,我为那些作弊的考生求情,得罪了主考官英王。听说此次会试,全部由此人负责。”
“会试之中,当场更改考题,皇上都没有给予任何的追究。此人眼下圣眷正隆,又是堂堂的一介亲王之尊,捏死我这个小小的举子太过于容易了。只需他一句话,我即便是被其他考官取中了,也会被拿下来?我这是去了也是白去,做这个陪绑作甚?”
熱門連載小說 定河山 txt-第五百零七章 鬱悶的黃瓊閲讀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已经有看榜回来的举子,听罢他的话后却是一脸古怪的看着他。而感受到周围人古怪目光,这个举子有些好奇的道:“你们都看着我作甚?难不成,那个英王会格外开恩,让我这个当着上千举子的面,顶撞他的人中举?行了,我可没有那么痴心妄想。”
他这番话刚说完,原本议论纷纷的诸位举子,几乎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更是将古怪的目光看向了这个举子,直接将这名举子看得直发毛,才有一个举子道:“仲平兄,我们若是说真的中举了,而且还是甲科。你也许不信。所以,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大榜再说吧。”
说罢,直接走上前来。一把抓起他连同其他几个考生,生拉硬拽的将其拽到了大榜之处。没有理会从最后一名看起来的他,而是指了指甲科前几位的一个名字道:“仲平兄,你可要看清楚了。这第六名的华州寇准,不是你又是谁?你老兄不仅高中了,还排在甲科第六名。”
看到大榜上真有自己的名字,而且还是被取在了甲科第六名,寇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只是无论他怎么揉眼睛,他的大名都始终在大红纸那个位置上。这个时候,他才确定自己真的中举了,而且还是在甲科上。只要殿试不发挥失常,一甲未必,但二甲却是板上钉钉了。
只是站在大榜之前,这个年轻的举子,转过头看了看皇宫的方向。脸上却是无半分的喜色,而是带着三分的苦涩,对着身边的三个至交好友道:“你们说,我之前是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没有想到这位英王年纪轻轻,却有如此的度量。我是不是该去英王府请罪才是?”
不过,还没有等周边举子开口,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举止有些吊儿郎当的人。听到他的这番话,却是走上前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英王府,你小子就不用去了。那个家伙一心为公,这个时候他不会冒着,被指责徇私舞弊的风险见你的。”
“你若是真的去了,恐怕连英王府大门都进不去。你小子,若是真有这份心,便回去好好的准备殿试。待将来做了官,好好的上为朝廷出力,下为百姓解忧便是报答他了。真不知道,你这个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入了他的眼中。”
“要知道,这天下的那些才子,能入他眼中的可没有几个。现在你成了他的门人,只要你小子殿试的名次别太差,今后平步青云便可谓是指日可待。好好努力吧,将来别辜负了他的期望便可。至于现在去登门谢罪,还是免了为好。”
此人这番听起来不伦不类,但仔细品味起来却极有道理的言论,让寇准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些乱了方寸。殿试还没有举行,自己去英王府,无私便也有私了。想到这里,他深鞠了一躬道:“受教了。先生如此提点无以为报,敢问先生大名。”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个正要转身离开的人,在听到他的这番话后,却是连身子也没有转回来。只是背对着他挥了挥手道:“等你过了殿试,进士及第后便知道我是谁了。至于现在,知道早了反倒是对你不好。走了,你我有缘自会相见。”
说罢,不给他任何的反应时间,便大摇大摆的离去。看着这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家伙,有些神秘莫测的背影,寇准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他当成了那个世家子罢了。只不过,他若是听到那个人离去时,嘀咕的那句这小子也不咋地,真不知道他怎么看上的话。
会不会对这位有些神秘的人物,印象大为转变就不得而知了。而此时,在英王府之中,寇准要拜会的英王,却是看着那张中举名单,也是同样哭笑不得的样子。无他,被他私下里面认为书呆子一个,恐怕此次科举注定会落地的司马宏那位二儿子,这次居然也中了举。
黄琼面前放着的可不单单是名单,还有那个家伙的几份考卷。前面的经义答的很不错,这一点即便是很挑剔的黄琼,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书读的的确很多。自己出了这么多生僻的考题,居然都被他答了上来。单凭这张经义卷子,至少进入甲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第三科论上,虽说看起来做的花团锦簇。可仔细一看,内容上却是生搬硬套四书五经,连一点变通都没有,其他的更是东鳞西爪的。只是最后抓住了题目的精华所在,所以考官才给了一个乙上的评定。
只是这个家伙的运气实在太好了。第二科问策上,虽说也有生搬硬套的嫌疑,但是答的还算是中规中矩,给一个甲下还不算为过。看着这几张试卷,黄琼也不由得有些想不明白,这个家伙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无巧不成书的在第二科上,居然让他蒙对了题目。
不过看着面前的试卷,黄琼忽然想起来。眼下朝中最关键的是,解决朝廷岁入日益不足的问题。而自己与司马宏每次闲谈的时候,因为这个家伙是明算科出身,所以很多东西往往都是绕不开这些话题。
自己此次在出题的时候,重点自然也是围绕着这些方面来的。虽说最后一科,自己变换了考题。可这个考题,同样是生僻了一些,卷子上的答题便可以看得出。只是结果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哪怕只明白了只言片语,却依旧能东拼西凑出这么一大张文章来。
这其中应该是司马宏在得知,自己被皇帝委任为主考官后,单独给这个家伙开的小灶。否则以自己知道的,这位司马二公子那种死读书,事事都要生搬硬套四书五经,就好像离开了四书五经就不会答题一样。第二科问策上,恐怕连一个乙下都未必能够得到。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定河山-第五百零三章 家事(一)讀書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看着何瑶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微微有些羞红,段锦却是并未有如何瑶想象的那样离开,而是走到她的身边。抓起她的手,又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何瑶的肚子,轻轻的道:“宋家那个小子和杨曼儿的事情,该怎么和他说?还有含烟的事情,也是瞒不住他的。”
段锦的话音落下,何瑶皱了皱眉头,微微沉吟一下之后道:“还是直接告诉爷为好。至于爷究竟要如何处理,还是由他自己定为好。若不是为了等爷回来,我就直接打发了那两个人。爷拿他们没有当外人,他们可倒好,自己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一个爷的姬妾,一个爷从火坑里面救出来的人,居然做出了如此下作的事情。这是在明晃晃的羞辱爷。无论爷究竟怎么处理,就算亲手活剐了他们,我作为他的女人都会支持他。至于含烟与景王一家搬出府中一事,也如实与他说了罢。不过,这几件事情等吃过饭再说。”
“至于现在,暂时先别扫爷的兴致,让爷好好的放松一下。前几日,宫中公公过来给含烟她们传旨的时候,我曾打听过爷在宫中的情况。皇上现在将大半的折子都丢给了他,有时候一批折子便要批上一天大半夜。这又连着主持春闱,这一个多月是真把他累坏了。”
说到这里,何瑶看了看段锦,脸色有些疲劳的道:“你也去吧。别让晚清那两个丫头,把什么事情都说了,到时候真坏了他的兴致。不过,今日说好了就你们三个。他就算在没有尽兴,也不许给他在召人了。他自己不知道心疼身子骨,咱们得看着他一点。”
看到何瑶脸上一丝疲态,知道黄琼不在府中这段日子里面,肚子里面又怀着孩子,几乎是靠着自己一个人,一力撑着这个家,约束诸女的何瑶,实在是吃了不少辛苦。再加上府中,这一个多月里面连续出了几件事情,更让何瑶有些心力交瘁。
尤其是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何瑶一直自认为自己没有管好这个家,没有替黄琼管好身边的那些女人,心中更是无限的自责。现在黄琼回府,感觉有了依靠。突然这一放松下来,肯定是疲惫异常。林含烟搬走之后,连一个帮着出主意的都没有。
至于自己,段锦知道自己的性子。虽说文武全才,尤其在读书方面,更不知道生过何瑶凡几。但因为实在是过于散漫,管家实在不是那块料。很多时候,看着何瑶被一些琐事折腾的很疲惫,自己却是干着急帮不上忙。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放松一下,还是让她多休息一会。
段锦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转身离开了,让何瑶休息一会。而在离开了何瑶这里之后,虽说心中还多少有些羞涩,但实在安奈不住心中的思念,最终还是回自己院子里面更衣后去了浴室。当段锦走到浴室门前,听到里面传来的异样声音,脸上不由得充满了红晕。
她不是没有与其他人,一同伺候过黄琼,但只限于林含烟与何瑶,最多后来又加上了吴紫玉。今儿还是她第一次几个年轻的丫头一同,在这方面还是有些保守的她,感觉到羞涩倒也正常。不过虽说有些犹豫,但最终段锦还是推开了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见到在这方面很保守的段锦,紧紧的裹在外面的大氅里面,居然穿着自己送给她那身内衣,还出现往日从不踏足的浴室之内。黄琼也是分外欣喜,一把将段锦搂在了怀中。而在林晚清与朱杏儿的带动之下,彻底放开的段锦,也给了黄琼更多惊喜。
不过也幸好何瑶早有准备,让段锦过来看着点。否则,今儿的晚宴,估计林晚清与朱杏儿是没有力气参加了。黄琼回府让府中原有沉寂,一下子全部都烟消云散。一顿家宴下来,每个女人脸上都充满了欢快的笑容。便是年长一些的何瑶与段锦,神色也比以往好得多。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定河山討論-第五百零三章 家事(一)鑒賞
尤其是刚刚经过滋润的段锦三女,脸上更是神采照人。一顿温馨的晚膳用完,在何瑶的示意之下,除了段锦之外,其余诸女都各自回房。而何瑶与段锦两个人,却是将黄琼拽到了何瑶的院子里。二女的这个举动,倒是搞得黄琼一头雾水。
刚开始黄琼还以为,这两个自己身边诸女之中最成熟两个女人,经历过这段时日之后,发现完全离不开自己,转为对自己最为依恋。只是他一琢磨随即便又明白。若说现在怀着身孕的何瑶,对自己依恋这很正常。这是大部分孕妇的常态,毕竟没有几个女人会有母亲的刚强。
但一向独立性极强,对自己依恋性甚至还不如林含烟。又是刚刚被自己滋润完的段锦,此举就多少有些反常了。再一想想,眼下何瑶又是管家夫人,应该是自己不在府中这段时日,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在一想想,今儿的家宴上林含烟没有出席,黄琼心中便微微有了些数。
放下手中的茶盏,看着一脸郑重表情的二女,黄琼倒也没有犹豫,直接开口道:“府中这段时日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两个姐妹中的大姐,这么郑重的表情?含烟与景王家眷搬走的事情,在进宫之前我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你们两个也没有什么谨言的。”
对于黄琼的询问,何瑶与段锦对视一眼之后,犹豫了一下后才道:“这只是其中一件事。在你进宫秉政的第八天,让含烟她们搬家的圣旨便下来了。这件事情,原本你就与我说起过。所以,当时我并未感觉到意外。原本我是想着等你回来在让再搬的,可圣旨上语气很严厉。”
“要求含烟她们,必须三日之内搬到圣旨指定的地方。含烟虽说万般不舍,可圣旨下来她也没有办法,也只能带着景王的家眷搬走。不过,含烟临搬走的时候,我还是按照你当初的法子,除了各留下高丽与东瀛五个女子之外,其余的都拨给了她。”
“我又从府中家丁之中,挑选了十个可靠的也一同调拨了过去。前些日子,我与段姐还过去看了看。院子倒是还够宽敞,物件也备的很整齐。与蜀王家眷住在一起,倒也没有显得拥挤。含烟自己一个院子,倒也很是清净。含烟本人虽说多少有些憔悴,但那只是想你想的。”
“只是景王那个王长子生母,也许是以为脱离了你的监管。与蜀王的几个侍妾勾结起来,倒是有些飞扬跋扈起来,整日里面找事。我们去的时,还公开顶撞含烟。对花朵也很是不待见,这话里话外总是挤兑花朵。那天去的时候,段姐没有克制住,给那个女人一点教训。”
精华都市言情 定河山-第五百零三章 家事(一)分享
“回来之后,段姐便想着她也一同搬过去。一个可以帮着含烟压制一下那个女人,二也是因为花朵习武一事,也有些耽误不得。我的意思是,段姐是你身边的人,何去何从还是等你回来再做这个决定。实在不行,还是你出面到皇上那里撞个木钟,将含烟她们母女都接回来。”
说到这里,何瑶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都说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当真是一点不假。含烟还好一些,景王的侍妾本身就不多,有孩子的也就那么几个,其余的在郑州便已经被你遣散了。就是那个王长子的生母有些讨厌,其余的倒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蜀王连有名分的侧妃和没有名分的侍妾,却是有子无子的足足有个五六十。我看那一样没有嫡子在身的蜀王妃,因为出身还不如含烟高,一样也是有些受气。那几个育有子女的侧妃,一看就不是什么老实人。整天不是抱怨这个,就是抱怨那个,甚至指桑骂槐。”
“搞得那位蜀王妃,整日里面泪水涟涟的。每次见到含烟,都说自己有出家为尼的想法。你得想想法子,这么下去不是一个事。不仅是含烟总是这么受委屈不行,时日一长对花朵危害也很大。花朵这孩子本就很敏感,若是在与那些人长期相处,只能越来越沉默寡言。”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五百零三章 家事(一)推薦
何瑶的这番话说罢,黄琼却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沉吟良久才道:“父皇之所以这么快下圣旨,还挑我没有在府中的时候下圣旨,是因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事。他是担心含烟有了身子,传出去在对我有什么影响。叔纳嫂,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事。”
“老爷子是担心这个,其实他也不想想,叔养嫂不也是常有的事情吗?他可真是杞人忧天。瑶姐,你说的没错,在这么下去早晚得出事。老爷子现在让我兼管景、蜀二王家事,倒是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抽空,我去他们那里看看,不行就将含烟母女都接回来。”
“大不了到时候,将蜀王妃也一并接过来,可以适当遮一些别人耳目。老子的女人心疼还来不及,还轮得到一个侍妾来欺负?若不是那个王长子,那个女人早在郑州我便出手打发了,还轮得到她现在嚣张?看看她教出的那个儿子,一分担当都没有,将来怎么做这个家长?”
“至于皇上那里,我自有办法去解释,你们就不要操心了。若是任由自己的女人受别人的气,都不敢出声,我还算什么男人?瑶姐你这几日先准备着,把含烟原来住的那个院子,提前收拾出来。嗯,那个院子单独隔开,临街那一面在开一道门,老爷子那里还是得装装样子。”
“反正她们都没有孩子,若不是天家不允许改嫁,守节也根本没有必要。大不了,景王与蜀王的那点财产不要了。笑话,堂堂的英王府,养活两个女人还是养活得起的。那个王长子的母亲不是想要当家吗?那就让她当去,我倒要看看她这个家怎么当下去。”
听到黄琼这个还算行的主意,何瑶与段锦总算都松了一口气。不过想起另外一件事,两个人又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看着又有些犹豫二女,黄琼轻叹了一口气道:“瑶姐、段姐,咱们是夫妻,除了父母之外,你们都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的?”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第四百六十六章 滕王讀書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而原本黄琼想着陪着母亲,还有诸女尽可能的多待上一会。只可惜,这边的饭还没有吃几口,皇帝派来催架的高无庸,便打破了这片刻的温馨。在高无庸的催促之下,黄琼哪怕再不情愿,诸女在恋恋不舍,也只能在用眼光又安抚了一遍诸女后,换回朝服去往了广寿殿。
等黄琼赶到的时候,所有的兄弟与姐妹,除了自己与留在听雪轩,没有参加的寿阳之外,都已经到齐了。这些龙子凤女们,一个个的身穿朝服,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便是几个年幼的弟妹,也由乳母和贴身太监陪着老实的坐着。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定河山 txt-第四百六十六章 滕王相伴
皇帝的左手边,除了第一个位置是空着的之外,其余坐的都是皇子。右手边则是以诸公主之中,年纪最长的金城公主为首的诸公主。原本寿阳作为大行皇后,仅有的一个女儿,诸公主之中唯一的嫡公主,也是应该前来参加的。
只是寿阳粘着母亲死活都不肯来,又与诸兄弟姐妹之中除了金城公主之外,其余的皇子与公主都不亲近。皇帝心疼这个年纪最小的女儿,在加上母亲也说了话,所以也就没有勉强。结果这么一来,广寿殿内出现了这么奇怪的一幕。
皇帝的左手边第一个,右手边第二个位置都是空的。寿阳是大行皇后唯一嫡出公主,虽说年纪在诸皇子、公主之中最小。但论身份在诸公主之中,在这个以嫡为尊年代之中,却是最为尊贵的。所以排在了皇帝右手边第二个位置上,仅次于在皇子之中,威望极高金城公主。
原本寿阳应该排在第一位的,只是她的年纪太小。皇帝不想这个年幼的女儿,年纪过小便处在高位上,会削弱她的福分。再加上金城公主作为皇帝的长女,早年曾经立下过大功,本身也极得皇帝的宠爱。所以才将寿阳的位置,放在了金城公主之后。
寿阳没有来,皇帝也没有安排其他公主替补。这就造成了皇帝右手边的第二位置,现在空荡荡的。至于皇帝左手边第一个位置,是不是留给自己的,黄琼就不清楚了。只是除了诸皇子与公主之外,在殿内黄琼并未见到林含烟口中,本应该出现的诸王妃与皇孙、驸马。
宫中那些妃嫔,也是一个都没有出现。整个广寿殿内,除了皇子就是公主。而自从二王公开造反后,便一直被圈禁在一座别院中的太子,居然也极其罕见的在场。只是位置不仅在皇帝左手边最后一个,搞不好打个滚就出了大殿的位置上,身边还比别人多了两个带刀侍卫。
见到黄琼进来,皇帝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第一个空位,让黄琼坐在那里。而并未与其他皇子那般,按照年龄以及排行落座。而当心中不疑有他的黄琼,在行过大礼之后,走到皇帝指定的座位时,在场的诸皇子与公主,心中几乎不约而同的,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黄琼不知道,可在场的诸皇子与公主却是都知道,皇帝给黄琼指定的那个位置,往年都是太子坐的。在加上今儿黄琼替代皇帝,祭祀太庙的事,在座的几乎都已经知道。两件事情连在一起,几乎所有的人都明白了,眼下端坐在上座,脸上一脸平静皇帝的意思。
一时之间,几位公主倒还好一些。可在座的诸皇子看向黄琼的目光,就是五味杂陈了。有嫉妒的、有愤怒的、有不甘的,也有表现得很平静,看不出什么异常的,甚至还有幸灾乐祸的。而面对看过来各种目光,黄琼却是显得相当的坦然,就像被打量的是别人一样。
不仅诸王看向黄琼的眼光五味杂陈,年纪大一些的,还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此刻,坐在最后一个位置的太子。而此时一脸胡子都没有刮,显得异常憔悴的太子。同样感受到看向自己,心思各异的目光,却只是低着头看着广寿殿地面上的金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在黄琼进入广寿殿后,见到儿子、女儿都已经到齐。虽说强打着精神,但看着下面的皇子,比去年整整少了几个,眼神之中有着掩饰不住失落与疲倦的皇帝,只是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便吩咐下去上菜。便是连黄琼第一次见面的纪王与滕王,都没有给黄琼介绍。
这顿家宴吃的很沉闷,诸皇子与公主除了轮番向皇帝敬酒,以及个别人偶尔小声窃窃私语之外,几乎没有人说什么话。太子则在那边,一杯接着一杯的给自己灌酒。看着貌似摆出一副,沉迷于酒精麻醉之中架势的太子,黄琼却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对于皇帝投过来的目光,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但黄琼不想说话,却不代表着别人也不想说话。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事,却不代表别人不想找他的麻烦。就在这顿家宴进行到尾声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动几筷子的黄琼,与跑到自己身边的永王正在小声说着一些话。
今儿他还是第一见面的六哥,也就是刚刚按照圣旨携带家眷返京的滕王,端着酒走到他的面前。看着满脸通红,一看就没有少喝。此时端着酒站在自己面前,满身酒气熏人的滕王,黄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只是人家是兄长,心中再不喜欢,也只能端着酒站了起来。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定河山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六章 滕王鑒賞
见到黄琼端起酒杯站了起来,滕王举起面前的酒杯道:“今儿,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咱们兄弟之中出了一个什么英王?现在一看,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来来,我这个做六哥的敬你一杯酒。以免你这位英王,觉得你六哥我不懂事,那天在给我小鞋穿。”
听着滕王很是有些粗鲁,甚至带着一丝侮辱的话,黄琼微微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酒杯,面色平静的道:“六哥,你今儿有些喝多了,小弟以为还是早点回去休息为好。若是六哥有什么话要对小弟说,还是等六哥酒醒之后再说为好。”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定河山》-第四百六十六章 滕王分享
见到黄琼不理会自己,讨了一个没趣的滕王,却没有就此善罢甘休,反倒是愈加张扬了起来:“怎么,你这位英王殿下,是觉得自己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就看不起你六哥?觉得自己将大哥,弄得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便认为自己很了不起了?”
“你以为你是谁?不过一个淮阳欲孽所出的贱种罢了,只不过靠着一些下作的小手腕,蒙蔽了老爷子,又拍顺了老爷子马屁,派你祭祀一下太庙,就狂到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告诉你,老子敬你酒是给你面子,别他妈的不识抬举?”
滕王这一番话说完,在座的诸皇子与公主中,除了那些年纪过小,还有些不懂事的之外。年长的脸色不禁都微微一变,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人。而本就脸色苍白的太子,在滕王这番话说完之后,脸色变得更是面若死灰。
对于滕王的喝骂,甚至公开的侮辱。黄琼却是很坦然的迎向了他挑衅的目光,语气平淡的,根本看不出喜怒哀愁的道:“六哥,我说过,你今儿有些喝多了,还是回去休息为好。有什么话,还是等你酒醒之后再说为好。至于你刚刚的那些话,我可以当做无心之言。”
只是黄琼的退让,却没有换来滕王的收敛。见到黄琼根本不接招,一把甩开上来试图拽住他的永王,滕王极其嚣张、不依不饶的道:“你他妈少给老子装,摆出一副储君的架子想要教训谁?不过是一个淮阳欲孽所出的贱种罢了,也敢窥视储君的位置,也不看看你配吗?”
听到滕王话中一再辱没自己的母亲,黄琼眼神不由得一冷。手中的酒杯,几乎被他给捏碎。但正欲发火的黄琼,却突然看到站在滕王与永王身后,此时嘴角上正露出一丝得意笑容的宋王后,明白事情前因后果的他,转瞬之间便又平静了下来。
黄琼曾经听说贾权对这位六哥的评价,此人既野心勃勃,但却是头脑简单,常常被人利用而不自知。表面上虽说是诸兄弟之中,唯一一个铁杆的拥太子派。但实际上他的那点心思,谁都能看得出来,太子更是心知肚明。他想拥护太子,只是借着太子的势力,发展自己势力。
但却常常被太子,利用为自己对付兄弟的打手。不仅皇帝对其厌恶至极,就连诸兄弟之中,也无人对其有什么好感。此人自宴会开始之后便越过永王,与坐在他身边的宋王,一直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今儿出头闹事,九成九是酒后受了宋王蛊惑,头脑一热搞出来的。
对于这位滕王一再辱及母亲,黄琼是真的很生气。但黄琼却知道,至少在这座广寿殿内,当着皇帝的面,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生气。宋王今儿当着皇帝的面,鼓动他出面闹事,无非是出于两个目的。一个是挑明自己的身世,让自己在诸兄弟姐妹面前难堪。
二恐怕就是希望自己,当着皇帝的面与滕王争吵起来,巧妙又不着痕迹的让皇帝对自己的好感减弱。这种事情恐怕不是,脑子并未比滕王聪明多少的宋王,自己能琢磨出来的,背后应该是有高人在指点。有意识的在皇帝面前挑起,自己与其他皇子之间的矛盾。
而此刻的皇帝,虽说因为滕王搞出来的这一闹,脸色阴沉的很。但却是端坐在位置上,只是静静的看着下面的乱象,什么都没有说。也就是说,皇帝也是打算要借着这个机会,来品一下自己的气度,最关键的是对自己这些兄弟的包容程度。
对于宋王搞出来的这些事情,黄琼心中厌恶至极。正像是贾权说的那样,这个宋王大的能耐没有,与她母亲一样时不时的搞出这些不入流的小手段,真的很让人讨厌。对于宋王想法心知肚明的黄琼,虽说勉强压制住了心头的火气,但在对滕王和颜悦色却是不可能了。
冷冷的看着面前一脸我就骂你了,你能耐我何的挑衅面孔的滕王。黄琼语气冰冷的道:“六哥,我看你是真的喝多了,在父皇面前也敢胡言乱语。至于我是什么人,父皇心中自然是清楚的,天下人也是清楚的,还轮不到你来评论。”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六十四章 別當本王與你說笑推薦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蜀王在宫中耳目众多,在听雪轩围墙打开之前,德妃一向视慎妃为自己后位争夺战的对手,这一点他绝对会心知肚明。那么将某些消息透露给德妃,让德妃替他出手。即可以杀人灭口,又可以掩护自己的行踪。这个机会,蜀王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其实黄琼也有些搞不明白,德妃为何非要咬着慎妃不放。论家世,慎妃的父亲即生前官职最高时,也不及德妃家势力一成。论相貌,德妃除了比她年轻一些之外,模样并未比她好看到哪去。甚至因为其父常年官职低微,而略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论受宠程度,德妃在皇后病重期间,便一直受命权掌六宫事,也就相当于代皇后。而慎妃即便是诞下了永安郡王,很长时间之内一直都是一个嫔,晋升妃位至今也不过两年不到。而自己那位皇帝老子,原本就极少进慎妃寝宫,现在更是一步都不迈入。
除了背后有蜀王支持,以及年轻之外,那个方面都与德妃根本就没的比。还是前些年,在蜀王的支持之下,慎妃给德妃气受了。心胸不开阔的德妃,便想着要报复?或是说,干脆就是想要拿慎妃立威,以显示自己权掌六宫事的权威?
而更让黄琼看不懂的是,这位德妃在拿到把柄之后的操作。她无论是与慎妃有旧怨也好,还是柿子挑软的捏,趁着慎妃没有了后台,想要拿这个女人立威。既然拿到把柄,她眼下权掌六宫之事,自然有权利处置慎妃。或是干脆将此事,上奏给老爷子。
可这位德妃,却是既没有上奏给皇帝,也没有自己出面处置,偏偏只明里暗里的敲打,逼着慎妃自尽。她如此做究竟是怎么想的,内心的真实意图又是什么?这位德妃究竟在那里搞什么鬼?若是说为了宫闱丑闻不外传,担心老爷子身子骨受不了,黄琼是打死都不信。
从其在郑州搞出的那些事情来看,这位德妃为了搞自己,手段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在这件事情上,她绝对不会为了夫妻感情,担心在知道这种惊天丑闻后,皇帝的身子受不了而隐瞒下来的。要知道,她把这件事情捅到皇帝那里可谓是一石二鸟。
在虎牢关,自己与景王单独会过面,又在郑州驻扎了几个月。此事,自己知道与否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可自己一直都在瞒着,始终没有向上奏给老爷子,足以构成了欺君之罪了。她若是将此事掀开,不仅可以直接将慎妃,直接送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连自己也要倒霉的。
但这位德妃,却偏偏没有这么做。一时之间,黄琼也有些搞不懂德妃的真实意图了。不过,虽说没有搞清楚,可黄琼却知道,德妃如此做肯定不是无的放矢。背后指不定,还有什么后招等着自己,或是等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无论答应慎妃与否,都要小心应该。
只是黄琼这番话,虽说询问的是慎妃,消息究竟是谁泄露出去的。但背后包含的意思,却是让慎妃不由得一喜。眼前的这位英王,对自己之前的那番话已经有些心动的她,连忙道:“回英王殿下的话,此事是不是蜀王在幕后操纵,奴家并不太清楚。”
“奴家查到的是,景王妃身边的一个心腹管事,与宋王府的一个奴才勾搭上了。那个管事因为现在只能挣月例,没有了别的来钱道,所以泄露了我与景王的那件事情。至于那个管家是怎么知道,便是奴家查不出来的了。”
听到慎妃的回答,黄琼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答了一句知道了。便接过了慎妃,放在自己手边的那本账薄。不过,将这本账薄接过来后,黄琼却没有打开看,而是手指有规律的敲了敲,这本明显不是太薄的账薄。
而见到他接过账薄后,心一直都在悬着的慎妃,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是还没有等她将心彻底的放下,却听到当面的黄琼平静的道:“这本账薄,可以说是你最后的救命稻草。你现在将最后保命的东西交给本王,你就不怕本王拿了东西不办事?”
黄琼的话音落下,慎妃却是用很有些妩媚,外加略带着挑逗意味的眼神,看了黄琼一眼,的道:“英王现在已经是不挂名的太子了,也就是这大齐朝的储君了。都说君无戏言,奴家以为以英王眼下的身份和地位,断然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的。”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六十四章 別當本王與你說笑
“毕竟留下奴家,至少现在对英王是百利而无一害。最多,也就是林含烟抱怨两句罢了。以英王的为人,又岂会在乎一个下了堂嫂子的抱怨?若是一个女人,便能轻易影响到英王。那日奴家母女二人,也就不至于空手而归了。英王,也就不会得皇上如此看重了。”
“更何况,英王这次若是肯出手。今后,英王在宫中多了一个耳目。奴家母子,也找到了一个新的依靠,这种一举两得,而且对英王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英王想必不会出尔反尔的。就算退一万步,英王真食言了。以英王眼下地位,连娘家都没有了的奴家又岂能奈何?”
“反正眼下奴家,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可言。既然已经是赌了,与其小家子气引起英王殿下的猜忌,还不如干脆利落一下。毕竟对奴家来说,能取得英王的信任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当然,如果英王愿意同样拿出一点诚意,对奴家来说就放心了。”
说罢,轻轻走到黄琼面前,跪下身子俯在黄琼面前,一脸媚态的道:“英王,奴家虽说进宫,但自破身后就只有蜀王一个男人,并非是那种人可尽夫的人。所以奴家的身子,虽比不得那些处子,可也并不脏的。英王身边的美人虽多,可未必有奴家解风情。”
“至于易师姐嘛,虽说也是大美人一个,可不过还是一个青瓜蛋子,在这方面比奴家差的远了。只要英王想,奴家这个身子所有地方随英王享用。只要奴家成了英王的人,无论是奴家还是英王殿下,都可以更加放心不是?英王怎么样,是不是拿出一些诚意,让奴家安心?”
火熱都市小说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六十四章 別當本王與你說笑讀書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四百六十四章 別當本王與你說笑分享
慎妃一边说着,手一边伸向了黄琼的衣襟。不能不说这个妇人,能将景王迷得晕头转向,甚至是主动跳进了她与蜀王挖的坑中。上来这股子风骚劲头,的确不是一般的勾人。只是对于黄琼来说,这个妇人表现的再迷人,已经吃过一次亏的黄琼,也不会碰她一手指头。
就在慎妃低下头,正要张开自己小嘴贴到目标的时候,那只已经伸进黄琼衣襟下摆的手,却被黄琼给拽了出来:“慎妃,本王可没有蜀王那么下作,所以还请你规矩一点。本王还要去见母亲,没有闲暇功夫,在这里陪着你扯淡。今儿的事情,就到此为止罢了。”
“这次本王帮你渡过难关,那个管事帮你处理掉。没有了人证,想来德妃那边也就掀不起来什么大风浪。只要过了这次难关,德妃那个蠢货未必就是你的对手。能把景王耍的团团转,到死还念念不忘的女人,又岂是普通之悲?不过,你也要记住你的话。”
“只要你做到答应本王的事情,永安郡王那里至少一个郡王的爵位,还是能够保住的。至于以后能不能进爵为亲王,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敢食言的话,你三尺白绫跑不掉,而他后半辈子就在高墙里面待着吧。别当本王是在与你说笑。”
優秀小說 定河山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四章 別當本王與你說笑熱推
黄琼说最后一番话的时候,语气是异常的冰冷。眼睛里面的刺骨寒意,饶是慎妃胆大包天,也被吓得浑身一哆嗦。站起身来,将那本账薄放在怀里后,黄琼没有理会慎妃再一次被自己拒绝后,脸上有些惨白的表情,迈步便向外走去。
不过在走到门前的时候,黄琼突然转过头又冷冷的看了一眼慎妃,语气依旧冰冷之极的道:“如果蜀王与你联络的话,本王也希望你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本王。你若是敢隐瞒不报,你们母女连同永安郡王一同,就等着下去陪本王的二哥罢。记住那句话,本王从不开玩笑的。”
话音落下,黄琼转身便离开了这座偏殿。而在他身后,有一次失败的慎妃,看着黄琼离去的背影,死死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直到黄琼的背影,彻底消失后才从地上起来。嘴角露出一丝狡猾笑意:“哼,又被你识破了。不过无妨,只要有了开始才好继续下面事。”
“不抓住你的把柄,本宫又岂会真的放心,只凭你一句话便将一家人的性命,都交到你的手中?看着吧,你早晚都逃不过本宫的手掌心。等你尝过本宫的滋味,到时候,恐怕你就要想法子往本宫的寝宫里面钻了。到时候,这大齐朝的天下,指不定是谁的?”
匆匆离开赶往听雪轩的黄琼,自然不知道,身后慎妃这番近似乎发誓,一定要得到他的话。因为耽搁了这么一阵,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若是在耽误一会,自己还要参加老爷子举办的家宴,恐怕今儿就没有办法陪着母亲团年了。
黄琼知道,以母亲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去参加那个家宴。今儿又是大年夜,虽说在宫中一向更重视的是明儿,但受前世的影响,黄琼还是认为大年三十,才真正是一家团圆的日子。所以,在离开那座偏殿后,黄琼路走的很快。往年的今日,都是母子两个加上陈瑶一起过的。
现在陈瑶已经仙逝,而自己又出宫就府,听雪轩就剩下母亲孤零零的一个人。哪怕母亲性子再清冷,今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心中也肯定会有些孤寂。虽说何瑶她们都已经进宫,可儿媳妇是儿媳妇,儿子是儿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意义是不一样的。
好看的都市小說 定河山 ptt-第四百六十四章 別當本王與你說笑鑒賞
哪怕是何瑶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了母亲的孙子,可总归还是有所不同。如果今儿不能陪母亲吃顿饭,自己将来肯定要后悔的。如果不是慎妃耽误了自己那么长时间,自己今儿肯定还会更多陪陪母亲的。尽管黄琼也不知道,对于自己能不能陪她吃年饭,母亲会不会真在意。

3ddua熱門言情小說 定河山 txt-第四百四十八章 算個屁展示-9phbv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提起黄琼与吴紫玉在一起时,那种异样的经历,何瑶道:“道家虽说是正统武功,但却有阴阳双修一说。你是男人,身子自然是至阳之体。她纯阴之体,你与她同房正是阴阳交汇,对修炼内功有很大的帮助。其实若是有双修法门,我们都可以与你同修。”
酆都御史:我的灵异笔记 郭太子
“虽说比不上她的纯阴之体,却可以一样增进内力。只可惜,无论我或是段姐的所学,都是纯粹的正统武学,对这种有些走偏门的修行之术都没有接触过。否则,不仅你的内力会有很大的好处,我与段姐的修为也是一样有好处的。”
“其实她也算是幸运,遇到的是你。若是遇到那种修习邪功的人,她这种体质正是最好的炉鼎。那些人为了加快内功进展,一味的只知道采补,能将她给活活折磨死。幸而,刘虎虽说习武成痴,可与江湖人交往的不多。”
柔情阳刚防空兵
“若是被那些修习邪功的人发现了,她们一家估计早就没有性命了。有些人在这事上,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当年,我与段锦追杀漠北十二狼时,曾经在他们的巢穴里面,见过一个这样体质的女人。为了增加内功,那些家伙就连那个女人来月信时,都不肯放过。”
“被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原本芳华不过二十多岁的女人,苍老得犹如五六十岁一样。救回来后,连两天都没有熬过去。她能这些年没有被人盯上,不是一般的幸运。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些,别太频繁了。”
“这种事虽说对你内功修为大有好处,可她不通武功,你又不懂双修之术,只是吸取不知反哺。次数太频繁了,对她身体是有一定伤害的。也幸好,你只不过是为了贪欢罢了,否则她恐怕早就已经受不了了。真没有想到,你做出这种有些下作的事情,却歪打正着的。”
嗜血青春 知心十八
“无意之中,突破了你内功修行上的阻碍。真不知道,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想想办法吧,看看能不能找一些双修的法子。她虽说不通武功,可如果与你按照双修法,却可以保持容颜。否则这样下去,就变成了你一味的采补,对她来说伤害很大的。”
说到这里,何瑶白了黄琼一眼,附在他的耳边恨恨的道:“这次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这么一个极阴体质的女人与你同房,你的内功修行今后更可以事半功倍不说。听你说那些事,她还有女人十二大名器中的重峦叠翠。怪不得,她不喜欢与刘虎同房。”
“具备这种名器的女人,要是情调不够,直来直去的话就跟上刑没什么两样。还有,身怀这种名器的女人,后面九成都是玉涡凤吸,也是女人中可遇不可求的极品名器。只可惜,刘虎那个人什么都不懂,遇到了这么一个极品女人没有发现,最终被你占了便宜。”
原本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黄琼,今儿却没有想到在何瑶这里得到了答案。听着何瑶的话,才恍然大悟。虽说他不知道什么是重峦叠翠,可仔细一想与吴紫玉在一起的感觉,可不是正是那样。至于那个玉涡凤吸是什么,不用何瑶去解释,黄琼也多少有些明了。
不过对于何瑶为何懂得这些,黄琼却不是一般的好奇。要知道,何瑶可是那种极为传统的女人,所学的也都是正统武学。恒山派自然不用说了,即便是白沙堂虽说最终走了歪路,可其武学也是正统武学。这些玩意,何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见到黄琼一脸的好奇,何瑶恨恨的掐了他腰一把后道:“我怎么知道这些?当年我与段锦格杀了漠北十二狼,在他们的巢穴里面发现了一本书。段姐是堂堂大理国公主,自然不屑于漠北十二狼的钱物。可白沙堂不行,除了收徒、护镖、为大户人家护院之外,没有别的进项。”
青涩初恋 牙牙开
“我义父早些年练功时候又受了内伤,一直都需要名贵药材控制伤势。富人有富人的过法,穷人也有穷人的过法。我虽说性子并非是贪婪之人,可是为了义父也只能做一回贼了。反正漠北十二狼一向是无恶不作,他们留下的那些钱也都是不义之财。”
“所以,漠北十二狼的那些财物,我便打包回白沙堂。却没有想到,在那些财物里面发现了一本书,里面记述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采补一类的东西,那个时候好奇就看了看。只是看罢后,感觉那种书写的东西,实在太过恶心了,便被我一把火给烧了。”
听罢何瑶的解释,黄琼微微一笑,却是并未说什么。心中却是多少有些叹息,那本书若是留下多好。自己虽说不会做那种恶人,可没事的时候看看放松一下也好。不过想来,以何瑶的性子能把那本书看完再烧,而没有看第一眼便即刻少了,估计也是多少有点好奇心。
不过虽说有些心痒痒,但黄琼知道以吴紫玉天生保守的性格,未必肯让自己尝试。所以,他倒也没有想太多。与何瑶又亲热了一会后,生怕自己控制不住的黄琼,还是离开了何瑶的屋子。当离去时,看着又拿起账本的何瑶,黄琼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话都说出来。
其实黄琼很清楚,皇帝给了诸女重赏,却将英王府的岁赐给免了,这是变相在敲打自己。告诉自己,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尤其是在眼下,自己实际上已经与桂林郡王府定亲的情况之下,身边的女人数量至少现在是不能在增加了。有些面子上的事情,该做到也得做到。
给诸女重赏,虽然还没有明说,也就说明皇帝至少变相承认了,诸女侧妃的名分。只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正式娶妃,所以名分还定不下来。扣了自己的岁赐,则是给自己一个严重的警告。皇帝用这种方式敲打自己,黄琼其实也很无奈,但却又无可奈何。
担心何瑶的身体,最终黄琼还是将此事给压了下来,没有当着何瑶面说出来。而回礼的事情,虽说黄琼一锤定音。不过对于黄琼的决定,何瑶总是感觉到实在有些太少了。最终还是从林含烟在景王府私藏之中,交给黄琼的那部分,挑选了两把玉如意,加入到了回礼之中。
异世打印机 时光摆渡者
对于何瑶的这个做法,黄琼尽管想要告诉她。她想添加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送玉如意。那玩意虽说不值什么钱,可在天家却有特殊的意思。对于勾心斗角并不擅长的何瑶,并不清楚玉如意在天家蕴含的意义。更不知道别说自己现在一个亲王,便是皇帝都不轻易拿它赏人。
送给永王倒是无妨,反正自己也对他曾经有过类似的承诺。可送给沈王,却很容易让自己这位八哥想歪,误以为自己对他做出什么承诺来。只是看着兴致勃勃的何瑶,黄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何瑶一心是为了自己打算,送了就送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何瑶虽说是无心之举。但送给沈王的那柄玉如意,倒是正好与自己送给沈王那两套书,也算是相得益彰。希望自己那位八哥读过,自己送的那两套别有用意的书,在加上以自己名义送出去的那柄玉如意后,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
不过在年前这段时间,闲来无事的黄琼,比照前世女性内衣样式,专门找女裁缝给自己所有的女人,甚至包括那些波斯舞姬在内,制做了一批与前世相同的内衣,作为自己特别的年礼。虽说前世那种挂钩难寻,但不是没有替代品。至于尺寸,则早就在他心里面了。
只是当他这些东西送出去,遭遇到了诸女一番大白眼。尤其是段锦,更是狠狠的掐了黄琼一顿。但白眼归白眼,可当诸女穿上后,在换上黄琼让人做的,开衩都快要到腰上的旗袍,那种视觉上更加活色生香的感官,让黄琼感觉到一切都值得了。
尤其是诸女丰盈的程度,都不用加现在没有地方找去的海绵垫。穿上这些贴身衣物后的诱惑力,让黄琼更加的乐此不疲。而对于诸女来说,虽说黄琼拿出的这些东西,让她们都感觉到很猥琐。可这些东西穿在身上,确实比现在的兜衣穿着舒服,最终倒也默认了。
只是让黄琼有些沮丧的是,吴紫玉虽说接了那些贴身衣物,可那种旗袍却是死活不肯接。便只是单独在房内穿给黄琼看,都死活的不答应。旗袍都不肯接,那个什么玉涡凤吸就更不会让黄琼尝试,搞得黄琼心痒无比却无可奈何。
绝妃善类,拒嫁腹黑爷 容默默
法医异闻录 三生石3
相对于让何瑶很是头疼的永王与沈王,送来的有些贵重的那些年礼。官员那边,原本倒是好解决的多。黄琼早就有定制,各级官员送来的拜帖可以收,但那些送来的孝敬,只要超过一百贯钱的一律不得收。这是黄琼定下的铁律,便是何瑶都不敢违反。
既然黄琼定下的规矩,原本就不是贪婪人的何瑶,就更不会去收。而且对于何瑶来说,有了黄琼定下的这个规矩,也省心了不少。一百贯钱的礼就算收了,可回礼毕竟要省事的多,有些干脆就直接打赏钱就可以了。只是无论是黄琼,还是何瑶都忽视了那些官员的无耻程度。
他 來 了 請 閉眼
皇帝心中的想法,虽说还没有昭告天下。可眼下朝中的形势,这满天下的官只要不傻到家,都知道这位英王现在圣眷正隆,在皇帝面前炙手可热的很。成为下一任储君的机会,几乎在九成以上。所以,一过腊月二十,黄琼府门前送年礼的官员推都推不开。
虽说英王明确表态,来送年礼的官员一个不见,并明确规定超过一百贯的年礼一律不收。但对于那些抱着即便是见不到人,可只要在礼单上留下姓名,让英王知道自己来过,就已经足够的官员来说,这些事根本就不叫事。若是英王不知道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大事。
云深处景自幽
至于当初黄琼在郑州大杀官员,与那些文官结下的所谓梁子,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的,几乎被所有人都刻意的给忘记了。同年和同乡,哪怕是亲戚掉了脑袋算个屁,反正掉的又不是自己脑袋。与那些旧账相比,自己在这位眼下炙手可热的新贵,面前留个好印象更为重要。

0w4uh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定河山 txt-第四百四十七章 早就看出來了看書-ntfn4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黄琼的这个回礼,说实在的看起来很多,可实际算根本就不值钱。便是送给永王的,与永王送过来的东西相比,几乎连一成都达不到。看着有些不太相信的何瑶,黄琼将女人抱在怀中,轻轻吻了吻佳人的小嘴后笑道:“七哥送的这些东西,并不是真要咱们的回礼。”
“他要的,不过是我一个不计前嫌的态度罢了。前次他在蜀王的事儿上摆了我一道,怕我今后收拾他。自己开口,又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个七哥,虽说脸皮厚了一些,可毕竟还没有厚到一定程度。所以才借着送这个所谓的年礼,试探我现在对他的态度,外加讨好、求饶。”
“咱们若是一对一的送回去,估计得把那个家伙吓个半死。一千斤挂面、一千斤鸡蛋,是给他一个警告。他的一些小动作,我可以当做没有看到。但在大是大非上,他在给我分不清里外,就让他趁早滚得离我远一些。那一千斤核桃,就是告诉他今后长点脑子和心眼。”
女帝重生之玩转都市 暮雨辰月
“念兄弟之情这不是什么毛病,我也很看重他这一点。可念兄弟之情,也要分什么情况。对某些杀兄灭弟之事,都能做出来的人,还念兄弟之情那是养虎为患。给他提两幅字,是告诉上回那件事情就此揭过去了,今后该怎么处还怎么处。”
“原本还想着送他一柄玉如意的,可看到瑶姐为回礼的事情如此犯愁,那就还是算了吧。那个家伙糊里糊涂,用不到给他太好的东西。三样东西,让他长长记性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兄弟,也不过是在向我表面一个态度,回礼多少他们也无所谓。”
“反正他们送的那些东西,也不过是一些山珍野味什么的,都不值钱。对了沈王那里,除了不要送核桃之外。回礼的时候你去我书房,挑选那套陈扶版的《世说新语》,还有那套隋版的《北齐书》也加进去。这两部书,让我这位八哥好好体会一下其中的意味。”
“再说,我那两套书,都是出宫之前母亲送给我的,外面市面上可是找不到的绝版书。虽说在普通人眼中不值钱,可在读书人的眼中可谓是价值千金,绝对不比沈王送给咱们的那些东西差。他既然喜欢读书,那就送给他好了。”
無敵 升級
听到黄琼给的这番回礼,何瑶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这是不是不太好?要不,那柄玉如意还是加到永王的回礼中去吧。沈王那里,我在斟酌一些其他的东西。只送那些鸡蛋、挂面和核桃,多少有些不是太地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
“若是传出去,别在让人笑话咱们只进不出。虽说都是自家兄弟,可今年是你出宫第一个年,太小气了总归还是不太好的,别再让人看了笑话。若是钱不够的话,皇上不是还赏赐给了我那么多的钱吗?实在不行,也填进去就是了。反正只要有你在,也不会穷到我们娘俩。”
看着面前连皇帝赏的钱,都要拿出来贴进去的何瑶,黄琼心中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的将她抱到怀中,狠狠的亲吻了一番,直到将何瑶吻得有些意乱情迷后,才道:“瑶姐,论兄弟感情这没有错,可瑶姐你别忘了,咱们这不是普通人家,是在天家。”
绕床弄娇妻 青树阿福
“老爷子现在,估计更希望我做一个孤臣,而并不希望我与诸兄弟走的太近。若是回礼多了,这马上过年了,又何必给老爷子添堵?反正论兄弟感情,也不在这一次,今后机会有的是。老爷子赏的那些钱,你自己留着就是了。今后,对自己别总那么吝啬。”
黄琼的这番话,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还是有点天真了的何瑶,小脸不由得微微一红,将脸贴在黄琼的胸口,有些自责的道:“我真没有用,什么都帮不上你。若是段姐和林姐在就好了,在这种事情上,她们一定会帮你出一些主意的,至少不会像我这么坐蜡。”
听着何瑶有些愧疚的话,黄琼却是道:“瑶姐,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每个人与每个人,自幼成长的经历,让每个人都会有各自不同的长处。段姐是大理国长公主,哪怕是一个蕞尔小邦,可毕竟也是一国公主。对政事上自然要熟悉,而且对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也不陌生。”
“林姐是官宦之女,后来又成为亲王正妃。虽说这个亲王妃,一直都是一个名义,可毕竟做了亲王正妃这么多年,中间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对有些东西肯定要比你熟悉。而瑶姐,你生性节俭、为人善良、性子温和,是一个持家的好手,也是你们姐妹之中的好大姐。”
爱上你,是一场人间中毒 慕漪漪
“过几个月,我也相信你更会是一个好母亲。只要有你在,我走多远都不会担心后院起火。这个家交给你,我是最放心的。而对于我来说,身后更需要你这样的女人。至于段姐,虽说对勾心斗角的那些事情不陌生,可也许是自幼深受父母宠爱,性子却有些大大咧咧。”
少妻狂想娶 我是鱼
“这个家,若是交给她来管,恐怕用不了半年咱们阖府就得去讨饭去。至于婉清和杏儿她们几个还年轻,性子是什么样的,你比我更清楚。所以,你不要总这么自责。你只要记住,把这个家持好了,就是对你相公最大的帮助。”
“瑶姐,我这个不是安抚你,我说可都是实话。以后可不许在自哀自怨了,记住,你们每个人在我心中都是独一无二的。有你们在,这座英王府才是一个家。所以,你们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不过瑶姐,我还是希望你多读一些书,给咱们的孩子做一个榜样。”
黄琼的话音落下,依偎在他怀中的何瑶,抬起头看着黄琼真诚的脸,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而看着面带娇羞的何瑶,感受着怀中佳人身上,为了哺乳做准备更加丰韵了不少某些部位。自回到京城后,就因为何瑶怀孕,未在与何瑶欢好过的他,着实有些冲动。
C校之考试风云 无尘落定
只是当黄琼的手,放在何瑶的丰盈上时。已经感觉到黄琼变化的何瑶,尽管也有些情动,可终究还是理智尚存。连忙按住了他有些不规矩的手,也一样气喘吁吁的道:“等孩子生下后,我在好好陪你好吗?现在不行,不能伤了孩子。”
听到何瑶提到孩子,立马就冷静下来的黄琼连忙松开手,只是静静的抱着何瑶,有些歉意的道:“对不起,瑶姐,是我有些失态了。只是太长时间没有与你亲近了,实在有些控制不住,差一点伤到你,也伤到咱们的孩子。”
黄琼有些歉意的话,让何瑶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何瑶从黄琼身上下来,低下身子便要张开小嘴。只是她的动作,却被黄琼给制止住。又被黄琼重新抱在怀里,摇摇头爱怜的道:“瑶姐,你不要为了我勉强为难自己。没事的,冷静一会便好了。”
破颜
轮回之宇宙星空
为了转移何瑶的注意力,黄琼连忙道:“刘夫人那里,该给的东西你想好没有?刘兄留在郑州,过年肯定是回不来。在这上面不要小气,你多准备一些打赏的东西和钱,千万不能让刘兄一家寒心。嫂夫人和两个孩子,也要给做新衣服,要用好一些的皮子。”
对于黄琼的话,何瑶点头道:“放心吧,不仅准备了,还准备了两分。明面上是一千贯钱,金银各两锭。猪羊各一口、三斤的鱼三十尾,鸡鸭鹅各十只,獐狍各一只,各色缎十五匹,炭五百斤,都是比照着司马老先生一家来的。给几个孩子,都各自做了五套新衣。”
我想跟你谈恋爱 桑果
“可私下我还单独按照段姐与含烟,还单独给准备了一份。首饰头面金、玉各一套,各色绸缎十匹。金两锭、银五锭,给她制备了一套貂皮袄子。首饰和貂皮袄子,没有敢准备太好的,怕别人看到了起疑心。所以金银方面,就多给了一些。”
提起吴紫玉,何瑶白了黄琼一眼,幽幽的:“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行了,你放心吧,该准备的都给准备了。只是你注意点,有些事情别做的太张扬了。毕竟嫂子与我们不同,你避着点院子里面的奴才,若是有些事情传出去,那是要逼死人的。”
何瑶的话音落下,黄琼不由的有些愕然。自己还以为去吴紫玉那里做的很隐秘,没有想到还是被何瑶发现了。看着何瑶多少有些幽怨的眼神,黄琼面带愧色的道:“瑶姐,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到刘虎和玉姐。”
既然何瑶已经知道,黄琼也就没有在隐瞒。将刘虎的伤势,她与刘虎真正的夫妻关系。还有自己与吴紫玉同房之后,产生的一些变化都与何瑶一五一十的说了。甚至就连自己去了吴紫玉那里几次,都一并说了出来:“我没有想过将她夺过来,只是有些事我也控制不住。”
还没有等黄琼说完,何瑶便捂住了他的嘴后,轻声的道:“你真的以为,你能瞒过别人?别忘了,我也是女人。嫂子这段时日里面,虽说见到我们有些躲躲闪闪,可这气色一看就是受过滋润的,比过去可是好的多了。这个家里面,能被嫂子看上的,除了你又会有谁?”
“不仅我看出来了,就是段锦与含烟都看了出来。有些东西你不懂,女人有没有过男人,从气色就能看的出来。出了那事之前,她看起来很精干,可神色上却有些憔悴。现在看气色很足,与过去的憔悴一比,甚至可以说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还以为她是因为什么事情,却没有想到还有这等事情。罢了,你自己多注意一些。去的时候隐秘一些,千万不要让婉清与杏儿她们发现了,更不要被府中的下人们给发现了。三人成虎,更何况你们现在还有了私情。若是传到刘虎耳朵中去,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軍婚 燃燒 媳婦 太 彪 悍
“至于为何你与她同房后,会出现那种情况,这我倒是能猜出来一些。她应该是那种极阴之体的女人,这种体质的女人对习武的人来说,可以有很大的帮助。你那方面比较强,说明你阳气过重。而你修习的内功,段姐与我说过,本就是道家一脉的。”